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惊闻卖官

白天会睡觉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贾琦南下之后,贾家陷入了沉寂之中,没了往日的喧嚣,就连中秋都有些冷清,虽说宫里几处都有赏赐送来,但是自贾母到黛玉姊妹心中都有事,看着热热闹闹的,实则都是强颜欢笑,过了二更天贾母便没了精神,本该欢欢喜喜的中秋佳节也就这么草草结束。

  

      想到这里,王熙凤不得不承认,贾琦这个当家人不在对于家里的影响非常的大,不说别的,就从琏二最近的反应就能看出来,焦虑,这是以往所看不到的。

  

      一早自己便赶往东府找尤氏商量预备送进宫的礼物,再有几日便是四皇子的生辰,这可是大事。

  

      过了沁芳桥,王熙凤见四顾无人,便把脚步放慢,刚到潇湘馆门前便听见叮咚的弹琴声传来,似乎还有湘云的笑声,这让凤姐不由一笑,老太太的心思满府谁不知道,就是她们姊妹也是心知肚明,在老太太有意无意安排下,湘云日夜与黛玉在一处作伴。

  

      走到门口,只见雪雁在院中晾帕子,便笑道:“林丫头的琴弹得越来越好了!”

  

      “二奶奶来了!”

  

      雪雁忙迎上前道。

  

      凤姐问道:“你们姑娘吃了饭了么?”

  

      雪雁笑道:“早起和云姑娘一人吃了半碗粥,刚厨房柳家的送来了新作的点心,我瞧着吃了不少。”

  

      正说着话,房内的琴声嘎然而止,只听见琥珀问道:“雪雁,谁来了?”

  

      “是我。”

  

      “哟,是二奶奶来了。”

  

      话音刚落,琥珀打开竹帘伸头见是王熙凤,忙出来给她行一礼。

  

      王熙凤一摆手,“嗨,我又不是客,还值当出来见礼。”

  

      一面说,一面掀帘子进来了。

  

      “哟,都在呢!”

  

      可巧李纨、迎春姊妹还有宝钗都在,一见王熙凤来,都笑着起身相迎。

  

      “打扰你弹琴了。”

  

      稍作寒暄,凤姐挨着黛玉身边坐下,悄悄的笑道:“我刚在东府和珍大嫂子说笑,赶巧蓉儿从衙门回来,说是你家那位在两淮打了大胜仗,我特意来给你报喜的。说吧,你该怎么谢我!”

  

      说着,将手伸到黛玉面前。

  

      只见林黛玉怔在那里,凤姐拍手笑道:“好了,该回神了。这才离了几日。”

  

      黛玉正在心里盘算着贾琦该给自己来信了,忽见王熙凤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笑,不觉红了脸,心中一动,登时撂下脸来,说道:“亏你还是做嫂子的,有你这样拿妹妹取笑儿,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一面说,一面起身往外就走。

  

      王熙凤面色一僵,吃不准黛玉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怔在那里。

  

      李纨见之便笑了:“真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看把她吓的,脸色都变了。”

  

      “嘻嘻。”

  

      迎春、探春等人无不笑出了声。

  

      凤姐闻言,不禁向黛玉望去,只见她扬着笑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知道是自己多心了,又忆起黛玉从未和自己红过脸,不免有些尴尬,干笑两声,强撑道:“笑话!这普天之下的人还没有我怕的,就是老祖宗那也是我用孝心敬重的。至于其他人,我什么阵仗儿没见过!再说了,我对你们哪一个不是用心伺候着,生怕你们受了委屈,这是关爱,懂不懂!”

  

      说着,斜望向李纨,“亏得你出身书香世家,怎么连这个理儿都不懂!”

  

      说的黛玉等人嗤的一声笑了。

  

      李纨怔了一下,抬手点了凤姐肩头一下,笑道:“正如老太太说的,当真是个破落户,贫嘴贫舌惯了。你也就在咱们这耍横,到前面你试一试。”

  

      凤姐听了便撇嘴道:“前院怎么了?当谁稀罕似的。”

  

      正说着笑,只见紫鹃端着茶盘过来,笑道:“二奶奶先吃碗茶再说也不迟。”

  

      王熙凤听了笑了笑,接过茶吃了一口,稍作歇息,又道:“我这个破落户就不打搅你们这些书香世家千金小姐了,我去老太太屋内讨赏去!”

  

      说着,起身就要走。

  

      听了她的话几人一怔,探春忙叫住,“等一下,什么好事,二嫂子也跟我们说说。”

  

      说着便上前拉住她。

  

      迎春等人也围过来。

  

      湘云更是拉着她问道:“好嫂子,你就说说嘛...”

