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疯狂红榜!暴风骤雨!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砰……”

一声巨响!

高七的脑袋狠狠撞在了柱子上,顿时鲜血四溅。

但是……他没有死。

他本来是必死的,因为撞头的气势太猛烈了,几乎要直接脑袋迸裂。

在最后关头,元鹄大人飞快地拉了他一把,将他从鬼门关扯了回来。

但就算如此,他也满脸鲜血,显得尤为刺眼。

全场寂静。

元鹄大人将高七教授搀扶在墙边坐下来。

然后,他扫视全场缓缓道:“我在考场上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为良心,为天空书城,为东方文明。”

“我能看得出来,所有考生都听得热血沸腾。”

“但是现在……”

“我相信诸君也都有过热血沸腾的年代,但是现在……”

“一个帝国,一个文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滑坡,走向灭亡的?”元鹄大人缓缓问道:“诸君能否告诉我?”

全场静寂。

元鹄大人厉声道:“我来告诉诸位,一个帝国,一个文明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向腐朽和滑坡的?就是当内心的公义,抵不过三两利益的时候。”

“对,就是三两利益。”

“芈道元没有收买你们,傅剑之也没有收买你们,傅采薇也没有收买你们,没有人收买你们。”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傅铁衣必胜无疑,谁也没有想到申无缺横空出世,他们不必收买考官。”

“但这才是可悲的地方,人家还没有收买,有人就将自己的良心和公义给卖了。”

“当心中的良知和公义,还抵不过三两利益的时候,这个文明就要走向末路了。”

接着,元鹄大人举起自己手中的尚方宝剑。

“这是天空书城给我尚方宝剑,让我一旦遇到大考舞弊,对于学城相关人员可以先斩后奏。对于帝国的官员,也可以先关押起来,再禀报帝国中枢。”

“但是现在这把尚方宝剑,我拔不出来了,因为它不锋利了,他斩杀不了人了。”

“什么是尚方宝剑?它何以锋利?它需要万民敬仰,需要公平正义为利刃,才能斩断囫囵。”

“那它现在锋利吗?”

“它不锋利了。”

全场依旧静寂,九十几人大部分低下头。

元鹄大人沙哑道:“那么我在最后一问一遍,这次学城大考,该以何标准定第一?是考生的年龄?还是三门主科的成绩?”

“是傅铁衣第一?还是申无缺第一?”

问完之后,元鹄大人目光灼灼,盯着全场每一个人。

全场所有人低头不语。

南方三省监察御史杜文龙缓缓举手道:“傅铁衣不仅年龄更小,而且在最后一科武道考试,他其实远超申无缺,因为他只花了不到三分之一刻钟,就轻而易举灭掉了四个傀儡武士。所以傅铁衣第一。”

接着,他目光望向另外一个副考官,帝国礼部同文寺卿李文长道:“李大人,你觉得呢?”

李文长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道:“我也觉得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傅铁衣第一。”

最后,全场九十几人依旧超过大多数人,全部举手表示傅铁衣第一。

良知太贵了。

没错,不管是傅剑之,芈道元还是傅采薇,亦或者保守派都没有人收买过这些人。

但是,如果他们不选傅铁衣第一,那就彻底得罪了这几方势力。

面对这权势滔天的势力集团?谁敢得罪?

两个副主考,加上全场八成以上考官,全部选傅铁衣。

瞬间,作为主考的元鹄大人直接被孤立了。

甚至,大部分都冷眼看他。尤其杜文龙和李文长,闭目养神。因为最终红榜,是需要三名考官一起签字盖印的。

之前还支持申无缺的人,看到这幅架势,反而不敢表态了。

元鹄大人浑身颤抖,闭上了眼睛。

彻底的无助。

但是好一会儿后!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温和起来,仿佛之前冷肃发怒的人不是他一般,变得笑意融融。

“诸君,有分歧非常正常嘛,那就先搁置吧,我汇报天空书城,让上面定夺可好?”

接着,元鹄大人厉声道:“所有学城士兵,封锁考场,不许任何人进出。一旦有人想要离开考场,格杀勿论!”

顿时,几名学城将领高呼:“是!”

两三千名士兵,顿时将整个考场,包围得水泄不通。

任何人等,不得离开半步!

所有考官脸色剧变,元鹄大人这是疯了?冒天下之大不韪,要将所有人软禁?

元鹄大人笑道:“诸位同仁莫急,明日放榜,便可自由离去了。”

“把高七大人抬到我房间去。”

然后,元鹄大人离开,返回自己的房间。

………………………………………………

大夫为高七治疗伤口。

高七依旧义愤填膺,颤抖道:“耻辱,今日发生的一切是莫大的耻辱。全场无君子,尽是无耻小人。元鹄大人,天空书城的裁定什么时候会下来?”

元鹄大人道:“不能等天空书城的裁定,谁都知道天空书城现在保守派当道,怎么可能让申无缺赢?所以这件事情,要我们自己搞定。”

高七颤抖道:“我们?”

元鹄大人道:“对,我们!”

高七道:“就我们两人?”

