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我以我血荐公理!争第一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面对这个成绩,所有人首先感到的是震撼!

无以伦比的震撼。

因为在场绝大部分人事先都不知道申无缺的成绩。

唯有元鹄大人,杜文龙大人,李文长大人三人知晓。

如今这成绩公开之后。

所有人恍若隔世一般的不真实感。

甚至不是震撼,而是觉得荒谬,离奇。

八年之前的申无缺是什么样子的?

不学无术,手无缚鸡之力,哪怕是天水书院的考试,各科都是倒数第一。

第一败家子,第一舔狗等等,都是申无缺洗不去的标签。

这是一个连纨绔子弟都不如的东西啊。

傅铁衣是谁?

帝国的明日骄阳。

傅采薇走天空书城的超脱路线,傅铁衣就会走帝国权势路线。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以后一定会登上帝国权势的巅峰,入阁拜相。

这是南方第一天才啊。

他和申无缺,完全是云泥之别。

云雀和鹰隼之别。

申无缺连半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傅铁衣的啊。

但是现在,两个人的分数一模一样。

而且最恐怖的是,申无缺三门主科,全部满分。

这个成绩简直让人惊悚。

………………

但是,震惊之后有一个天大的难题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而是应该让谁做第一?

学城大考,不管是文举还是武举,都没有并列第一的。

一定要分出第一和第二的。

元鹄大人道:“说说看吧,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顿时间,全场陷入了沉默。

忽然,有一个人举手道:“傅铁衣第一。”

紧接着,场内很多人仿佛收到信号一般,纷纷举手。

“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申无缺第一!”

从全场声浪来看,傅铁衣是压倒性优势。

没有办法,这里是天空书城的地盘,保守派的力量大得惊人。

而且谁都知道,申无缺和傅铁衣谁做第一,不仅仅关乎这两人的命运。

还关系到三十艘大型战舰。

还有闻道子等改革派先锋的死活。

如此巨大的利益,哪怕是候补长老元鹄也压不下去的。

帝国水师,芈氏,天空书城保守派,都是利益相关者。

谁敢违逆这股强大的利益集团?

全场三个考官,几十个阅卷官,几十个各副科考官,总共九十五人。在稍作思考之后,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几乎百分之八十,全部高呼傅铁衣第一。

元鹄大人很显然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形,但他还是眉头紧皱。

刚才因为申无缺武道科的分数,元鹄大人已经拔过一次天空书城的尚方宝剑了。

这一次,不能再拔了,也拔不动了。

他一个候补长老,也不可能对抗这三个利益集团。

元鹄大人寒声道:“傅铁衣第一?说说理由?”

然后,他目光扫视全场,如电一般锋利。

你们群起高呼傅铁衣第一,但现在我让你们单独站出来,面对我天空书城候补长老的压力,看你们敢不敢?

果然,全场没有人站出,独自面对元鹄大人。

但是片刻之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帝国南方三省监察御史,杜文龙大人,也就是这次学城大考的第一副主考。

他一改之前对元鹄大人的温顺服从,面孔刚毅冰冷。

冷冰冰地拱手之后,杜文龙道:“其实,分数并列第一的情形,历史上是有过的。就是二百二十八年前,大夏帝国北方四省的文举大考,同样是两个考生并列第一,分数都是四百一十六分。”

在场部分人一愕,有这回事?

杜文龙继续道:“诸位同仁,那一次是如何判定第一的?”

其中一名阅卷官道:“当时是根据年龄判定,年龄小的李成旭,定为第一名,年龄大的张伯庸定为第二名。”

杜文龙道:“许大人好记性!没错,当时就是由年龄作为定夺的,众所周知,傅铁衣比申无缺年纪小,所以他应该定为第一名。”

这话一出,在场大部分阅卷官,大部分考官纷纷大声赞同。

“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古来有惯例可依照。”

但是,忽然一名阅卷官大声道:“大谬,大谬!”

