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杀你全家!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傍晚时分,无缺入住了瀛州城内,申氏家族的别院。

此时距离学城大考,还有六个时辰!

这个别院距离考场大约五里,面积不大,却绝对算得上是奢华舒适。

上百名申氏家族的武士,守卫这个别院的每一处地方。

无缺在做最后的努力。

十一经的最后五万字,已经背诵完毕了。

此时,正在阅读算经。

他当然都懂,只不过需要更加了解这个世界算科的解题法则之类,总不能埋头阿拉伯数字往上怼,拉丁字母往上怼。

而徐恩争正在奋笔疾书,他先押策论题,然后自己写一篇策论,让无缺背诵下来。

为了这次大考,徐恩争已经押了一百篇策论了,无缺也已经全部背完了。

大约晚上十点钟,无缺睡下,一夜无梦。

………………

次日凌晨四点左右,所有人起床。

闻道子亲自为无缺做好了早餐,然后看着他吃完。

饭桌上,鸠摩冈欲言又止。

他很想问,无缺有多少把握。

但每一次他想问,都被闻道子眼神严厉遏止。

闻道子说,不能给无缺任何压力。

但无缺忽然道:“五成把握。”

顿时,闻道子等人抬头望向了无缺。

无缺道:“想要赢傅铁衣,就要在这次学城大考夺第一名,我有五成把握。”

“五科中有两科变数,其一是策论科,其二是武道科。”

徐恩争道:“我看过傅铁衣的策论,水准极高,此子天赋真的惊人。我在他这个年龄,策论水准恐不如他。”

徐恩争当年可是殿试前三,他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傅铁衣的水平确实高。

无缺道:“只要在策论科赢他,哪怕只是平局,那么在武道一科,我大概有七成把握赢他。”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愕。

七成把握?!

无缺你只是八品武道水准而已,而傅铁衣十二岁就突破七品了,此时他的武功有多高?只有天知道。但毫无疑问傅铁衣的武功比无缺高出太多太多了,你如何赢他?

你这八品武道的水准,甚至在武道大考中都无法过关的。

武道考试没有任何投机取巧,对武道要求是非常死板而又苛刻的。

无缺也没有具体解释,在场几人也没有问。

“时间差不多了,出发去考场吧。”闻道子道。

几个人送无缺到门口。

闻道子忽然道:“这个,那个考场对老师来说不太吉利,我担心会影响你运势,就不送你去考场了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闻道子显得非常尴尬,他堂堂学城巨头,竟然说出这样迷信之话,可见心中对这场大考何等看重,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当年的闻道子何等自信?何等淡定?

但是经历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失败,他把天水书院都视为不祥之地,不敢去涉足,担心对无缺考试不利。

“那,那我是去,还是不去啊?”徐恩争忽然问道。

闻道子道:“你是帝国殿试榜眼,文曲星一样的人物,当然要去,为无缺增加运势。”

徐恩争道:“可是,可是……我在天水书院曾经做过肮脏之事,会不会影响无缺的大考风水啊?”

闻道子一愕道:“什么肮脏之事?”

徐恩争道:“我,我曾经和林一衡导师的妻子苟且过,通奸过一次!是她勾引我的,我……一下子把持不住,所以做出了这等丑事。”

顿时间,所有人惊呆了。

竟然还有这等隐私?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徐恩争完全是道德楷模一样的人物啊,之前在天水书院,完全是高洁无暇的代名词啊。

竟然还和一个有夫之妇有过奸情。

这个丑闻他本来烂在肚子一辈子的,但今天实在怕会影响无缺的大考风水,所以将这丑事说了出来。

“那你还是别去了。”闻道子道。

鸠摩冈道:“还是我来送吧,我这辈子杀人无数,任何魑魅魍魉,任何脏东西都近不了我的身。”

接下来,鸠摩冈,莫重,伏抱石,门杰夫等人出门,送着无缺出门了。

闻道子道:“无缺莫要有压力,一切随缘,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徐恩争道:“对,尽人事,听天命。”

临走之前,门杰夫忽然问道:“徐兄,味道如何?”

徐恩争道:“啥味道?”

门杰夫道:“林一衡的妻子。”

徐恩争道:“囫囵吞枣,不知肉味。”

几个导师送无缺去考场,闻道立刻冲进屋子里面,打开箱子,拿出了几十尊佛像,神像。

不管是哪个教派,不管是哪个位面。”

几个导师送无缺去考场,闻道子传说中的神仙,全部都买齐了。

然后摆在桌子上。

接着,点燃了几十柱香。

顿时间,整个客厅烟雾缭绕,都看不到人影了。

闻道子和徐恩争跪下来,无比矜城道:“佛祖,道祖,学宫上祖,不管是哪一路神仙,请你们务必保佑我徒无缺,考试顺利。”

徐恩争道:“天上地下,鬼神听我言,请您保佑我徒无缺在大考中,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两个宗师级人物,此时如同乡下老农一般迷信愚昧。

忽然,徐恩争发现诸多神像中竟然还有西方教廷的圣母,顿时惊道:“怎么连西方教廷的神也请来了啊,会坏事的啊,你这是要东西两方神仙大战吗?”

