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令狐重惨死! (3更)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赢州太守盯着这些要暴乱的考生,而且这些可是真的武者啊。

这可是南方三省最优秀的学子,各个文武双全的。

顿时,李无涯太守缓缓坐了下来。

“申无缺,你说这个银票是证据?”

无缺点头道:“对,这张银票真的会说话,能够说出凶手是谁。”

顿时,所有人都觉得荒谬无比。

这是头昏了吗?说出这样的话?

银票会说话?

你说的什么鬼话?

李无涯太守道:“申无缺,这里不是妖灵领域,没有什么神神怪怪,你也休要说什么神神叨叨的话。”

申无缺拿出一张纸,递给了令狐重道:“令狐将军,这就是你谋杀李二的证据,铁证如山。”

令狐重一把夺过,发现只是一张空白的纸。

双手举起,对着灯火,依旧只是一张白纸。

“装神弄鬼,这只是一张白纸而已。”令狐重冷笑道,然后猛地将这张白纸甩在地上。

太守李无涯道:“申无缺,你这是在挑衅本官的耐心。”

申无缺捡起那张白纸,缓缓道:“诸位,我给大家表演一个魔术。”

说罢,他从包裹里面拿出了一瓶粉末。

这是早已经准备好的碘粉,放入水中,变成了碘液。

然后用刷子蘸了碘液,刷在白纸上,刚才令狐重触碰过的地方。

接着,用另外刷子蘸了碘液,刷过银票的关键部位。

所有人弄不懂,申无缺究竟要做什么。

但不知道为何,整个气氛变得非常紧张起来。

将银票涂了碘液之后。

无缺点燃了一支蜡烛,然后将令狐重触碰过的白纸在火焰上烘烤。

顿时,竟然出现了清晰的指纹。

无缺高高举起道:“诸位,刚才这张白纸,只有我和令狐重触碰过。而我是戴着皮手套的,所以这张白纸上只有令狐重一个人的指纹。”

此话一出,全场色变。

赢州太守李无涯更是目光一缩。

确实如此,这张白纸上非常清晰有十根手指头的指纹。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只有令狐重的双手碰过这张白纸。

令狐重心中一寒,好毒的申无缺啊,让人防不胜防。

然后,无缺冷笑道:“该不会这么凑巧,这张银票上也有令狐重大人的指纹吧?”

接着,申无缺将银票放在火焰上烘烤。

很快,出现了一大堆指纹。

但是,申无缺很快就发现了令狐重的指纹。

然后,他用红笔将令狐重的指纹圈了出来,变得尤为显著。

“大宗师,请您辨认,这银票的上的指纹是不是和白纸上的一模一样?”无缺将银票递给了元鹄大人。

元鹄大人接过一看,点头道:“一模一样。”

接着,申无缺将银票和白纸放在林采臣面前道:“林兄,这两份指纹是不是一模一样?”

林采臣哈哈大笑:“一模一样,无缺公子你果然是有魔术啊。”

接着,申无缺一一展示给高七,宁立人,还有许多考生看。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银票上的指纹和白纸上的指纹一模一样。

接着,无缺将白纸和银票递给鸠摩冈道:“老师,您把这两份证据,展示给李太守和诸位大人看看。”

鸠摩冈接过白纸和银票,缓缓拿到李太守,赢州通判,赢州主簿面前。

几个官员也看得清清楚楚。

最后,鸠摩冈将白纸和银票上的指纹展示给令狐重看。

令狐重浑身颤抖。

银票上的指纹,显得如此刺眼。

好歹毒的申无缺啊。

好狡猾的申无缺啊。

好厉害的申无缺啊。

竟然用这等前所未有的办法,铁证如山钉死了他令狐重。

申无缺冷笑道:“李太守,每一个人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你该不会说,这银票上的指纹是我伪造的吧?”

元鹄大人缓缓道:“如果有人还要颠倒黑白的话,我觉得大家会很愤怒的。”

林采臣道:“反正我是忍不了,如果太守大人还不秉公办案的话,那我们这些蒙面不知道姓名的考生,就要发飙了。届时冲进去,一顿乱砸乱打,说不定把谁谁谁打死了也说不定的。”

而众多学子,此时真的是怒火中烧。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啊。

简直卑鄙到了极点。

他们的血都要沸腾了。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真的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原来帝国的官场这么黑暗,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都已经铁证如山了,还要颠倒黑白。

而就此时,后堂发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

“精彩,精彩,精彩。”

然后,放荡不羁的骊山侯芈岐走了出来。

他来到无缺的面前,道:“小子,你申氏还是不是我芈氏的家臣啊?”

