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无缺反杀(2更)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她才敢用所有的精力去注视那具尸体。

因为她亲手杀死的,所以不敢认真看。

此时非常认真看,便看出了差距。

这具尸体的面孔和身材和李二非常相似,九成相似。

但,他确实不是李二。

赢州府衙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仔细查看,此时有对照之下,也确实看出了差别。

这个尸体稍稍显得瘦一些,而且稍稍白一些。

不过李二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谁会完全记住他的长相啊。

二者实在是太像了,如果不是特别对照辨认的话,还真看不出差别。

此时,申无缺内心也是震惊的。

因为按照原计划,这个李二应该是从人群中走出来的,而不是直接从棺材里面坐起来。

当然,从棺材里面坐起来更加震撼。

但是,太冒险了。

是谁策划的?鸠摩冈还是申影?这两个人都不像是这么冒险的人啊。

还有一点,如果在赢州府衙没有内应的话,很难做到这一点啊。

不过,先暂时将这些抛在一边。

申无缺正要开口说话。

此时李二却直接上前,直接撕下了尸体脸上的人皮还有各种伪装,露出了弟弟李三的真面目。

刹那间。

李二妻子罗氏,又是一声惊呼。

死的竟然是李三,他的相好李三。

然后,李二直接跪在尸体的边上嚎啕大哭。

“弟弟,我的亲弟弟啊,你为了保护哥哥,不惜扮成我的模样,睡在我的床上啊,结果被人谋杀了。”

“你我是骨肉同胞,爹爹刚去了,就剩下我们兄弟相依为命了,结果你还去了,你让我怎么活啊!”

接着,李二朝着赢州太守磕头,大呼道:“青天大老爷做主啊,青天大老爷做主啊。”

“当日我收钱在考场之外羞辱申无缺公子。但是他并没有和我一般见识,而是和我说,他日我儿子可能也会来参加学城大考,难道你希望有人这么羞辱他,让他脱掉所有衣衫吗?”

“之后,就有人来警告我,说申无缺公子受到羞辱,会杀我全家。紧接着老爹溺死在了粪坑里面,我每天怕得要死,做梦都梦到申无缺派人来杀我。”

“所以,我还专门写了一份遗书,还跟我妻子说,申无缺要派人杀我。也天天跟弟弟李三说,申无缺公子要杀我。”

“长兄如父,弟弟李三担心我,所以就找人易容成我的模样,睡在了外面的床上,而我就躲在柜子里面睡觉。”

“结果几个时辰之前,真的有杀手来杀我,将床上的李三当成了我,将我的弟弟杀死了。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我当时太害怕了,也不敢出来阻止,也不敢出声。”

“然后那个凶手,拿了几千两银票给我妻子,让我妻子来衙门报案,说是申无缺派人杀了我。”

“太守大人,诸位大人,有人要谋杀我,嫁祸给申无缺公子啊。”

申无缺道:“李二,那你知道这个凶手是谁吗?你看到这个凶手的面孔了吗?”

李二猛地一指赢州城卫军千户道:“是他,是令狐重来杀我,结果杀了我的弟弟李三。”

顿时,全场所有色变。

千户李重寒声道:“你有什么证据?!你知道胡乱告官是什么后果吗?”

顿时,李二妻子罗氏也高呼道:“太守大人,李二在撒谎,李二在撒谎。”

这话一出,所有人侧目。

太守李无涯也内心喊了一声,脑残。

罗氏你的丈夫死而复生,难道不该高兴吗?

竟然摆出这么一副样子,怎么看你恨不得你丈夫死掉啊?

李二眼泪汪汪,望着罗氏道:“娘子,我们夫妻一场,你就这么恨我吗?你就这么恨我吗?你被令狐重收买了来杀我,并且嫁祸给申无缺公子。而且令狐重握着你的手用毒针来杀我,结果杀了我弟弟李三。我念在夫妻之情,只说你被收买,没有说你杀人。结果你竟然巴不得我死?”

申无缺叹息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然后,李二朝着罗氏怀里的儿子伸开双臂道:“小宝,过来,过来!”

