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青璇萧音

柳风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刹那间,两女就展开惊心动魄的交手。

  由于是王通寿宴,宾客云集,两女不想惊动旁人,因此用的是小巧精妙类功夫,意在方寸间决出胜负。

  婠婠云袖荡开,一只玉手探出,招法迅疾精妙,那纤长优美的手指在灯光下变化出无数玄奥难明的动作,充满了美感。

  单婉晶一双玉手齐出,招法同样精妙迅疾,在年轻一辈中已算是好手。

  但她面对的却是阴癸派传人,阴后祝玉妍精心调教的弟子,很快就落入下风。

  “嘻嘻,婠婠还以为晶妹的脸皮很厚哩,不然为什么能说出这等大话,原来这么薄。”

  婠婠甜甜一笑,素手已突破单婉晶的防守,在她那光滑的脸蛋上轻轻拧了一下。

  “你……”单婉晶柳眉倒竖,美眸中蕴含着杀意。

  她纤手展开,又是一轮迅疾的狂攻。

  但越是如此,招法间的破绽也就越多,越是被婠婠玩弄于股掌之间。。

  “咦,数年不见,晶妹你非但越来越漂亮了,肌肤如婴儿般光滑,就连身材也越来越好了,可有何秘诀传给姐姐?”

  婠婠从容躲过单婉晶的攻击,绝美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媚笑,越发勾魂夺魄。

  她的语气轻佻,更不时伸出手去轻抚单婉晶的肌肤,上下其手,让对方玉颊上泛起一抹红霞。

  随单婉晶而来的三位女护法面色古怪,但瞧着一旁看热闹,兴趣盎然的玉连城,便也没有上前阻止。

  只是站成一排,尽量将外界的目光隔绝,免得让人看到自家的东溟公主如此窘迫。

  “哎呀,晶妹这樱桃小口,齿如编贝,呵气如兰,姐姐真是羡慕得很。”婠婠调笑着单婉晶,险些将玉指放入对方的樱唇搅弄。

  单婉晶又羞又恼,美眸泛起了水雾,似乎随时都可能有眼泪掉下。

  就在婠婠越发放肆之际,单婉晶美眸闪过一丝不已察觉的杀机。

  婠婠心头一跳,生出不详的警兆,身形急退。

  也就在这一刹那,单婉晶掌中的宝剑出鞘,化作一道匹练闪电,陡然向婠婠刺了过去。

  这一剑就仿佛是平地卷起狂风,缥缈莫测,无迹可寻。又好似自四面八方吹拂而来,叫人没有一丝躲闪的余地,是天下绝顶剑招。

  婠婠峨眉微蹙,在飞退中运转天魔功。

  方圆一丈之内立时生出空间凹陷的感觉,就连两旁的灯火都倏低倾斜窜出,又立即熄灭下去。

  别说陷身与天魔力场中的单婉晶,就连东溟派的三位护法都生出极为难受的感觉,无处着力。

  嗤!

  单婉晶的剑锋虽然偏移了,但那缥缈莫测的剑气却刺在了婠婠的肩头之上。立时衣衫破开,雪白的肌肤上裂开一道浅浅的伤口,鲜血流出。

  “原来晶妹还有一手如此高明剑法,倒是婠婠眼拙了。既是如此,那婠婠可就不客气了。”

  婠婠美眸中闪烁出一丝妖异的光芒,天魔功疯狂催动,令光线都有一种扭曲黯淡的感觉。

  单婉晶不由呼吸一滞,旋即挽了个剑花,面露冷笑道:“哼,尽管放马过来便是了。”

  “好了,婠婠,你输了。”玉连城忽然向前踏出一步,就仿佛是一轮悬空大日,庞大的存在感挤压这两女,让她们相互交锋的气机顿时崩溃。

  婠婠冷笑一声道:“玉叔叔,人家只不过才败了一招,你就说我输了,婠婠看你是故意偏袒晶妹。”

  “你输在轻敌大意。”玉连城将酒壶放下,负手卓立道:“若论实力,婉晶的确不是你的对手。若你是全力防备,先前那一剑未必不能躲过。但婉晶却懂得策略,步步示弱,等你最轻敌大意之际,才刺出那一剑。”

  婠婠眸光流转,一双美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微笑道:“可就算如此,那一剑也最多不过给婠婠带来一点皮外伤,无足轻重。”

