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无缺之怒!碾压冲杀!(2更)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封密信,申公敖看了一遍又一遍,内心真的欢喜得要炸开了一般。

太爽了!

尤其看着眼前芈勾,李世允等三人如同被雷击的表情,那种爽快感难以言表。

本以为这三百艘大型战舰必定要交出去了,没有想到竟然保住了。

真是天大的意外之喜啊。

我儿无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曾经的无缺是这么荒唐,如今竟然变得这么出色了?

完全不敢想象啊,学城大考获得第一且就不说了。比如中战胜傅铁衣,而且杀了傅铁衣?

傅铁衣什么武功,申公敖大概是心中有数的。

当然了,在他申公敖面前,傅铁衣的武功就什么都不是了。

但是在年轻一代,傅铁衣的武功是极度出色的,而且超过无缺不是一点半点啊,至少十倍。

结果在比武决斗中,竟然被无缺杀了。

接着,申公敖一阵阵后怕和庆幸。

赢州那边竟然激烈到如此地步?竟然到了决斗比武的环节?

那可以想象,无缺是如何的险象环生。

狂喜之后,申公敖是深深的愧疚。

这八年来,我儿无缺究竟经历了什么啊。

竟然发生了如此蜕变。

他该受了多少苦啊?

他这个父亲有多么亏欠啊。

而此时,芈勾,帝国南方水师提督,南海郡太守李世允三个人,真的活生生被雷劈一般。

完全不敢相信密信上的言语。

但,这密信丝毫不能作假的,是芈氏家族的密语写成的。

但是,这怎么可能啊。

申无缺不是不学无术吗?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吗?

怎么就夺了学城大考第一了?而且还杀了傅铁衣?

做梦都不敢这么想吧,竟然真的发生了。

申公敖得意非凡,望着三人道:“三位大人,实在不好意思啊,这三百艘战舰,看来我是交不出去了。说句真话啊,我内心早已经不把这三百艘战舰当成是我的了,真的准备交出去了,没有想到我儿无缺实在太出色了,让我这三百艘战舰想交都交不出去啊。”

三位大人面孔一阵抽搐。

我日你娘,申公敖。

这个时候,说这话。

其实,对于申公敖来说最痛快的还不是保住了这三百艘战舰,而是无缺杀了傅铁衣。

这些年,傅剑之一直和他对着干,但对方实在是太老奸巨猾,手段太高了,完全没有破绽,明明一直在围攻申公家族,但却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口口声声申公兄。

而且因为早些年,申无缺跪舔傅采薇太狠了,真的让申公敖脸面丢尽,在傅剑之面前如同笑话一般。

没有想到,最没有出息的儿子成器了,直接把老对手的儿子干死了。

实在是太太太畅快了。

这个时候,只恨傅剑之不在眼前啊。

否则霸气不喜欢演戏的申公敖,也会假惺惺地上前握住傅剑之的手说:剑之兄节哀啊。唉,我儿无缺实在是太没轻没重了,也不知道手下留情,竟然把铁衣弄死了。也怪铁衣贤侄啊,声名太显,结果金玉其外啊。

此时,不能在老对手面前装逼,实在太可惜了。

紧接着,申公敖大吼道:“来人,登上我们的战舰,将上面的闲杂人等全部驱逐。一刻钟内,如果那些闲杂人等不从战舰上立刻,立刻给我打杀了。”

“是!”

申公家族的水师将士,拔出武器,登上了三十艘战舰,大吼道:“滚,滚,滚!”

芈氏家族的水师武士,帝国南方水师的武士,灰头土脸地离开了这批战舰。

实在是太憋屈了。

“三位大人,且慢慢感伤,吾先告辞了。”申公敖傲然道,然后直接翻身上马离开。

他就是这样的,不喜欢虚伪,言语一直都很跋扈放肆。

离开了三人的目光之后,申公敖立刻快马奔驰,下令道:“来人,集结二百骑兵,随我北上。”

申公敖知道,无缺杀的可是傅铁衣,受到傅剑之和芈王府共同器重的天才少年。

所以,如果对方的愤怒可想而知,万一在路上刺杀无缺,那就危险了。

尽管这个概率不是很高,但申公敖可不想赌。

他要去亲自迎接自己的儿子回家。

算是弥补之前对无缺的亏欠。

短短一刻钟后,二百名骑士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同样是一人双马。

申公敖翻身上马,就要下令北上迎接申无缺。

而就在此时。

一匹快马飞驰而止,北上插着令旗。

这是一名斥候,而且是等级很高的斥候,是申公家族的家生子。

片刻之后,那名斥候就来到申公敖的面前,跪下道:“主君,南方密信。”

申公敖颤抖道:“是,是无玉那边吗?”

