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是谁

素手织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对一个窃法者寄予厚望,而不是你呢,波特?”奇洛挑动他的魔杖,将哈利翻转到朝向林墨的一侧:“你难道不该为此而愤怒么?”

    被绳索牢牢捆住的哈利看见林墨出现在门口,激动得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在问邓布利多呢?为什么他会独自来这里?又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来?

    林墨无法回答,他避开了哈利的目光。

    不管怎么说,哈利看起来都比他预想得要好太多了,至少身上没有被折磨的伤痕,头脑也还清醒,除了被捆住没法说话外似乎没什么大问题。

    虽然不知道这几个小时里奇洛到底对哈利做了什么,他至少撑下来了。

    这多少以让林墨感到欣慰。

    他将注意力从哈利身上移开。

    这个密室般的房间并没有另外的出口,低矮的天花板一片灰色的阴云压在上头,而那面高耸古旧的厄里斯魔镜则静立在房间中央的高台上,从这个角度看去黑漆漆的没什么异常。

    奇洛便站在高耸的镜子前面,像个屹立于王座前的君王。

    “你说……邓布利多对我寄予厚望?”林墨扶着受伤的左臂问,鼻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大概是哪处皮肤被擦伤了。

    现在他能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尽量拖延到邓布利多出现。

    “是的,他把魔法石的钥匙交给了你,一个愚蠢的窃法者。”奇洛露出轻蔑地笑容。

    “但很显然你弄错了,我并没有什么钥匙。”林墨冷静地说。

    “愚蠢。”奇洛说:“如果你没有魔法石的钥匙,又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来救可怜又自大的波特吗?”他似乎被自己的笑话逗乐了,显得非常愉悦。

    “你才是真的蠢,这显然是邓布利多的陷阱,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魔法石。”林墨毫不客气地说:“哪怕真的存在魔法石那样的东西,邓布利多难道不会随身携带保管吗?”

    “呵——邓布利多,我比你更了解他——了解得多,他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就像他喜欢多味豆那种毫无意义的令人厌恶的东西,”奇洛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前面那些似是而非的保护关卡,装作这里只是一个障眼的圈套,你真的以为我会被他的圈套迷惑么——魔法石当然在这里——古老的预言咒语已经对我表明了答案。”

    “是的,没错,你这种来自麻瓜的窃法者当然无法想象魔法的强大,”奇洛冷笑着说:

    “魔法无所不能,而我对魔法的理解远远领先于任何巫师——没有人比我知道得更多,没有人!也是我用咒语把你拉到这里,一个简单的,寻找钥匙的咒语。”

    林墨沉默不语。

    奇洛用魔杖点了点厄里斯魔镜的镜面,一片五彩斑斓的光芒从镜子里照射出来像气泡般膨胀着往四面八方扩散,“认出来了么?邓布利多把魔法石的钥匙藏在你身上,所以你才会被这些光芒带到了这个房间——你来的比我预计得要快些——哦,当然,你肯定正在外面等着波特不是么?”他低头看了看被困住的哈利:“多感人啊,可惜你和他一样愚蠢。”

    到现在林墨已经基本相信了,对方说的是真话。

    奇洛确实通过某种方法确定了魔法石就在这里,这也可以理解,毕竟邓布利多很可能也知道虚假的圈套并不能骗过虚弱而谨慎的黑魔王,必须用真正的魔法石才能让对方现身,但林墨仍旧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钥匙会在自己身上?

    如果说他是被那些光芒召唤过来的,但那种来看看魔法石的冲动从他第一次接近四楼走廊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岂不是说从那之前所谓的钥匙就已经在他身上了?

    为什么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邓布利多又是什么时候把钥匙放在他身上准备豁豁他的?

    我可是被召唤过来了,您老怎么还不现身呢……

    林墨尽量自己保持平静。

    “那是什么咒语?”他问。

    “一个简单的索取咒,包括各种旅标,你以后有机会或许能学——哦,不,不”奇洛摇了摇头,表情逐渐变得残忍:“恐怕你没机会了,虽然我认为巫师的鲜血很宝贵,哪怕是一个低贱的窃法者,但我并不打算放你一命——但这要归咎于邓布利多,是他把你——这么一个低劣的窃法者——分到了伟大的斯莱特林,是他让你侮辱了高贵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的传承!是他剥夺了你活命的机会,你只能以死亡来洗脱你给斯莱特林留下的污点。”

    这样么……林墨扬起眉毛,肩膀好像没那么疼了。

    他被丢进斯莱特林这个锅还真不能甩给邓布利多,当初是分院帽坚持,理由则是他血统高贵——毕竟,真按辈分来算,哪怕萨拉查·斯莱特林在世恐怕也得尊称他一句老祖宗。

    还有你这个秃头仔,老子看你那光头不爽很久了。

    想起自己的辈分林墨似乎颇有了些底气,声音也洪亮了不少。

    “那问题来了,”他盯着奇洛,毫无畏惧地问:“你到底是谁?”

    奇洛沉默了片刻。

    “很好,”他说:“看来你确实比波特聪明。”

    “所以您是黑魔王阁下?”

    奇洛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噢,看来你还懂得礼貌,可惜——我记得你还掌握了默咒,在这个年纪很难得……那么我可以让你死的干脆些,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到的。”

    “除了您没人敢和邓布利多作对。”林墨说,感觉自己刚刚的气势消失了,虽然他辈分高但面对黑魔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的,并不介意用上敬语。

    “这确实是个理由。”黑魔王语气莫测地说。

    “那敢问,真正的奇洛教授呢?”

    “奇洛……”黑魔王冷笑了一声,他打量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手指间翻转的魔杖——那应该是奇洛的魔杖,目光里满是厌恶之色,似乎对这个身体以及这根魔杖非常不满意:“他是我的仆从,当然要把一切都献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