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破纪录了!绞杀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再回头看傅铁衣的那篇策论。

感觉就不对了。

尽管大气磅礴,但太公式化了。

芈道元的水准当然极高,对尺度把握丝毫无差。

但……仿佛缺乏灵魂。

这也是正常的,徐恩争的水平也极高,写出来的文章毫无破绽,华丽四射。

但是……也缺乏灵魂。

元鹄大人回头再看手中的这篇策论。

第二遍,第三遍看。

依旧头皮发麻,浑身发热。

这篇策论,真的是剑气冲天。

不论是从情感,还是论据,再到最后的哲学升华。

全部都超过了傅铁衣的策论太多了。

相较而言,傅铁衣的这篇策论真的显得黯淡无光。

一篇文章重要的不是辞藻之华丽,而是要有灵魂!

不过,看这篇策论情绪过于激荡,透支了很多精力,元鹄大人真的疲倦了,支撑不住。

他将傅铁衣的策论考卷放在旁边桌子上,将手中的这篇论新王道主义放在主考官的桌子上。

“这份策论满分,第一名!”

“其他策论,不管再优秀,我也不看了。”

“其他策论就算再好,扣分一定要超过三分,否则就显示不出这份策论的特殊性,独一无二性。”

“可惜啊,满分只有一百分,否则我真想给他打一百二十分啊。”

“我去睡了,你们继续。”

然后,元鹄大人就回到房间睡觉。

………………

镇海城。

二公子申无玉苍白无色,面无金纸,躺在床上气喘吁吁,胸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血流如注,染红了整张床。

几个大夫正在为他治疗伤口。

申公敖面色如铁,目光充满了杀气。

“我儿伤势究竟如何?”申公敖怒道。

为首的大夫道:“二公子性命应该是无碍了,但伤势很重,大概要休养很久,至少几个月不能下床。”

申公敖厉声道:“派人搜捕全城,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抓到刺客。”

“是!”

顿时,几个黑衣人飞快散去。

片刻之后,镇海城门关闭。

几千名武士如狼似虎一般,冲入了各个客栈,各个帮派的秘密据点。

几个时辰前,申无玉又遭到刺杀了。

四天之前,申无玉返回镇海城的路上,就遭到了刺杀。

幸亏他武功高强,才逃过一劫,但就算如此,他身边也死伤几十人,自己也身受重伤。

回到镇海城后,本觉得已经没事了。

却没有想到,在城内遭到了刺杀。

而这一次的刺客,武功更加高强,如同鬼影闪电一般,而且直接派出了十几名一流高手。

二公子申无玉,连杀数名刺客,但自己也身受重伤,有性命之危。

不知道是谁?竟然如此大的手笔。

“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将这个幕后指使者揪出来。”申公敖一字一句道。

为申无玉处理好伤口之后,三个大夫退了出去。

申公敖道:“外界如果问起二公子的伤势,知道怎么说吗?”

为首的大夫道:“就说伤势无碍。”

大夫离去之后,房间内就剩下父子二人。

申公敖道:“老二,你觉得是谁?”

申无玉道:“不做预判,否则会带歪我们的方向。先不管是谁刺杀我们,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九十九步,就差最后一步了,就差钱粮武器了。”

申公敖道:“好,一百万银子,几千人的铠甲武器,给!砸锅卖铁也给。”

申无玉道:“如果成功的话,我们申公氏能多出一半领地,多几十万人口,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申公敖面孔一阵抽搐。

为了一百万两银子,他付出了惊人的代价,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申公家族每年的收入很多,但花得更多,甚至每年都有赤字。

这一下子想要拿出一百万两,真心拿不出来,所以这次来钱的路子很危险。

摩罗族,大离王国一个强横的部族,效忠于前大占王国。

如今大占王国被灭,大离王国取而代之,所以摩罗族对大离王国依旧敌视。

申无玉谋划了许多年,制造了多次摩罗族内战,派去了几十名卧底。

什么反间计,美男计,用了一个遍,就是为了实质性占领整个摩罗族,让其效忠申公家族。

那可是整整七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三十几万人口,而且能征善战。

“儿子已经在摩罗族经营了五年,花费粮食和银子无数,眼看就要成功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申无玉被刺杀,几乎丧命。

很显然有一双可怕的大手,正要阻止这一切发生,在最紧要关头,不计一切代价要阻止申无玉的计划。

而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激烈的马蹄声。

是谁?敢在侯爵府内奔马?

片刻后,外面响起了急促的声音。

“主君,紧急军报,紧急军报!”

申公敖嘶声道:“进来。”

片刻后,一名武士进来,跪下道:“主君,前线发生瘟疫,我们的军队,帝国的军队大批病倒了。大离国的部落联军正大举北上,要夺回他们的失地。”

所谓的前线,就是以红土城防线。

这次申公敖南征,不但击败了大离帝国的蛮族联军,而且夺了大离国一万两千平方公里的土地。

按照规则,其中四分之一,也就是三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要成为申公家族的新领地。

所以这段时间,朝廷的官员一直在丈量红土城周围的土地。

但是朝廷内外,有很多人已经不愿意申公敖的势力再扩张了,所以丈量工作一拖再拖。

如今……

发生了如此巨大变故。

军中竟然发生瘟疫,大离帝国的蛮族联军,趁机北上,要夺回失去的土地。

那名武士道:“主君,该怎么办?大公子让我来问您的命令?是战,是守,还是撤?”