  玉连城淡然道:“难道你察觉不出婉晶先前手下留情了吗?否则先前那一剑虽不至于致命,但婠侄女你这手臂也休想保住。”

  “好啦,是婠婠输啦,婠婠认输还不行么。”婠婠娇笑一声,果断认输,她的美眸在玉连城和单婉晶身上转动。

  “若我没有猜错,这一式剑法应该是玉叔传给晶妹的,晶妹和玉叔究竟是什么关系?竟能让玉叔亲传绝学。哎呀,晶妹不会是我的婶婶吧?婠婠竟然对婶婶动手,实在失礼至极,还望单婶婶见谅。”

  单婉晶俏脸飘过两抹红晕,娇叱一声:“休要胡说八道,看我一剑刺烂你的嘴。”她掌中长剑再次向婠婠刺了过去。

  婠婠娇躯一扭,轻飘飘的躲了过去,咯咯娇笑道:“晶妹子,婠婠在和你们开玩笑哩,莫不是被握戳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

  单婉晶咬着樱唇,长剑展动,剑光流转,舞的密不透风。

  两女交手的地方狭窄,婠婠躲避的愈发艰难,好几次都险些被刺中,她忽的发出一声银铃般的娇笑。

  “好啦,晶妹既然这么不喜欢人家,人家走就是了。玉大叔,婠婠回客栈洗得香喷喷的,在床上等你哩。”

  她的足尖一点,如飞天翩跹而去了。

  “这妖女……”玉连城摇了摇头,他倒并不担心婠婠会逃走,在见识了生死符的威力后,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不惧怕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公子,这妖女和你是什么关系?”单婉晶收剑入鞘,白皙的脸蛋上还带着一丝嫣红。

  “她算是我的俘虏。”玉连城耸了耸肩,直言道:“前几日婠婠和边不负试图暗算本座,不过却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边不负!?”单婉晶一听到这个名字,美眸中立时射出深刻的恨意,急不可待的追问道:“公子你将此人如何了?”

  “我并未取他性命,不过却打入了一旦令他欲生欲死的生死符。”

  单婉晶正待继续追问,大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嚣声。

  ……

  宴席一开,王府内外气氛更是火热,觥筹交错,谈笑之声随处皆是。

  人声鼎沸之际,突听两道短促的惨叫声响起,紧接着两条人影凌空仰跌进来,轰然砸入府内,几桌宴席被掀翻,酒菜满地都是。

  “发生了何事?”

  “竟有人敢在王老先生的寿宴上捣乱,不想活了么?”

  宾客潮水般推开,空出进门处大片空地出来。

  看着在地上挣扎的两个守门汉子,人人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想不到谁人敢如此胆大包天,闯到这里来生事。

  与此同时,一男一女已悠然现身入门出。

  男子高挺英伟,轮廓分明,完美的如同大理石雕像。尤其是一双眼睛,锐利如鹰,一举一动间更是带着霸道强横的魅力。

  在场不乏走南闯北,见惯世面的大人物,已从他那高鼻深目面貌特征,认出此人若非胡人,就该带有胡人血统。

  那女子样貌装扮也不似中原人,似是来自高句丽。但无论身材样貌,眉目皮肤,都美的令人怦然心动,只是神情冷若冰霜。

  这两人正是结伴而行,履足中原后,一路胜过无数江湖好手的跋锋寒和傅君瑜。

  此行两人亦是要挑战场内高手,让这些成名已久的中原人物成为他们武道上的垫脚石。

  因王通寿宴的缘故,朝廷官员,江湖高手聚于此地,偌大的宅院中不知有多少武林好手,自然是不能让两人得逞。

  但所有人亦能看出,跋锋寒和傅君瑜的武功高明至极,场中只有王通、王世充、欧阳希夷等寥寥数人有把握能胜过他们。

  王通身为今日寿星老,自然不好出手。

  王世充是当朝大员,位高权重,且为人阴险狡猾,若没有必胜把握,是绝不会轻易下场,以至于丢了自己的面子。

  最后领教跋锋寒武功便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此人乃成名有四十年的高手,与“散人”宁道奇同辈分。

  在话语交锋后,两人拔剑出刀,战成一团。

  欧阳希夷使出名传天下的“沉沙剑法”,此剑专讲气势,置之死地而后生,胜败决于数招之内。

  只见他手中古剑化作惊涛骇浪般的剑影,大江倾泻般向跋锋寒倾泻过去。在场一众武者见之,无不为之喝彩。

  跋锋寒面容冷凝不动,仿佛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动容。

  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长刀疾展,将欧阳希夷的剑法一一化解,还能扩张刀势,向欧阳希夷发起进攻。

  当当当!

