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彻底征服!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胡乱来的。”

“正确答案都只有18行,哪来的20行,直接判错就是了。”其他阅卷官不耐烦道。

而这名阅卷官嘶声道:“更夸张的是,他还给出了三种解法。”

顿时所有阅卷官都觉得要疯。

简直就是开玩笑啊,你的罗梦术排出20行,本身就已经很夸张了,竟然还给出了三种解法。

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就连元鹄也觉得荒谬,这18行是黑暗学宫的天才用了十几年时间才解答出来的。

你直接弄出一个二十行?而且还是三种,那肯定是错,甚至精神错乱。

这名阅卷官道:“可是,我看了好几遍,他好像是对的。”

“怎么可能?”

“荒谬啊。”

三名考官,还有其他阅卷官,纷纷涌上前去。

几十个人盯着这份考卷的最后一道题。

足足好一会儿。

另外一名阅卷官颤抖道:“好像,他真的是对的。”

“更离谱的是,他竟然给出了三种解法,还全部都是对的。”

“太夸张了,算术界要彻底疯了。”

全场所有阅卷官朝着元鹄大人望去。

“这,这怎么办啊?他好像是对的啊,但是又和标准答案不一样啊。”

是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经义科的最后一道题,还算是唯心的,标准答案只是一个参考。

但这是算术科啊,标准答案是死的啊。

但是,好像真的出了一个比标准答案更牛逼的答案。

元鹄大人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真的有点怀疑人生。

他虽然不精通算科,但是也知道这罗梦术有多么难,更知道黑暗学宫的那些天才有多么牛逼。

但是现在猛地出现这么一个妖孽天才,将罗梦术一下子拔高得这么多?直接把黑暗学宫天才的极限解答也拍地上了。

太突然了啊。

完全没有没有准备啊。

本以为傅铁衣依旧是顶天的了,结果出来这么一个人。

这惊喜也太过了,差点变成惊吓了。

这么牛逼的人,你好歹给个预告,让大家有个缓冲啊。

元鹄大人闭上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

现在该怎么办啊?

总不能把后面这份考卷定为101分吧?这就太儿戏了。

足足好一会儿,元鹄大人道:“有任何后果,我一个人扛。”

接着,他指着傅铁衣的那份考卷道:“尽管他排出了18行,和标准答案一模一样。但我们学城就是要实事求是,勇攀高峰。既然有新的极限答案出来了,那就以新答案为标准。”

申无缺的考卷,再一次干翻了标准答案,成为了新标准。

“所以这份排列18行的考卷扣一分!”

傅铁衣原本满分的卷子,再一次被无情地扣分了。

然后,他指着排出20行的这份考卷道:“这份考卷,满分!”

………………

两个时辰后!

元鹄大人,李文长大人,杜文龙大人,又呆在小密室里面。

拆两个人的算术考卷。

九十九份的这考卷,拆开糊名之后,傅铁衣。

一百分的考卷,拆掉糊名之后,申无缺。

三个考官表现得无比惊讶,无比震撼,但是又仿佛不太意外。

这种感觉很复杂。

就是我隐隐猜到了,但还是无比震惊,甚至还有点怀疑人生。

“这些年,申无缺经历了什么啊?”

“我倒是知道,他其实很聪明,就是那些年做了舔狗,脑子不正常了。”

“他是被傅采薇忽悠了,该学的学科,一门都不学。跑去学天文,去地理,去学上古历史了。但这些学科,一门都不考试。”

“他跟申公敖闹翻,抛下新婚妻子离家出走,也是傅采薇暗中推动的,竟然用几年时光为傅采薇寻找某件宝物,成为了申公家族之耻,天下第一舔狗。”

“没有想到,这次回来,上演王者归来?我倒是很好奇,等真正放大榜的那一天,傅采薇若是知道了,会是何等反应?”

元鹄大人听到两个考官的八卦已经不可逆转地转向女人了,再聊下去,可能要聊芈少君和傅采薇的床事了。

“好了,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元鹄大人道:“但我现在真的非常好奇,这个申无缺的策论写成什么模样了。”

李文长道:“傅铁衣整整等了六年,结果竟然把第一名给等丢了,阴沟里翻船了。”

………………

算术科考卷阅卷完毕,本来应该休息几个时辰的。

但是……元鹄大人索性下令不休息了,谁累了谁去休息。

而且这一次,他和两名副考官也一起阅卷。

策论科考卷。

这次他不愿意等别的考官递上来,他要第一时间看到傅铁衣和申无缺的策论。

因为他实在是太,太好奇了。

按说傅铁衣的策论,肯定是无敌的。

因为那很可能是芈道元亲自操刀的。

芈道元之水平何等之高?对天空书城高层动向的把握何等精准?

当然,作为天空书城候补长老的元鹄大人,造诣也是非凡。

这些策论,他只扫一眼,就知道水平如何。

所以他的阅卷也是极快的,甚至是残忍的。

近一千字的策论,他只需看三分钟就够。

有的甚至一分钟就够。

“啪啪啪啪啪……”他飞快地阅读策论,一边飞快地扔在地上。

扔在地上的考卷,就直接罢黜了。

学城大考,策论最重要,这一科不过关,直接就没有指望了。

真是惨烈啊!