无缺道:“当然是。”

芈岐道:“你家镇海城,还是向我家租借的呢。你还知道是我们芈氏的家臣啊,来赢州这么久了,竟然也不知道去家里拜会一下?还当自己是芈氏的臣子吗?”

无缺道:“这不是遇到大考吗,若是去了芈王府,倒是有投机取巧之嫌疑了。”

芈岐道:“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见外。”

然后,这位骊山候一步三摇地出去了。

而此时,令狐重几乎颓倒在地。

骊山候芈岐转过身,望着令狐重缓缓道:“你真丑陋。”

这句话一出,令狐重彻底垮了。

这代表着他被放弃了。

傅剑之总督是他的靠山,但芈氏是南方的王者。

芈氏的话,在南方就是圣旨。

他令狐重这个棋子,被放弃了。

无人能救了。

果然,赢州太守李无涯脸色一变,寒声道:“大胆令狐重,竟敢谋杀无辜,陷害申无缺公子。你究竟受谁指使,还不从实招来?”

这变脸真快啊。

“来人啊,扒掉罪犯令狐重的铠甲。”

顿时,几个衙役上前,将令狐重按着跪在地上,扒掉了他的铠甲和头盔。

“令狐重,人证物证俱在,还不招供?”

令狐重仰头,望着屋顶。

接着,他猛地发出了爆笑之声。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令狐重五岁习武,考入天水武道院,十七岁参加学城武道大考,夺得第二。参加帝国武道会试殿试,成为了帝国武进士。”

“但就算如此,也仅仅只是混了一个副百户而已。谁让我平民出身,没有靠山呢?”

“为了往上爬,我只能去巴结权贵啊。”

“如今四十二岁了,我终于坐上了城卫军千户了。”

“我也曾经有理想,也曾经想要报效帝国啊。但是帝国给我机会了吗?”

“如果不做一条狗,怎么会有往上爬的机会?”

“我爱帝国,但是帝国爱我吗?”

令狐重凄厉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府衙大堂。

赢州太守李无涯寒声道:“你不要七扯八扯,是谁指使你谋杀李二,嫁祸申无缺公子的,说!”

此时被牺牲放弃的令狐重,当然想要说出真正的幕后指使者。

但是,他不敢。

他就算死了,还有父母妻儿啊。

忽然,令狐重朝着申无缺招手道:“无缺公子你过来,我告诉你,是谁指使我的。”

无缺走了过去。

高七喊道:“无缺公子,不要过去。”

但无缺依旧走过去。

令狐重道:“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无缺更加靠近了一些。

令狐重缓缓道:“指使我陷害你的人是你的二哥申无玉,哈哈哈哈!”

“申无缺,你信不信啊?你信不信啊?”

“哈哈哈哈……”

说完之后,令狐重哈哈大笑。

紧接着,令狐重猛地暴起,一掌朝着申无缺猛地拍来。

“申无缺,你去死吧,你去死吧!”

然后,他直接就要一掌将申无缺拍死。

但是,怎么可能?

鸠摩冈轻而易举就接住了令狐重的一掌,然后扣住了他的脉门。

无缺缓缓道:“令狐重,看来你真的很忠诚你的主子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挑拨离间,想要我们申公家族骨肉相残。”

“令狐重,你这么想要杀我啊?你杀啊,你杀啊。”

说罢,申无缺将脖子伸了过去,放在令狐重的手掌之下。

这个时候,只要令狐重手掌往下劈一寸,就可以击毙申无缺了。

但是……

他被鸠摩冈扣住了脉门,就算半寸也懂不了了。

无缺淡淡道:“令狐重,你以为你背后的主子会保护你的父母妻儿?真是可笑。因为你被放弃牺牲了,你的儿子心中自然会恨你的主子。而你的主子,当然容不得这种恨意,肯定会斩草除根,不留任何后患的。”

这话一出,直接击中了令狐重内心最恐惧的地方。

无缺转身离开。

鸠摩冈冷笑一声,松开令狐重的脉门。

城卫军千户令狐重望着后堂的方向,忽然一声凄呼。

“我刚才的话,都是狼心狗肺之言。”

“老天爷开恩,老天爷开恩啊。”

然后,令狐重拼命地磕头。

“砰砰砰砰!”

他不断磕头,磕头,磕头。

直接将额头磕得鲜血淋漓。

忽然!

他脑袋猛地砸向了地面。

一声巨响。

地面的石板直接碎裂。

而这位武道高手,城卫军千户令狐重,直接脑袋迸裂,白浆横飞,彻底惨死。

……………………

注:第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