  刀剑交击,火花四溅。

  一时刀芒四射,剑气横空。

  剑芒刀势,笼罩方圆三丈之内。围观者无不生出惊心动魄之感,只觉这一战实是精彩绝伦,难以用言喻描述。

  一众中原高手不由暗自吃惊,欧阳希夷为当代剑法大家,更有七十年深厚内力作支撑,竟一时拿不下这叫做跋锋寒的年轻后辈。

  一旦此人成长起来,或许就是第二个‘武尊’毕玄。

  就在战况越发激烈之际,一阵箫音忽起。

  那箫音在刀剑交击的空闲中若隐若现,忽然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吟,犹如一曲天歌。

  箫声一转,充满了一种空灵清澈的意味,使人心平气宁,杀气尽消,转瞬间就将这不死不休的杀伐之地,转化作空山胜境,世外桃源。

  欧阳希夷、跋锋寒虚击一招后,各自退开,凝神细听这美妙动人的箫音。

  箫音缠绵不休,府内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仿佛自耳边吹奏,又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那箫声越发低迷温柔,好似情人的纤纤细手,在抚慰着心灵的薄弱处。

  箫声已停。

  众人依旧沉寂在那曼妙动人的箫声之中。

  王通率先醒悟过来,却也杀机全消,仰首道:“听完石小姐此曲,此后再难有佳音入耳,王通拜服。”

  这位大儒同样精通乐器,能让他说出“拜服”两个字,可见箫音之动人。

  欧阳希夷双眸中亦透露出温柔之色,高声道:“青璇仙架既临,何不进来一见,好让伯伯看看你长得多么像秀心。”

  跋锋寒朗声道:“若能得见石小姐芳容,我跋锋寒死而无憾。”

  只听一道甜美清澈、宛如山泉流水般的女声传入大厅:“相见争如不见,青璇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伯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璇去也。”

  最后四个字落下,声音却已飘远,似已到了很远的地方。

  “青璇稍等,本座玉连城有事商讨。”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厅中飘掠而起,直向大门而去。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mimiread.瀹夎鏈€鏂扮増銆傘€?/p>

  “青璇侄女既然要走,阁下何必阻拦?”

  “这位仁兄还是留下吧,莫惊了石小姐仙驾。”

  欧阳希夷、跋锋寒两人先前还针锋相对,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但一曲箫音后,却都被石青璇折服。此时更是刀剑齐出,不愿让人惊扰了这位仙子。

  “哼!”发出一道冷哼声响起,宛如闷雷炸开。即使高明如欧阳希夷,跋锋寒之流,亦不由一阵气血翻涌。

  紧接着一股磅礴巨力袭来,如火山喷涌、如江河绝提、如大海翻覆。

  两人毫无抵御之力,立时就向一旁抛飞出去,如同两个破布娃娃,重重撞在两面石墙之上。

  碎石尘土乱飞,顷刻间就将两人半具身躯掩埋进去。

  至于那一道黑色人影,却早已没有了半点行踪。

  在场众人无不面面相觑,但每个人都能清晰听到同伴因惊骇而发出的急促呼声。

  “快!快将人救出来!”

  过了片刻,王通的声音响起,众人又是一番忙碌,将埋在墙下的欧阳希夷,跋锋寒搀扶出来。

  与此同时,一阵阵议论声响起,都刻意放低声音,似是怕那黑衣人听见。

  “刚才那人究竟是谁?跋锋寒、欧阳前辈无一是当世高手,就连一个照面都没有走过。”

  “你难道没听到吗?那人自称玉连城。”

  “嘶,‘无上煌’玉连城,他来了东平郡。”

  “我本以为此人不过是浪得虚名之辈,却不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人‘无上煌’的名声绝非虚传。”

  “嘿,只怕宁道奇亲至,也未必能在一招内击败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