因为一直以为儿子是亲生的,所以李二非常溺爱这个孩子,父子关系比较亲密。

所以,这个孩子挣脱了母亲的怀抱,冲进了李二的怀里。

李二指着申无缺问道:“小宝,你告诉爸爸,真的是这个漂亮的叔叔抓走你,用鞭子打你的吗?”

那个孩子摇摇头道:“不是,是坏人打我的。不是这个漂亮叔叔。”

李二道:“那你为何说是这个漂亮叔叔抓你,打你啊?”

那个孩子道:“是妈妈让我说的。”

顿时,全场再一次惊呆了。

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啊。

靠!

无缺此时也被秀得头皮发麻。

李二绝对没有这种才华,也没有这种表演能力啊。

在这种场合,他应该很紧张的啊。

为何表现力这么强?有很多台词,甚至自己都没有教过他。

再看他的眼眸。

果然有异常,他的眼瞳也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也被喂药了,变得毫无畏惧,一种神经质的表现力。

是谁啊?不但给李二喂药了,而且这么短时间被他调教得如此出色?

罗氏眼睛通红,指着李二嘶吼道:“你撒谎,你撒谎,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喂药之后的她,依旧毫无畏惧。

但是……却已经逐渐疯狂了。

赢州太守寒声道:“李二,你说的这一切,也都毫无证据。你说你看到凶手是令狐重,没有半点证据。”

申无缺忽然道:“太守大人,李二说亲眼看到令狐重给了罗氏三千两银票。那不如搜一下罗氏的口袋,有没有这三千两银票呢?按说一个衙役的妻子,几辈子也攒不到三千两银子吧。”

这话一出,令狐重面无表情。

罗氏倒是一惊,本能地捂住口袋。

此时,元鹄大宗师道:“李太守,还在等什么,还不搜?”

李无涯太守寒声道:“来人,搜罗氏的口袋。”

顿时,几个衙役上前按住了罗氏,搜她全身。

果然,从内衣口袋里面搜到了一张三千两的银票。

这下子证据确凿了。

起码,可以证明罗氏杀夫的事情了。

否则一个普通女子,哪里有三千两银子巨款?

顿时,赢州太守李无涯寒声道:“好狠的毒妇啊,竟然真的勾结外人,谋杀亲夫。来人我,大刑侍候。”

顿时……

几个衙役上前,直接将罗氏按在地上,要动大刑。

申无缺道:“李太守,你莫非是要杀人灭口吗?”

元鹄大人道:“罗氏,你都要被人杀了灭口了,还不说出真相?还有一线生机。”

太守李无涯厉声道:“大宗师自重,不要干涉地方政务,你们再教我判案吗?动刑!”

罗氏大惊,朝着令狐重望去,顿时就要高呼大人救我。

一旦让他喊出这句话,令狐重就完了。

“砰!”一门衙役猛地一棍砸下去。

顿时……

罗氏一口鲜血猛地喷出来,整个脊椎骨被打断了。

她本来要喊的令狐大人救我,也就喊不出来了。

而此时,申无缺飞快上前,一把将罗氏的儿子抱在怀里,捂住他的眼睛和耳朵。

全场所有考生学子无比感动。

申无缺公子的品德何等高洁啊?

这个孩子刚才还攀咬诬陷无缺公子了,而在这个时候他还在第一时间保护这个孩子。

我们刚才竟然还怀疑他的品行?真是汗颜啊。

太守李无涯厉声道:“毒妇罗氏,究竟是谁收买你谋杀亲夫?还不招来?”

“砰砰砰!”两个衙役继续动刑。

短短片刻。

罗氏的整个椎骨,被打得粉碎性骨折,直接失禁了。

整个人,出气多,入气少。

眼看就是不活了。

这就是典型的杀人灭口啊。

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灭口?

无耻至极啊。

但是,赢州太守李无涯管不了这么多了。

总督傅剑之就在后面看着,骊山候芈岐也在后面看着。

一旦被这个毒妇攀咬出令狐重,那后果不堪设想了。

所以此时就算被千夫所指,也要打杀了罗氏,不让她指证攀咬。

可怜可耻的罗氏,就这么惨死了。

当然,如此判案肯定会有后果。但大不了就是他李无涯被罢官而已,又有什么要紧的?