闻道子小心道:“我是这样想的,炼金术很大部分是从西方教廷传来的。如果不请西方教廷的神仙,万一在炼金科考试出了茬子怎么办?”

徐恩争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嗯,有道理,还是山长考虑得周全。”

……………………

此时天还没有亮,通往考场的道路上,密密麻麻都是考生,手中提着灯笼,星星点点。

这次大考,南方三个行省十几个书院的考生,总共八九千人,都在瀛州考场。

这是命运大考。

基本上三十取一,一旦考过了,就意味着鲤鱼跳龙门。

多少寒门子弟,就是通过学城大考,成为了各国栋梁之材,成为了统治阶层的一员。

而无缺就在这群考生之中。

除了帅一些,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对了,你们可知道,这次大考最特殊的考生是谁吗?”其中一名考生道。

“当然是傅铁衣了,天之骄子,注定第一。”

“傅铁衣当然是如同天上星辰,光芒万丈。但若论特殊,还有另外一人。”

“谁?!”

“申公敖第三子,申无缺。”

“申无缺?那条卑微的舔狗,他竟然也来参加大考了?当年他在天水书院,每一门都倒数第一的啊,还嫌不够丢人吗?”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傅采薇今年刚刚嫁人,嫁给芈少君。”

“申无缺这条舔狗,舔了好几年,连傅采薇的手指头都没有碰过。而芈少君却轻而易举可以玩弄傅采薇身上的每一处地方,所以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

无缺听到这些话,非但不恼怒,反而笑意吟吟。

旁人看他如此俊美无暇,却又没有见过,不由得问道:“兄台眼生啊,敢问高姓大名啊?”

无缺斯文行礼道:“诸位学长,再下申无缺。”

众人顿时一愕。

其中一名考生道:“你,你就是那个……”

“对,我就是那条舔狗。”无缺笑道。

顿时,众人一愕,显得尴尬无比。

此时,耳边传来了一道严肃的声音。

“考生肃静,排队依次进入考场。”

几千名考生,排成了几排,被考卒搜身后进入考场。

如果在中国古代的话,考场搜身会非常严格。但是在这个世界却不需如此,因为考场入口处有专门的三眼术师,任何夹带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所以搜身就只是一种仪式而已了。

很快就轮到无缺了。

“解开头发。”考卒望着无缺面无表情道。

无缺解开了头发,取下白玉发簪,让考卒进行检查。

“解开衣衫。”

无缺一愕,因为有三眼术师的原因,所以搜身根本不必这么认真的,周围众多考生虽然有人被脱衣搜身,但也是极少数,为何检查到他头上。

但犹豫片刻,无缺还是照办了,脱掉了外袍。

“里面内衣的也脱掉。”考卒寒声道。

无缺眼睛一眯,这……是故意难为我吗?是受到了谁的授意?

这是故意要让无缺出丑了。

“你这是在为难我吗?你受谁指使?”无缺缓缓道。

考卒冷喝道:“你算什么?我要难为你?这是考场纪律,你脱不脱?若是不脱,便有舞弊夹带嫌疑,我可以将你逐出考场。”

无缺反而一笑道:“你叫什么?”

考卒冷笑道:“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打击报复我吗?”

无缺缓缓道:“我父亲是申公敖,你若再多说一个字,我……杀你全家!”

无缺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但那个考卒面孔一颤,想要发狠。

但……终究不敢。

“滚进去吧。”考卒挥了挥手,他受人指使稍稍为难无缺,但又不敢硬扛,最后用了一个滚子,显得自己不是特别窝囊。

无缺笑道:“稍等,我有东西忘记拿了。”

说罢他退出队伍,招了招手。

顿时申公家族武士高手的影子上前,躬身道:“三公子。”

“这个发簪你帮我保管。”无缺道:“刚才为难我的那个考卒,记住他的脸,查他的身份。如果家中有恶迹,就想办法杀他全家。”

影子微微一愕,道:“是!”

然后,无缺再又回去排队,进入考场,经过那个考卒的时候,还朝他一笑,非常温和亲切。

………………

注:第二更送上,兄弟们还有月票,还有推荐票吗?

感谢狂风明月看书,赫营长,灿若星河等等兄弟的几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