元鹄大人道:“对,就我们两人。”

高七不顾头上的伤势,猛地坐起道:“好,我这条命卖给您了。”

元鹄大人道:“如今八九成的考官,阅卷官,尤其是两个副考官都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在这个考场之内,我们处于绝对的弱势。”

“芈道元会用最快时间去天空书城,让高层直接裁定,这会非常不利。为了拖延时间,芈道元等人会不惜发动考生,发动天水书院的学子来包围考场,甚至冲击考场,反而将我们软禁!”

要知道,瀛州是芈氏和傅剑之的地盘。

一旦他们发动力量,就会有成千上万人来冲击考场。

届时,元鹄大人就算想要一人独断也不可能了,明日也无法正常放榜。

然后,芈道元带着天空书城的旨意下来,届时局面无法逆转。

申无缺就输定了。

在天空书城高层的力量上,元鹄大人是绝对不如芈道元的保守派的。

元鹄大人道:“在考场之内,我们势单力薄,敌不过几十名考官。而在考场之外,芈道元一系很可能组织学子冲击考场,包围我们。我们内外夹击,唯一的办法就是化被动为主动,给对方致命一击!”

接着,元鹄大人问道:“高七,你外面有朋友吗?”

高七道:“我这个人放荡形骸,无权无势,别的没有,朋友不计其数。酒楼里面的说书先生,落魄的学子,衙门不得志的小官,很多很多。尤其青楼第一才子,无数学子的偶像,天水行省第一诗词天才,他是我知己密友,我们在是同嫖中人。”

元鹄大人望着高七,道:“让做一件大事,你敢做吗?天大的事情,甚至有可能被杀头。但一旦做成了,我们两人就能扭转乾坤,把申无缺推到第一。”

高七道:“什么事?”

元鹄大人在高七耳边细细说道。

顿时,高七脸色剧变。

这,这真是天大的事情啊,真的可能会杀头的。

但,这确实能化被动为主动,直接扭转乾坤。

高七沉默良久,问道:“元鹄大人,这件大事一旦发生,您也脱不了干系。您和申无缺非亲非故,为何要为他付出这么多?就只是为良心,为东方文明吗?”

元鹄大人道:“非常惭愧,我不如高七大人纯粹。你知道闻仲大人吗?”

高七:“知道,他是改革派最大的靠山,是闻道子的父亲。”

元鹄大人眼圈发红道:“他,曾经救过我全家的性命。临死前,他……他托孤于我。”

高七道:“知晓了。”

元鹄大人道:“这天大的事情,你做吗?就只有我们两人,给芈道元派系致命一击,反客为主。”

高七嘶声道:“做!大不了掉脑袋,我喝酒喝坏了脑袋,又有何惧?”

元鹄大人道:“你说的那个万众学子偶像,他会做吗?他敢做吗?”

高七道:“他是彻头彻尾的疯子,越疯狂的事情,他越着魔。”

元鹄大人深深拜下道:“那么拜托了。”

高七道:“那下官去了,这就去把天捅下来,把天捅破!哈哈哈哈哈!”

元鹄大人派人秘密将乔装打扮的高七送了出去。

……………………

元鹄大人望着天空书城的方向,跪下磕头。

“闻仲老师,我年轻的时候不敢疯狂,退缩不前。年老了,没有家人孑然一身,我敢疯狂了。”

“但我做的是对的,当一个文明,公平正义敌不过三两利益的时候,就真的要完了。”

接着,元鹄大人起身,洗净双手。

拿出一张红纸。

撰写榜单。

前十名的榜单。

申无缺和傅铁衣两人的名字和分数竖着写,看着是并列第一。

但是申无缺在左,傅铁衣在右。

所以申无缺第一,傅铁衣第二。

剩下八人的名单横着写,第三宁立人,三百八十九分。第四名李秀夫,三百七十一分。

每一个字,都力透纸背。

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主考元鹄的笔迹。

前十名红榜名单写完了。

元鹄大人问道:“现在考场外面的人多吗?”

手下道:“多,有两千多人,尽管距离放榜还有七个多时辰,但已经有很多人连夜来等着放榜了。”

元鹄大人道:“将这份前十红榜,贴出去!”

手下道:“可是,按照规定是明日上午再放榜的啊,还有七个多时辰。”

元鹄大人道:“立刻贴出去。”

手下又道:“这个红榜,需要两位副考官一起签字盖印啊。您这样贴出去,会出大事的!”

元鹄道:“你别管,贴出去。”

“是!”

手下的武士拿着前十名的红榜,飞奔而出。

元鹄大人张开双臂,缓缓道:“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

此时,考场外面一两千多人等在外面。

其中几百人无比期待,又无比心焦,等着放榜。

学城大考,能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一旦高中直接鲤鱼跳龙门,不管以前有多穷多么卑微,一下子就成为统治阶级了。

尽管距离放榜还有好几个时辰,要明日天亮才放榜,但很多人觉得心诚则灵。觉得自己在考场外面连夜等能感动上苍,能够让自己高中。

毕竟这场大考太太重要了。

这个世界一旦超过三十五岁,就不能再参加学城大考,就要认命了。

考中了就能做官,就直接荣华富贵了。

所以考生甚至跪在地上,望着贴红榜的墙面,心中不断祈祷。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

考场外面的墙壁上,忽然多了一张红榜!

…………………………

注:第一更送上,又是大章哦。恩公们,月票给我吧,给您鞠躬谢恩了。

拜求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