第三百九十四章:婠婠、单婉晶

柳风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东平郡。

  华灯初上。

  原本该热闹繁华的大街,却是行人寥寥,显示出一片萧条的景象。

  婠婠美眸转盼,好奇道:“玉叔,你可知此地发生了何事?街上行人怎如此之少?”

  玉连城随口回答道:“今日是王通的大寿,而今人人都去他府上贺寿了。”

  婠婠点了点头,她当然听过王通的名号。

  此人乃当代大儒,以学养论,天下无有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亦隐然跻身于翟让、窦建德、杜伏威、以及四阀之主那一级数的高手行列中。

  当然,有无掺杂水分,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玉连城这个后世人而言,更为熟悉他的孙子——王勃,也就写出“滕王阁序”那位仁兄。

  “可王府就算摆酒宴客,也吸引不到满城的人。。”婠婠思忖片刻,俏脸再次露出疑惑之色:“更何况王通虽有些名气,又何德何能,可让你‘无上煌’玉连城亲自上门拜寿。”

  玉连城笑道:“因为名传天下的奇女子石青璇也来了,她的萧技名闻天下,就算为此耽搁些功夫,绕些弯路,也是值得的。”

  当然,他之前来东平郡,除了想要见识一下石青璇的萧技外,更是要借此一窥“邪王”石之轩留下的“不死印法”。

  那不死印法融合了石之轩一身武学之精髓,源深奥妙,迥异与世间各派武学,将生气和死气相互转换,比起‘移花接玉’又高了一层,是一门震古烁今的绝技。

  若非石之轩因碧秀心之死而产生心灵破绽,未尝不能更进一步,甚至有望破碎虚空,白日飞升。

  而石之轩的表面身份正是无漏寺主持,大智圣僧。若玉连城取出杨公宝库,开封邪帝舍利,就必然要与之一战。

  玉连城虽有十足把握能胜过石之轩,但不死印法委实玄妙,若被对方逃走,乃至被其所伤,可就丢脸了。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mimiread.瀹夎鏈€鏂扮増銆傘€?/p>

  婠婠娇俏的白了玉连城一眼,不满道:“玉叔你都有了婠婠,还这么花心。”

  这妖女和玉连城相处一段时间后,知道他非是辣手摧花的性格,于是越发恢复妖女本色了。

  “嘶,瞧婠侄女你这么说,原来是一直在垂涎我的肉体。呸,你下贱,你不要脸。”

  玉连城叹息不已,旋即眉头一扬,兴致勃勃道:“话说你什么时候准备夜袭,本座已急不可耐了。”

  “呸,你才下贱,才不要脸。”婠婠啐了一口,她虽自诩为妖女,但面对玉连城,很多时候也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

  不多时,两人已来到了城南的一座巨宅前。

  放眼望去,车水马龙,好不热闹。门内门外,灯火辉煌,人群往来,喧笑之声,处处可闻。

  就连府门对街,也挤满看热闹又不得入门的人群,少说也有数百之众,议论纷纷,显然是为了聆听石青璇的萧技而来。

  “玉叔叔,这可是要请柬才能进去,我们是否要翻墙而入。”婠婠指着一群身穿青衣的大汉,莫约三十来个,正在维持秩序。

  “大可不必,乖侄女顺着我来就是了。”玉连城踏步往前,不疾不徐的向王府走了过去。

  婠婠咬了咬嘴唇,紧跟在他的身后。

  那群大汉就仿佛是没有瞧见一般,任由两人闯入其中,神异至极。

  “精神秘法吗?就如同那‘惊世一瞥’一样,以精神异力影响人的观感。”婠婠自然也察觉出了异样,美眸一闪,暗自对玉连城越发的忌惮起来。

  两人进入主宅内,气氛更是炽烈,人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着石青璇的萧技,反而对寿星老王通没怎么提及。

  “是……是玉公子。”就在这时,已有四人出现在了玉连城面前,为首之人是一身俏书生打扮的美丽女子,笑靥如花,充满了惊喜之意。

  “婉晶,你也来了。”玉连城微微一笑,伸出手揉了揉单婉晶的脑袋。对方既是他半个徒弟,又是半个女儿,当然有半点不会见外。

  单婉晶俏脸微红,点了点头:“嗯,王通先生是当世大儒,婉晶正在附近与人谈生意。得知这消息,立时赶了过来,没想到还能遇到公子。”

  两人数日未见,叙旧聊天,那单婉晶话语中更带着一丝孺慕之意。

  “婉晶,瞧见了情郎,就忘了儿时的闺中密友么?”

  就在这时,婠婠清脆妩媚的声音忽的响起。她的一双勾魂夺魄的美眸在玉连城和单婉晶身上巡视,似乎看出了一丝猫腻来。

  单婉晶俏脸一红,美眸同时看向婠婠,冷哼道:“婠妖女,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你信不信我只要喊一声阴癸派的妖女在这里,你就要夹着尾巴逃走。”

  单婉晶小时候也是住在阴癸派中,自然认识婠婠这阴癸派正宗传人,但两人关系绝不算好。

  祝玉妍是单婉晶的外婆,对她却极为冷淡,如不存在一般。反而将婠婠这传人看做掌中宝,百般呵护,让单婉晶极为嫉妒。

  再加上两女性格差异极大,故而是谁也看不惯谁。

  婠婠露出一丝勾魂夺魄的笑容:“可惜你绝非婠婠的对手,在你喊出口前,婠婠早已将你制住了。”

  单婉晶冷笑一声:“好,你尽管出手,让我看看‘阴后’调教出的徒弟有何本事?若阴癸派妖女还未与慈航静斋传人交手,就死在我的手中,就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两女气氛剑拔弩张,玉连城全无半点阻止的意思,只是随手取来一壶酒,悠然品尝着。

  随单婉晶而来的三位护法见玉连城如此,自然也不会横加干预。

  “好啊,婠婠也想看看当初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小女孩,现在有多么厉害?”婠婠嘴角勾勒起一丝略带冷意的微笑,一只素手闪电般探出。

  在灯光的照耀下,这只纤手越发美轮美奂,宛如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却在一瞬间施展出十来种精妙的招法,向单婉晶攻了过去。

  单婉晶娇哼一声,双手探出,同样使出无比精妙绝伦的招式,迎击了上去。

  一刹那间,这两位绝色美人就在这方寸间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