全场几十名阅卷官,纷纷往地上扔考卷。

这次的策论题太难了,几乎百分之八十的考生,第一步破题就错了。

全部都往孝行上写,动不动就是以孝治天下。

这种文章早就烂大街了。

所以十份考卷,有八九份直接扔在了地上。

能够留在桌面上的,十之一二。

元鹄大人不断地将考卷扔在地上。

忽然……

他拆开了一份考卷,看上面的策论。

“论新王道主义!”

看到这个题目,他整个人精神一震。

精准,太精准了。

整个人的心神都安静了下来,充满了无比的期待,开始阅读。

他阅读得非常慢。

整篇策论一千字左右,他整整用了一刻钟才读完。

接着又反复读了一遍。

毫无疑问,这是傅铁衣的考卷。

这篇策论就是芈道元亲自操刀的。

大气磅礴,旁征博引,如同泰山之气,扑面而来。

而且对天空书城的新方向,掌握得极度精准。

明明是大刀阔斧,刀劈剑砍,远观壮阔豪迈。近看却却如同小刀雕琢,细致若微,精准无差。

元鹄深深吸一口气。

这是一篇完全挑不出错误的完美策论,水平之高,碾压所有人了。

申无缺已经赢了前面两科。

这门策论他想要赢,不可能了。

申无缺终究没有创造奇迹,没有翻盘啊。

因为策论一扣分,那就不是一分两分的事情了,他总分还是会输给傅铁衣的。

而且看完了傅铁衣的策论后,他也有些疲倦了。

不想看了,元鹄大人要去休息了。

但不知道为何他内心有些失望,因为没有奇迹诞生,他真心有些失望。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旁边的考官杜文龙无声无息,浑身颤抖,递过来一份考卷道:“元鹄大人,您看看这份考卷。”

元鹄道:“很出色?”

杜文龙点头道:“不仅仅是出色,关键是情绪。”

元鹄本能地接过来,看到这篇策论的标题,竟然也叫新王道主义。

破题,也极其精准。

很了不起啊,对天空书城高层动向的判断也对了,这算是和芈道元心有灵犀吗?

但是元鹄觉得,就算此人再出色,也不可能超过傅铁衣的那篇了。

毕竟水平再高,能高得过天水书院的山长芈道元?

而且元鹄长老的精力,已经在傅铁衣的那篇文章上耗尽了,所以有些兴致乏乏。

但是……

接过这篇策论,只看了几行字。

瞬间,精神振奋。

浑身燥热,头发竖起。

没错,就是情绪!

这篇策论的第一部分,是对黑暗学宫的批判。

充满了无尽的愤怒,无尽的仇恨。

而且,这种批判深刻到了灵魂深处。

那股仇恨之火,直冲天际。

有些文字,真的是充满力量的。就如同国际歌,仅仅几句,就能让人头皮发麻,血脉热起。

而这些仇恨和批判,是来自于穆元哀一辈子的愤怒。

他全族都死于黑暗学宫的陷害和牵连。

这种愤怒,滔天之焰。

对于黑暗学宫的邪恶,一代文宗穆元哀用一辈子去思考,去批判。

直接从根子上,将黑暗学宫批倒,批臭。说它是文明之恶瘤,世间之腐臭。

反世界,反人……类,反人性,反天地伦常。

………………

策论的第二部分。

论证有些强大的力量,强大的阵法,强大的理论,根本就和黑暗学宫无关,是天空书城的上古圣贤发明创造的,黑暗学宫只是拾先人之慧,霸为己有而已。

这第二部分,信息量太大了。

而且,看上去完全铁证如山。

每一句都有典故,每一句都有历史出处。

字字如金。

每一句话,都可以放在天空书城大殿,作为煌煌之言。

完全不敢相信,这个考生是查阅了多少资料啊,多少上古典籍啊,才在烟波浩渺的书籍中,找到了这些强大力量属于天空书城,而不属于黑暗学宫的证据。

很多东西,就连元鹄大人都不知道。

但是看完之后,元鹄大人内心直接就判断,这篇文章说的应该是真的,太有说服力了。

这才是旁征博引,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力量,每一段话都有上古典籍支撑。

没有一句话是自我发挥,没有一句话是臆想猜测。

这一点太重要了,论证这些强大了力量属于天空书城,而不属于黑暗学宫,本就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而这篇策论,竟然给出了最最权威的论证。

这部分的每一个字,真的仿佛是用金子雕刻出来的一般。

每一个论据,都价值万金。

………………

而策论最后的部分,要对这种理论盖棺定论,要进行哲学上的升华。

恪物致知,知行合一!

看到这八个字。

元鹄大人整个人都麻了。

浑身毛骨悚然。

全身的血液都要加速流动。

找到了,找到了!

这就是天空书城要的文章。

这部分,只有区区二百多字。但确实王阳明先生一生之精华。

瞬间……

把元鹄大人征服了。

击倒了。

再也起不来了。

………………………………

注:第二更送上,有月票的恩公,莫要馋我了吧,投给我好不好?

恳求您的支持,拜谢诸位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