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此爱无限,一字千金!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离开妖灵海后,已经有一艘船等在了这里。

鸠摩冈大师正持剑,在海水中穿梭,击杀任何一个学城巡逻舰队的漏网之鱼。

闻道子带着无缺,跃上了船只,立刻朝着东边航行而去。

船上徐恩争,门杰夫,伏抱石,莫重等人全部都在。

“无缺,你终于出来了。”伏抱石声音颤抖,充满了后怕。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如果无缺再不出来的话,这艘船直接就要冲进去找他了。

当然,闻道子山长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感受到了极光墙里面的能量波动之后,直接冲了进去。

这个举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找死。

因为任何人进入了黑暗领域,基本上就必死无疑了。

“山长,距离学城大考,还有多久?”无缺问道。

“两天零四个时辰。”闻道子道:“我们丝毫不能停留,要立刻出发了。”

无缺道:“我……我看到你你好像一招,就灭掉了整艘学城巡逻舰。”

闻道子道:“对,后果很严重。但是……不要紧,他们会先怀疑西方教廷,然后怀疑东夷帝国,接着是黑暗学宫的信仰者,很难先怀疑到我们头上。”

说这话的时候,闻道子声音是颤抖的。

他是学城委员会的成员,但亲手杀掉了上百名学城武士,完全无异于谋反了。

但是……他别无选择。

鸠摩冈找到了一具学城巡逻队的尸体,直接一剑斩断,扔到海底。

确定这片海域,不可能有任何学城巡逻舰队的幸存者了,他才登上船。

无缺回想起当日的情景,依旧无比震撼。

在十万火急的时候,闻道子掏出手杖插入海水,然后口中默念上古玄语,引发方圆几里的惊涛骇浪,直接将学城巡逻舰给拍碎了。

那艘学城巡逻舰,足足六七百吨的排水量,在这个世界绝对是大型战舰了。

这能力,真是逆天了。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他不由得响起了当时鸠摩冈的话,闻道子非常强大,只不过绝大部分时候,很难看到。

“山长,您当时施展的是什么能力?如此……惊人?”无缺问道。

闻道子道:“我是天衍师。”

鸠摩冈道:“天衍师,处于这个文明的金字塔尖,可以利用天地之力。”

无缺道:“那可以一人灭一军队吗?”

闻道子道:“怎么可能?天衍师只能利用已有的力量,将它凝聚,无法凭空生出力量。就比如那一天,海上本来就要刮大风,起大浪。我将这股力量凝聚,提前爆发。”

鸠摩冈道:“而且,天衍师是学城的不传之秘,只有学城委员会成员,才可以学习天衍术。而且任何天衍师都不得参与世俗战争,不得帮助任何一个国家。某种程度上,天衍师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能力,每一次施展都要学城委员会通过。一旦被发现私自施展天衍术,立刻会被逐出学城委员会,甚至会被处死。”

无缺不由得望向了闻道子。

眼前这个老人为了自己,已经两次冒着生命的危险了。

门杰夫道:“如果山长被逐出学城委员会,那他的天衍术也会被收回。”

无缺惊诧:“这怎么收回?”

门杰夫道:“在额头中间挖掉一个孔。”

明白了,就是挖掉松果体。

果然不管是三眼天师,还是天衍师,关键部位都是在松果体。

闻道子挥挥手道:“不要说这些,莫要给无缺增添压力。”

鸠摩冈道:“无缺,你在里面成功了吗?”

无缺道:“算成功了一大半。”

刚才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

无缺没能吞噬妖灵,但是却吞噬到了更加纯粹的妖灵珠。

那是几十个学城武士凝聚的力量,被林丝丝加工成妖灵珠,本来打算献给妖灵海之主,结果却被无缺的吸星术吞噬了一部分。

但……这一部分有多少?能够给无缺带来多少力量和内气?

鸠摩冈伸出手指,在无缺的筋脉上轻轻一点,顿时一股真气钻入他的体内。

足足好一会儿后,鸠摩冈缓缓道:“八品。”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学城大考武道科,仅仅八品武道水准好像不太够的,至少需要七品武士才可通过武道科考试。

足足好一会儿,闻道子笑道:“无缺,不要紧。我们都已经竭尽全力了,所谓尽人事,听天命。”

此时,鸠摩冈忽然道:“这具棺材里面是什么?”

无缺记起来了,本来他和闻道子都要困在妖灵海里面,甚至全部死在里面。

因为,妖灵海之主的触手已经出现了,那是他的领域,无比之强大。

尽管无缺连她的全貌都没有看过。

结果一个身材高大的骷髅女子背着一具棺材出现了,她带着十几名骷髅女,牺牲了自己,帮无缺撕开了极光之墙,让无缺和闻道子逃了出来。

这棺材里面,就是这个高大骷髅女子的父亲。

这又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一个父亲,走遍天下寻找女儿的下落,结果打听到女儿消失在妖灵海父亲,结果冒死冲了进去,死在了里面。

女儿为了让她父亲落叶归根,牺牲了自己,魂飞魄散。

无缺打开这具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脸沧桑,却又威武不凡。

整个尸体仿佛冰封了一般,没有腐坏。

“李继迁!”鸠摩冈道:“竟然是他?!”

这就是李继迁?!

消失在妖灵海最著名的一个人物。

曾经天水武道院的箭道大师。

某种程度上,他也算是自己人。当时闻道子被赶下台,芈道元成为天水书院的新山长之后,李继迁虽然没有跟随闻道子,但也辞去了箭道大师的职位,走遍天下,寻找女儿。

他……果然也死在了妖灵海里面。

哪怕他是箭道大师。

而就在此时!