  

      宝钗见黛玉笑吟吟地站在边上,心中一动,又想起王熙凤方才说要去贾母屋里讨赏,自是猜到肯定是贾琦那边有消息传来了,看向凤姐,“可是南边有消息传来了?”

  

      众人一愣。

  

      “二哥哥来信了?可是爱哥哥打了胜仗,好嫂子你快说嘛...”

  

      湘云话说快了,冷不防说了一句‘爱哥哥’,众人忍不住看向她,面上带着笑意。

  

      湘云脸一红,瞪了众人一眼。

  

      探春上前拉着王熙凤,笑道:“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

  

      “我可是要到老祖宗跟前讨赏的,这会子说了,岂不是又多了几个对家!”

  

      王熙凤想了想,如此道。

  

      李纨听了这话,又气又笑,没好气道:“行了,当着姑娘们的面你也是好意思。没人和你抢老太太的赏!”

  

      一面说,一面招呼众人去贾母屋内说话。

  

      唯有湘云轻哼一声。

  

      ..............

  

      金陵城外大营。

  

      贾琦刚从罪军营回来,就听说贾雨村来找自己,已经等了好一阵子了,原本打算进城看望林如海,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时辰太晚了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带人回了大营。

  

      今日一早贾琦专门去拜访了定远侯府,看望了杨志,杨志遇刺,伤得不重,要命的是暗器淬了毒,虽说人已经醒了,但是至今下不的床。

  

      之后又在宁国府老宅接见了贾家金陵旁支十二房长辈和一众贾家子弟。又从各房中挑选了几名子弟进入军中,同样征召了贾家的护院家丁和家生子。

  

      金陵城其余各家在监军楚太监和忠靖侯史鼎的催促下,凑了三万五千名可战的青壮家丁,贾琦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他们的子弟授予军职,当然,这些人可以不用上战场仍旧留在金陵城,战场领兵杀敌的都是各府亲信替代的。

  

      一早冯唐、陆柄二人便领着四万人马前去支援赵志远的先锋营,这样在茅山与黄琛部叛军对峙的朝廷兵马就达到了七万余人,粮草消耗非常的大。

  

      想到这里,贾琦又是头疼不已,缺粮。

  

      贾雨村已经等候多时了,帅帐他又进不去,只能站在帐外干瞪眼,见贾琦走来,忙迎上前施礼道:“督宪!”

  

      贾琦手一挥,“进去说。”

  

      “是!”

  

      “坐吧!”

  

      贾琦微微一笑,让贾雨村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接过亲兵递上来的茶,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督宪!我来是有一件关于应天府的大事向您禀报。”

  

      贾琦眉头一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什么事,值得你兴师动众?”

  

      “唐元礼招了!”

  

      “招了?”

  

      贾琦疑惑道:“他招什么了?”

  

      贾雨村凑上前压低声音道:“卖官!应天巡抚衙门在卖官!!”

  

      “什么?”

  

      贾琦的眼睛猛地瞪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大帐内一片沉寂。

  

      坐在帅座上的贾琦又是震惊又是兴奋,这个消息让他震惊万分,他没想到苏杭等地的失陷竟然有着这么复杂的背景,自己也曾好奇朝廷在这几府的官员怎么这么容易被腐化了,而且是全员腐化,原来这几府的官位都被江南世家花钱给买了下来,县丞一千两、知县五千两、知府三万两,等等,官职明码标价,最让他心惊的就是这些钱仅仅是一年的价格,要想来年继续当下去还要续费。

  

      据唐元礼交代,此事到隆治三年二月他们一共收了三次钱,不算世家的其他贿赂,仅仅卖官他们就贪墨了一百五十余万两白银。

  

      虽说目前唐元礼仅仅招供了一小部分,但是却将巡抚衙门近半官员牵扯了进来,就连巡抚张仲元也没能逃脱,这事情太严重了,没想到他们的胆子大到了这个地步,竟然敢卖官敛财,这可是诛族之罪。

  

      他们怎敢?!

  

      贾琦背着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心中也是犹豫不已,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他不清楚这件事背后到底牵连着多少人,会不会牵扯到神京去,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一旦捅出去会死很多人。

  

      只是这样一来会让本就局势不稳的江南变得更加动荡不安,这对于平叛很是不利。

  

      唐元礼招了一部分,只要派人去查肯定能查出来,可是事情最终会发展到何种程度,要如何收场,贾琦心中没有底,一旦控制不住就真的难以挽回了,贾琦叹了口气,道:“你先回去,此事一定要保密,待会我派人去将唐元礼带进大营,另外迅速将唐元礼府邸给查抄了,所有东西全部送进军营来,他的家人也是如此。”

  

      “是。”

  

      贾雨村慢慢地退了下去,大帐内又安静下来,贾琦眉头微皱,难道当真要借机将应天府官员一网打尽?