斥候道:“是二公子那边的密信。”

申公敖道:“拿来。”

斥候送上了密信。

申公敖打开密信之后,身体猛地颤抖,眼睛圆睁,脸色剧变。

接着,他大口地喘息。

闭上眼睛,犹豫了两分钟,申公敖道:“来人,去请六叔。”

片刻后,申六奇出现在申公敖面前。

不是亲六叔,而是他爷爷的义子之一。

“主君。”申六奇躬身行礼。

申公敖道:“六叔,无缺在赢州杀了傅铁衣,这一路南下,我担心他有危险,麻烦您带兵去迎接,护送他回家。”

申六奇拱手道:“是!”

接着,申公敖带着十几名骑士,飞快驰骋南下。

申六奇朗声道:“刚才这一幕,任何人都不许对外张扬,懂否?”

一百多名骑士断喝道:“是。”

那一幕?

申公敖先准备北上,但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南下。

……………………………………

“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哪?不直接回家吗?”楚楚问道。

无缺道:“去一个地方,接一个人。”

李继迁大师的家乡,去接他的儿子。

箭道大师李继迁。

首先,他曾经也是闻道子山长的追随者,改革派的中坚力量。

但因为要找寻女儿,所以走遍天下,没有跟着闻道子一起流放孤山岛。

其次,无缺对李继迁大师的女儿是有亏欠的。

那个身材高大的女孩,在妖灵海为了让申无缺离开,去扒开极光幕,外面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直接灰飞烟灭了。

而且这一次武道大考,无缺终究还是用了李继迁大师的箭术。

李继迁的儿子在家乡活得很不好,祖屋和诺大的家产都被人霸占了,只能在祠堂里面吃祭品。

所以,必须将他拯救出来。

但是,等无缺到了李继迁家乡无妄镇的时候,他的那个儿子李千机已经不在了。

祠堂里面也没有人。

找来人一问。

“李千机那个傻子啊?被抓啦。”

“被衙门的人抓了。”

无缺问道:“他犯了什么罪?”

一名老者道:“能有什么罪啊,这孩子呆呆傻傻的,被抓去顶罪了。”

“白陵侯的侄子犯了奸……杀之罪,到处找替死鬼呢,李千机那个傻子的身材长得相似,所以被抓去顶罪,要杀头的。”

这么明目张胆吗?连无妄镇的百姓都知道了?

无缺道:“他什么时候被抓走的,关押在哪里?”

“一个多时辰前吧,被抓走的。”

无缺问道:“李千机是从哪个方向被抓走的?”

“西边,就一条路,肯定是抓去县衙的。”老者道。

无缺下令道:“追!”

顿时,他带领着一百多名骑士,风驰电掣,飞快追击。

整整一个半时辰后。

他看到了一支衙役队伍,押送着一辆囚车,里面正是呆呆傻傻的李千机。

无缺先用三眼天师的技能,扫描李千机和几个衙役的全身。

然后,直接下令包围。

那名衙役首领道:“这位贵人,请问高姓大名。”

“镇海侯府,申无缺。”

衙役首领拱手道:“拜见无缺公子。”

无缺指着囚车里面的李千机道:“这个人,我要带走。”

衙役首领依旧恭敬,一直弯着腰,道:“不行。”

软中带硬。

这个态度?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而已,当自己男主角吗?

无缺没有理会他,直接下令道:“申影,把人带走。”

“是!”

申影带着几名武士,直接上前要打开囚车,把李千机带走。

“谁敢?”忽然,人群中一阵厉吼。

然后一个人影走了出来,原来这才是正主啊。

“无缺公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这个人淡淡道。

无缺道:“阁下是?”

“你不必知道。”那个人淡淡道。

此时,旁边的楚楚竟然凑上来道:“此人是白陵侯府的千户,白崇光!”

无缺一愕,这你都知道?

白陵侯,算是申公家族的邻居,只不过他是老牌贵族,传承了几百年了。

申公敖地盘大,势力大,名声大。

但是这群传承几百年的老牌贵族,却视之为暴发户,双方摩擦冲突也是不断。

整个大夏帝国,西边和南边的贵族最多。

因为这片区域都是有主的,后期才加入大夏帝国版图,算是带资入股的股东。

白陵侯领地没有申公家族那么大,私军也没有那么多,但底蕴要厚得多。

当年,申公敖还是芈氏家族的一个小百户军官的时候,人家白陵侯就和芈君谈笑风生了。当时申公敖只怕连见芈君的资格都没有,吃席的时候,连院子外面都没有座位的。

所以白陵侯一直表现得对申公敖不屑一顾,寻常也经常言语贬低,视为蛮人。

而这个白崇光,正是白陵侯的义子之一。

尽管只是义子,但在申无缺面前,这群老牌贵族还是有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在白崇光看来,申无缺仅仅只是申公敖的儿子,无权无势,甚至连申公家族有分量的家臣都比不上。