前面极光墙上忽然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好恶心,好恐怖,好美丽的一张脸。

说美丽,是因为这张脸的五官绝美。

说恶心恐怖,是因为组成这张脸的像素,是无数蠕动的尸体怨灵。

她,就是妖灵海之主。

“你听着小白脸,我不管你是谁,但林丝丝已经落入我的手中,如果你不想她坠入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你就再一次进来妖灵海找我。”

“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类,活着走出我的领域。”

“嗷……”

说罢,极光墙上这张巨大的面孔开始扭曲,变成了一具恐怖的骷髅形状。

发出了恐怖的嘶吼。

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缺望着极光墙,静静无声。

黑暗领域和外面的世界,果然泾渭分明,哪怕强如妖灵海之主,也无法穿过这个极光墙。

闻道子道:“走吧,全速前进,前往瀛州城,参加学城大考!”

顿时,风帆全满,全速航行。

无缺道:“诸位老师,我进入舱房,为李继迁大师入殓,然后将他尸体化灰。”

闻道子点头道:“好!”

无缺抬着李继迁大师的尸体进入舱房之内,关上舱门。

一丝不苟为他入殓,作画。

顿时,一道光芒从李继迁的尸体飘出,钻入了无缺的体内。

提取能力:一品箭术。

可惜,文举考试一般是不靠箭术的。

………………

几个时辰后!

船只靠岸镇海城码头。

在前往瀛州城参加学城大考之前,他先回一趟镇海侯爵府。

等他到家的时候,却见到所有的人都在等他。

申公敖,穆红玉,天南行省总督傅剑之,无缺的妻子卮梵,天水书院副山长李金水。

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最尊贵的位置上,鹰钩鼻,面孔瘦削。

此人叫芈勾,芈君的亲弟弟。

芈氏算是申公氏的主君,所以这芈勾也算是申公敖的半个主君,坐在了最尊贵的位置上。

见到无缺进来,申公敖目光几乎要喷火一般,整个人也仿佛要喷发的火山。

他拼命压制住了内心的愤怒,一字一句问道:“无缺,这契约是你签的吗?”

无缺看了一眼,就是他和傅铁衣学城大考的那个契约。

如果在学城大考他输给傅铁衣,申公家族就要捐出三十艘大型战船。

无缺点头道:“对,是我签的。”

申公敖痛苦地闭上眼睛,用力地呼吸着。

他本以为这个儿子已经成熟了,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假象而已,他还是那么幼稚,那么荒唐。

申公敖怒道:“你知道三十艘战舰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现在我们在海面上遇到多大的压力吗?你知道女海盗玉罗刹在疯狂袭击我们的航线吗?”

“我知道。”无缺道。

申公敖沙哑道:“无缺,你可知道一旦失去了这三十艘战舰,我们海上的航线就保不住,每年的金银收入就会减少3成左右,你能想象我们家一年少三成的财政收入,是何等后果吗?”

无缺道:“我知道。”

申公敖道:“我们就养不起这么多军队,我们就会变得虚弱,我们的敌人就会扑上来咬我们的脖颈,给我们致命一击。”

此时,傅剑之笑道:“申公兄,这个契约也可以不当真的,就当是无缺和小儿傅铁衣开了一个玩笑。”

申公敖道:“剑之兄,如果不当真。你,芈勾大人,李金水大人也就不会来我家了。无非就是要施加压力,逼迫我承认这个契约。”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色变,没有想到申公敖就这么赤裸裸说出来。

申公敖朗声道:“我当然可以不当真,我现在就可以将这张契约撕掉,谁能挡我?”

这一声断喝,几乎穿云裂壁,震得所有人耳朵轰鸣。

是啊。

申公敖霸气无双,手中掌握几万私军。

如果他硬是要撕毁这个契约,谁能奈何?

“但是……”申公敖目光望向了无缺,声音变得柔和起来,缓缓道:“无缺我儿,你从小就孤僻,行事荒唐。而我管教也粗暴简单,非打即骂,使得你这种性格愈演愈烈,还被一个女子玩弄于鼓掌之中,成为天下笑柄。”

这话一出,傅剑之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

“这一切有很大是我的责任,是我这个父亲没有尽责,没有把你教好。”申公敖沙哑道:“那今天为父,就用现实来教教我儿。”

“无缺我儿,你首先要知道,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代价,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要负责任的。”

“如果能够让你学会责任二字,那我们就算损失三十艘大型战船,就算我们每年收入少三成,为父认为也值了。”

“小孩子闯祸,大人就要帮忙摆平,要作为孩子最坚强的后盾。”

“今日之事,也让你知道,你是我申公敖的儿子,你随便签下的一个名字,就值三十艘战船,值上百万白银。”

“如果能够让你懂事,能够让你去掉心中芥蒂,能够让你和父母,和两位兄长团结一心,那付出这三十艘战船,为父觉得还赚了。船没有了可以再造,金银没有了可以再赚。一家人的心若是没了,这个家也就完了。”

“芈勾大人,李金水大人,傅剑之大人,这份契约我申公敖认了!”

“无缺你好好去考,不管什么成绩都无所谓,为父认了!”

说罢,申公敖在这份契约的后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真正的一字千金。

………………

注:第二更送上,恩公还有月票,还有推荐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