  

      不过端了整个应天府,自己不一定能从中受益,相反皇帝和内阁肯定会派心腹重臣来掌控应天府,到时候说不得会给自己戴上一层枷锁,没见楚太监已经开始对自己存了防备之心。

  

      这时,帐外传来了亲兵的禀报声,“姑老爷来了!”

  

      贾琦精神一振,正想找个人商量,林如海就来了,忙起身相迎,“快请进来!”

  

      正说着,只见林如海拎着个食盒走来说道:“刚在路上遇见的,听说你还未吃晚饭,我便顺手给你带了过来。”

  

      “让他们送过来就行了。”

  

      贾琦一面接过林如海手中的食盒,一面亲热地将他拉坐下,又给倒了一碗茶,笑道:“您怎么来军营了?”

  

      “你先趁热吃了。”

  

      林如海微微一笑。

  

      贾琦也不客气,直接打开食盒,从中端出一个炖盅,这是刚熬的粥,瞥了眼食盒,笑了一下,里面恰好放了两副碗筷,先给林如海盛了大半碗递了过去,林如海也没推辞。

  

      转身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二人谁也不说话,默默地吃粥。

  

      过了一阵子,林如海慢慢站起了,从袖中掏出了一块绢帕优雅地擦了擦嘴后,笑道:“没想到你这军中伙食挺不错,一碗粥都熬的如此清香。”

  

      贾琦放下碗,“这是亲兵熬的。”

  

      说到这,又笑道:“说起粥,想来岳父大人还未尝过妹妹亲手所做的粥,那才是清香美味。”

  

      说着,直接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林如海露出一丝诧异,“玉儿会下厨?”

  

      愣了一下,又见贾琦如此神情,不免心中有些不痛快,重重地哼了一声。

  

      饶是贾琦厚脸,还是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

  

      林如海慢慢走回座位上,提高了声音,“今日我与吴阁老视察了金陵府库还有几处粮仓,发现库存的粮食根本支撑不了太久,估摸着也就能坚持到九月末十月初这个样子。”

  

      贾琦一愣,却没想到林如海来找自己是为了这事,想了想,问道:“您的意思是?”

  

      林如海的脸肃然了,“我没什么意思和想法,就是来替吴阁老和张巡抚传句话,大体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估计多久能平定这场叛乱,他们好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大军征战消耗太甚,虽说你这边给他们送去了一百多万两的财物,但是现在应天府缺的是粮食,吴阁老已经上书内阁,请求将存放在河南的那批军粮调拨过来。”

  

      说到这,又从袖中掏出一张信笺,递到贾琦面前,“这是刚整理出来几府受灾的情况,还是那句话,应天府缺粮不缺钱,目前不算江南大营和巡防营,你麾下有近十七万大军,对了,还有金陵世家凑出来的三万五千人马。这人吃马嚼一日消耗都赶上一府受灾百姓半个月的口粮了,实在是消耗不起。”

  

      贾琦却不去接那信笺,而是望着林如海。

  

      早在淮安城贾琦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迅速扫荡整个江北,不仅仅是为了解救金陵城,江南真正的财物都在苏杭等地,那里有数不尽的财物和粮食,不过这一切都要剿灭叛军才能得到。

  

      大帐内非常的安静,林如海屏住了呼吸,紧紧地望着贾琦。

  

      贾琦沉默稍顷,回道:“贾家商会正在与西夷人交易,最多半个月就会有一百万旦海外大米运来。”

  

      说到这,目光一闪,“应天府只要保证这几日大军所需即可,两日后我会率军前往茅山前线,尽快寻找战机与叛军主力决战,只要打进了苏州府,粮食什么都会有的。”

  

      林如海表面上一片平静,一直提在嗓子眼上的那颗心终于慢慢放回了腔子里,总算是给受灾百姓赢得了一点生机。至于苏杭等地的百姓就不是他能操心的了,从南镇抚司的密谍口中得知,苏杭等地的百姓要么被白莲教妖人洗了脑要么就是死心塌地的追随当地世家,不是简单的教育处罚就能将他们拉回的。

  

      想到这里,不禁心中叹息一声,忽然又想起一桩事请,忙问道:“张巡抚说,你派兵围了布政使唐元礼的府邸并把他抓走了,怎么回事?”

  

      贾琦目光一闪,沉默稍许,“此事明日再说。”

  

      “好吧。”

  

      林如海有些疑惑地打量了贾琦两眼,见他神色肃穆也就不多问,“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城了。”

  

      “我送您!”

  

      贾琦忙起身相送。

  

      林如海手一挥,“贾贵带人跟着我呢。”

  

      说完,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贾琦望着林如海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7017k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