这名阅卷官名叫高七,是赢州教授,七品小官。

如今所有的教育权力被学城掌握,郡教授完全是有职无权。虽然是七品,但和县令比起来,他这个郡教授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任职这些年,他浑浑噩噩,流连青楼,过得醉生梦死。

高七和无缺非常有缘分,无缺的算术科考卷是他批阅的,无缺的策论科考卷也是他批阅的,在阅卷过程中鬼叫鬼叫的那个人就是此君。

他完全无法忘记当时的感觉,仿佛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毛骨悚然,浑身颤抖。

从那之后,他有了一种使命感。

一定要用尽所有的力量,保护这个天才。

为天空书城,为东方世界,为良知。

杜文龙寒声道:“是谁说话?站出来!”

尽管高七地位不高,但是依旧勇敢地站出列,大声呵斥道:“杜文龙大人,在下赢州郡教授高七,你所言荒谬无比。”

而杜文龙是南方三省监察御史,帝国中枢派下来的官员,权力极大,在他面前高七真的是芝麻粒小官了。

此时被呵斥,杜文龙顿时面色一冷,道:“倒是要请教高教授。”

高七冷道:“杜文龙大人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不提啊,学城大考并列第一的情形,可不止一次。八十八年前,在江东行省就出现过。同样是两个人总分并列第一,都是四百一十九分。结果是以三门主科的分数判定高低的。”

“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学城大考分主科和副科。”

“经义,算科,策论,三科为主科。在总分一致的情形下,当然是三门主科分数为重。”

“申无缺三门主科的分数是三百,傅铁衣是二百九十五,所以当然是申无缺第一,傅铁衣第二,这还有什么争议吗?”

“这一次学城大考,申无缺是第一。”

“谁敢违抗这个结果,谁就是居心叵测,谁就违背了良心,违背了公平公正,违背了天空书城的意志。”

“我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们把傅铁衣定为第一,那我就直接去天空书城长老会告状,我就去帝国中枢告状。我不信天下就没有公理了。”

“我高七在赢州只是一个空架子的七品官,无权无势,小人物一个。”

“但是我豁出去了。”

“虽千万人,吾往矣。”

然后,他再往前一步,盯着前面几十个人。

铁骨铮铮!

顿时间,杜文龙一声冷笑。

“高七大人,你说算就算吗?”

高七道:“我说了不算,但是公理说了算。”

杜文龙道:“你觉得你的话,就是公理了?”

高七道:“当然,学城大考当然以三门主科成绩为主,这就是公理。”

杜文龙道:“五月十九日,是太皇太后九十五岁的忌日,作为帝国官员,在这段时间前后七日之内,都应该恪守礼节,不宜大肆娱乐。而你在做什么,你在狎妓!”

这话一出,高七脸色剧变。

没有想到,杜文龙连这都知道,他这个南方三省的监察御史,还真是有一本小册子,记录了所有官员的错处啊。

杜文龙冷冷道:“对着天空书城的神灵发誓,五月十九日,你有没有狎妓?”

高七浑身颤抖,道:“有!”

杜文龙寒声道:“首先作为帝国官员,公然狎妓已经是触犯律法。其次在太皇太后九十五岁的忌日范围之内,你狎妓更加是罪加一等。”

这一个个道德大棒砸下来,直接让人无法抬起头来。

但是,帝国官员哪一个不狎妓?

你杜文龙不狎妓吗?

至于太皇太后九十五岁忌日?

那先帝的忌日呢?

帝国历代皇帝的忌日呢?

是不是一年到头都不能娱乐了?

可是,这些话有不能明说。

高七颤抖道:“就算我狎妓,就算我道德败坏。但公理就是公理,这和申无缺第一名又有何关系?”

杜文龙冷笑道:“一个道德败坏之人,有何资格谈公理?道德败坏之人,嘴里说出的都是污浊之言,哪有什么公理?你一有罪之人,有何资格定神圣大考第一名?”

高七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顿时,他猛地一声厉吼。

“我以我血荐公理!”

“我以我魂荡污浊!”

“我以我死证清白!”

然后,他猛地一头朝着大殿的柱子上撞去。

………………………………

注:第二更送上,想不出求月票之语了,只能深深叩首。

拜求恩公赐予月票,拜求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