申公敖面孔一阵阵抽搐。

一旦撤军,好不容易打下来的领地,全部都要吐回去。

但如果不撤军的话,申公家族的私军可能面临巨大的风险。

一旦这支军队折损了,那申公家族的家底就全赔进去了。

没有军队,申公家族就什么都没有了。

申公敖闭上眼睛深思良久,道:“我立刻赶往前线。”

“不!”申无玉猛地坐起来,胸前伤口迸裂,鲜血涌出。

“父亲,您千万不能离开镇海城。”申无玉道:“这是对我们家族的一次绞杀,敌人不在外,而在帝国之内。”

申公敖立刻冷静了下来。

申无玉道:“他们利用三弟的义薄云天,从我们讹走了三十艘大型战舰。”

“接连,他们刺杀我两次,就是要彻底断送我在摩罗族的布局。”

“大哥那边率领家族的军队,遭遇了瘟疫。这是三面绞杀我们,一起对我们三兄弟下手。”

“这里面有实招,也有虚招,虚虚实实,险恶无比。”

申公敖道:“我一旦离开了镇海城,那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至少现在为止我们们家族的核心依旧是镇海城。”

申无玉道:“父亲英明,您一旦离开,那敌人就会对镇海城下手了。”

申公敖道:“甚至敌人的目标,本就是镇海城。一旦我离开,并且失去了三十艘战舰,接下来可能要面临的就是海盗玉罗刹大军,攻打镇海城了。”

申无玉道:“如果镇海城丢了,届时芈氏出兵夺回镇海城,该这座城市该归谁?这座城市,我们本就是向芈氏借的。”

申无玉说得没有错,这是一次对申公家族的联合绞杀。

从三个方向绞杀。

如果他申公敖离开镇海城,那就是四面埋伏了。

申无玉道:“父亲,军中之事,大哥的才华不亚于您。您全权交给他,我坚信他一定能够保住家族的军队,任何人去了也未必比他做的更好。”

“而摩罗族那边的布局,我们已经付出了天文数字的代价了,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不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我去主持大局。”

申公敖道:“你受伤如此之重,怎么走?”

申无玉道:“又不需要我上阵杀敌?您把五叔借给我用一段时间,我今天晚上就秘密出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母亲也不能。就让所有人都觉得,我留在镇海城养伤了。”

申公敖目光心痛无比,儿子受伤如此重,他如何忍心啊?

申无玉大声道:“父亲,为家族搏命而已,哪里有妇人之仁?”

说罢,他接连一阵咳嗽,直接咳出血来。

“摩罗族那边,我们布局了那么多年,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一旦落入敌人手中,我们领地的南边就再无安宁了。”申无玉道:“儿子命硬,大概是死不了的。”

申公敖缓缓道:“好,我把五叔给你。”

申无玉道:“等学城大考开榜之后,我们就要交割这三十艘战舰,那是镇海城最最危险的时刻,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只要您留在镇海城,就无人敢来,您的霸道之名,无人不惧。”

申公敖闭上眼睛思考了整整一刻钟。

然后,他睁眼,朝着那个报信的武士道:“小七,你去告诉你大哥,家族军队全权交给他。是撤是守,是打是和,全凭他一人决定。我这边立刻派出最好的大夫,送去大量的医药。”

这个小七,也是申公家族之人,申公敖的养子之一。

那名武士道:“是,主君。”

然后,他丝毫没有停留,立刻离开侯爵府,朝着前线军营飞奔而去。

夜晚时分!

伤势惊人的申无玉,在申公五的保护下,秘密离开镇海城,前往南方接壤的摩罗族。

申公敖双眸发热,望着申无玉消失的夜幕,目光望向了北边瀛州方向。

“无缺我儿,你的两个哥哥都在为家族争命,你千万要懂事,要懂事啊!”

申无玉觉得走得足够远了,父亲应该看不到了。

“呕……”他又猛地一口鲜血吐出。

……………………

瀛州城考场内。

三个考官,望着眼前的名单。

三科阅卷完毕了,大名单就在眼前。

名单上总共就只有六百人。

总共八千人考试,仅三门主科大考直接淘汰掉了七千四百人。

元鹄盯着前三名的分数。

尽管早有预料,但还是一阵阵发麻。

第一名申无缺,三百分。

可怕的满分,破了几十年来学城大考的记录了。

第二名傅铁衣,二百九十三分。

第三名宁立人,二百六十九分。

………………

注:第一更送上,本月最后一天,月票莫要浪费哦,投给我好吗?

拜求大家的支持了,给大家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