又不是申无灼和申无玉,这两人是掌握着巨大权力的。

而且,无缺在赢州创造的奇迹,可还没有传开来。

在很多人眼中,他还是那条卑微可笑的舔狗,一无是处。

楚楚之所以认得这个白崇光,倒不是因为有什么过节,而是因为她把周围所有比较重要的人物都记住了,包括他们的声音和其他特征。

她聪明得很,记忆力也惊人,关键是有心。

虽然是家奴之女,但她一心要做无缺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当然要从小经营。

而且之前无缺表现得荒唐幼稚,所以楚楚是有远大目标,她是要管家业的。

她不但要嫁给无缺,而且还准备在这个家说了算,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非常努力。

无缺道:“白千户,如果我硬要带走他呢。”

白崇光道:“申无缺,你别不懂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先要问过你家大人,免得后果不堪。你回去问问你父亲,我家主人他是否能够得罪得起?且不说我家主人,就我家二公子,也是你招惹不的人物。”

楚楚在耳边道:“他说的是白陵侯的二公子白玉川,曾经是你在天水书院的同学,六年前南方三省学城大考第一名,大夏帝国会试第五名,如今是天空书城监查院的三处主办。”

无缺搜寻记忆。

记起来了。

这个白玉川,当时在天水书院是仅次于傅采薇的风云人物,还真是申无缺的同学。

只不过傅采薇没有走学城大考路线,直接晋升到天空书城了,这个白玉川就成为了当年南方三省学城大考的第一名。

天空书城监查院是负责抓捕黑暗学宫信徒的,权力确实很大。

这个白玉川地位很高,别说一般人了,就连一郡太守也招惹不起他。

正常而言,申无缺还真是得罪不起这个老同学白玉川,难怪这个白崇光如此倨傲。

见到无缺沉默,白崇光淡淡道:“以后做事的时候,动动脑子,先问问自己,有些人是否得罪的起。”

然后,他一挥手道:“继续走,闲杂人等,莫要挡道!”

那个捕头和几十名衙役,继续带着李千机的囚车赶路。

他望向申无缺的目光就有些促狭和瞧不起了。

申无缺公子啊,要装逼之前,先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啊,免得到时候下不来台,让我们这些衙役都瞧不起,看了笑话。

这群人,最是刻薄了。

无缺脑子飞快运转。

这件事情的第二步,第三步。

有什么后果,有什么收益?

能不能借机害人?

思考周全了,然后申无缺的表情渐渐残忍。

然后他淡淡下令道:“动手。”

申影一颤,然后道:“是!”

旁边的楚楚道:“公子,三思后行啊。”

而申影那边,直接举手。

顿时,申公家族的一百多名骑兵开始缓缓后退几十步,要为冲锋留下距离。

白崇光大惊,不相信申公家族的骑兵胆敢动武。

我们家是老牌贵族,不是你申公家族这等暴发户能比的。

我家二公子是天空书城鉴查院主办,一郡太守都不敢得罪,何况你一个无权无势的纨绔子弟?

我不相信,你敢从我手中抢人。

我不相信,你敢对我们动武。

你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和后果。

“冲!”

“碾碎他们!”

无缺一声令下。

顿时一百多名骑兵猛地举起战刀,反转刀背,朝着这群衙役猛地冲杀了过去。

白崇光寒声道:“申无缺,你敢?你不要给你家族惹祸!”

砰,砰,砰!

一声声巨响。

申公家族的一百多名骑兵,就这么活生生碾压了过去。

十几名衙役,顿时摧枯拉朽一般,直接被骑兵撞飞了出去。

筋骨断折,惨嚎连天。

那名用神态恭敬但是目光嘲讽申无缺的捕头,直接肋骨粉碎,大腿断得几乎反着对折了,躺在地上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

无缺不屑望着这一幕,淡淡说了一句:“傻逼。”

“救人!”

“是!”

申影来到囚车面前,猛地一剑斩下,直接将铁链斩断。

一把将里面的李千机救出来,放在马背之上。

白崇光大吼道:“申无缺,你疯了,你疯了。”

“申无缺,你闯下大祸了,我家二公子,不会放过你的。”

无缺朝着他竖起中指道:“白玉川是吗?让他来镇海侯爵府找我吧!天空书城鉴查院主办诶,我好怕啊!”