等风声过去了,就到学城去过渡一下,做某个分院首席导师。

再过几年,就官复原职了。

有总督傅剑之在,有芈氏在,还怕不能东山再起?

只要靠山在,眼下的惩罚根本就不要紧。

而且他如此果断杀了罗氏,肯定能在傅剑之总督和芈氏心目中留下一个忠诚干将的好印象。

打杀了罗氏之后,赢州太守道:“来人啊,赶紧救治罗氏。”

“本案的审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申无缺公子,你可以回去了。”

“李二,你作为本案重要证人,不得离开。”

说罢,赢州太守便要停止审案。

而且还要将李二扣押下来,想办法让他接下来翻供,重新攀咬申无缺。

而城卫军令狐重,冷冷盯了申无缺一眼。

这一眼,充满了挑衅,也充满怨毒。

这意思非常明显,申无缺你能奈我何?打死了罗氏,光李二的口供,不足于扳倒我令狐重。

但是从今以后,我令狐重和你申无缺,不死不休。

这次陷害你申无缺不成是我令狐重不够精细,下一次定然不会如此,一定彻底将你置于死地。

申无缺寒声道:“李太守,这案子怎么就暂停审理了啊?”

李无涯道:“申无缺公子,你教本官审案吗?如今只有李二的口供,不足于定罪。说不定有人收买了李二,让他攀咬诬陷令狐重呢?就如同刚才罗氏攀咬你一样。”

“本官说得非常清楚,想要定罪,需要人证物证。李二就算是人证,那物证呢?”

“物证呢?有什么物证能够证明令狐重谋杀了李三呢?”

申无缺冷笑道:“当然有物证。”

令狐重道:“物证何在呢?”

申无缺道:“就是罗氏手中的这张银票。”

顿时,所有人目光都落在盘子上的银票。

通判道:“申无缺公子,银票不会说话的。”

赢州主簿道:“这张银票能够给罗氏定罪,却不能给别人定罪的。只能证明有人收买了罗氏,谁能证明这张银票是令狐重将军的呢?”

无缺道:“能不能把银票给我一观呢?”

赢州通判寒声道:“这是重要物证,岂容别人染指,休想!”

但是下一秒钟。

“嗖!”

鸠摩冈猛地运转内力,瞬间隔空将这张银票吸到手中,递给了申无缺。

“大胆,竟敢扰乱公堂,要造反吗?”赢州通判厉声道。

顿时,林采臣忽然道:“诸位学子,这些官无耻吗?”

“无耻!”

几百名学子高呼道。

林采臣道:“大家蒙面。”

学子们不懂何意,却依旧照办,摘下了头巾,蒙住了面孔。

林采臣高呼道:“狗官无道,我们便主持这个天道。如果不继续断案,不给天下一个清白,我们就砸了这个衙门,就将这些狗官,活生生砸死。”

这话一出,所有人顿时明白,为何要蒙面了。

元鹄大宗师道:“诸位学子,万万不可冲动啊,但老朽体弱,实在无力阻止啊。”

靠!

你这是阻止吗?你这是怂恿啊。

没有办法,敌人无耻,你只能比他更加无耻。

顿时场内参加武道考试的学子蒙面之后,直接跃跃欲试,打算冲入大堂,开展暴力行动。

“大胆,想要谋反吗?”赢州太守李无涯厉声吼道:“不要功名了吗?”

林采臣道:“他们蒙着面,你能认出他们是谁啊?我被认出来无所谓的,大不了逃到镇海城,受申公敖侯爵的庇护,我不信你们敢去镇海城抓我。”

高七大人道:“我也无所谓的,大不了也逃到镇海城去。”

林采臣道:“在场有上百名学子,可是参加武道大考的。你们这些衙役,能挡得住吗?”

赢州太守李无涯高呼道:“城卫军何在,还不来维持秩序,打击暴乱?”

元鹄大人高呼道:“学城武士何在?有人胆敢伤害学子,格杀勿论!”

顿时,外面的几百名学城武士猛地拔刀。

申无缺笑道:“李太守,不如我们继续办案如何?”

……………………

注: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