说罢,申无缺带着家族武士,扬长而去。

留下一地受伤的衙役,躺在地上翻滚痛呼。

白崇光疯狂暴怒:“我这就去禀报侯爵,禀报二公子,绝对不会放过他!”

“申无缺完了,他完了!”

………………………………………………

距离镇海城越来越近了。

申无缺的队伍,没有丝毫停留,不断赶路。

忽然!

前面路上,又有一支队伍拦住。

紧接着,背后又有一支骑士追上来,前后夹击。

无缺举手,顿时申公家族的一百多名骑士停了下来。

一阵阵战马嘶鸣。

对方的首领是一个女子,蒙着面孔。

“申无缺公子,您身边的李千机,我们需要带走。”蒙面女子道。

无缺道:“姑娘是?”

蒙面女子犹豫片刻,道:“玉罗刹的人。”

玉罗刹,那真是如雷贯耳了。

方圆千里海面上,最强大的海盗,也是最神秘的海盗。

也是申公家族的死敌了。

这些年玉罗刹的海盗舰队四处劫掠,杀人无数,就连申公家族的舰队和她,不知道激战过多少次了。

一直到现在,申公敖都担心他万一要是离开镇海城,玉罗刹的舰队会直接来袭击镇海城。

从中可见,玉罗刹舰队之强大。

几千里海面上,对玉罗刹的海盗舰队都闻风散胆。

所以,申无缺顿时间都有些肃然起敬。

不过,眼下的局面有些奇了。

白陵侯那边要抓李千机。

玉罗刹那边,也派人抓李千机?

他除了是李继迁的儿子之外,毫无特殊啊。

为何这么多方势力,都要来抓他?

顿时,无缺望向李千机。

对方傻傻一笑,嘿嘿嘿嘿,指着那个蒙面女子道:“姑娘,好看,好看,做媳妇,做媳妇……扯下裤腰带,做弹弓,嘿嘿嘿!”

就是一个纯纯的傻子。

蒙面女子道:“无缺公子,把李千机交给我们,便记您一个人情。或者需要什么价钱,您尽管开口。”

无缺摇头道:“不行!”

蒙面女子眼眸一寒。

无缺道:“这位虽然蒙着面,但一看就知道很漂亮,而且身材很好,脸上虽然有点雀斑,但一看就知道很标致的海盗姐姐,我拒绝了你,那我们要开打吗?”

蒙面女子娇声一笑,然后看了一眼鸠摩冈,然后道:“无缺公子,你小嘴真甜啊。不过我希望您知道得罪玉罗刹的代价,也希望您支付得起。”

然后,她直接挥手道:“走!”

片刻后,她带来的上百名骑士消失得干干净净。

楚楚皱眉道:“公子,凡事应该思考利弊,而不是义气。”

无缺笑道:“楚楚,你还没有过门嫁给我,就要管自己丈夫了?”

楚楚脸蛋一红,道:“讨厌。”

无缺道:“全速赶路,天黑之前,一定要进镇海城,免得横生枝节。”

“是!”

一行人全速前进,已经完全不吝啬马力了。

此时,林采臣加速来到无缺身边道:“主君,这情形不对劲。这么多人都要抓李千机,他身上肯定有秘密。”

无缺点头道:“对,先回家再说。”

距离镇海城还有二百里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申影道:“骑兵列阵,保护公子。”

顿时,一百多名骑士开始布阵,将申无缺保护在中间,如临大敌一般。

片刻后,前方出现了一支两百人的骑兵。

“前方可是无缺公子吗?”忽然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顿时,申影直接放松了下来。

片刻后,一个白发老者飞驰而止,正是申六奇。

申影等一百多名骑兵,全部翻身下来,单膝跪下道:“拜见大人。”

申六奇下马。

无缺下马。

“见过无缺公子。”

“拜见六叔公。”

申六奇盯着无缺的面孔,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个申无缺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之前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啊,申公家族的家臣们,没有一个对无缺看得上眼的,只觉得他丢人现眼。

却没有想到,如今变得如此出色。

学城大考第一名,还灭了傅铁衣。

真正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好样啊,你给主人争一口气,也给我们家族争了一口气。”申六奇上前,拍了拍无缺的肩膀道:“快回家吧,主母都高兴疯了,已经摆下大宴,为你庆祝了。现在只怕有几百人都在等你这个英雄回家。”

“主人担心你路上遇到危险,特派我来迎接你。”

无缺和申六奇翻身上马。

“走,回家!”

两支骑兵合为一支,继续驰骋南下。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一行人冲入了镇海城门。

终于到家了。

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侯爵府的喜气。

夜幕还没有降临,侯爵府已经灯火璀璨。

今夜一切繁华,都是为了申无缺准备的。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