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傅采薇来访!无缺的荣耀!(3更)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镇海侯府张灯结彩,每一个都喜气洋洋。

侯爵夫人带着两个儿媳,几个小妾亲自操办这一场宴会。

她很难得穿上了大红的盛装,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

当无缺进入侯爵府的时候,便迎来了无数火热的目光。

好奇,惊讶,还带着一丝丝疑惑。

这还是我们的申无缺公子吗?

还是那个荒唐无知的少年郎吗?还是那个申公家族之耻吗?

学城大考第一名?这是文曲星啊。

比如决斗击败,并且杀了傅铁衣?这是武曲星啊。

无缺刚刚要步入大厅,立刻就被几个侯爵府的小妾拦住了。

“二公子,先沐浴更衣,换上锦衣华服,再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夫人说了,您今天可是主角,一定要光芒夺目。”

“楚楚,还不带着你家主子去沐浴更衣?”

楚楚眼眸一皱,不喜欢这些侯爵府小妾呼来唤去的口气。

我不是家奴,我是大师关门弟子。

但很快,他还是笑嘻嘻地推着楚楚进入他的院子。

那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浴汤。

这可不是一个木桶之内,而是一整个池子,温水上面还漂着花瓣。

无缺一边解衣,一边朝着楚楚道:“要不要一起洗啊?”

楚楚脸蛋通红,狠狠白了无缺一眼道:“想得美,没有成亲,你休想碰我,你自己洗吧,我不侍候啊!”

按说贴身侍女确实应该为主人沐浴的,但楚楚不想这么轻贱。

尽管她很喜欢无缺,但她更要自尊,上次在赢州为无缺整理外袍和腰带已经是极限。

而且,她自己也要沐浴更衣,然后光芒夺目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临出门的时候,楚楚娇声道:“公子,待会儿卮梵可能当着所有宾客的面与你和离,你做好思想准备哦。”

然后,她蝴蝶一样飞走了。

姿态婀娜,腰臀扭动得稍稍有点小夸张。

她时时刻刻都是一边勾引,一边拒绝。

……………………………………

无缺沐浴完了之后,开始换衣衫。

很快,楚楚再一次出现了。

她换了一身长裙,而且装扮不再鲜嫩,而是显得庄重艳丽。

头上带着昂贵的饰品,身上的锦缎长裙也价值不菲。

不过,依旧很束身。

显得她本来苗条的身材,更加修长迷人。

“笨手笨脚的。”她上前拍掉无缺的手,然后为无缺整理腰带。

接着,退后几步看着无缺。

“这身长袍不好看,换一身。”接着她直接从柜子里面拿出新的袍子。

把无缺身上原有的锦袍换下来,穿上她挑选的那一套。

“公子您眼光不行啊,这腰带太老气了。”接着她又把无缺的腰带换掉了。

无缺静静无声,任由她操办。

但是心中有点想笑。

这个女孩确实很聪明,非常有心机。

时时刻刻,从各方面要占据双方关系的主导权。

其实,这两件袍子没有本质区别,腰带也是如此。

但她就是要否定无缺的意见。

早些年,她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当时的申无缺对这方面不在意,而且也比较温和,觉得楚楚是无心。

但此时无缺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典型的PUA套路。

一方面勾引,一方面拒绝。

一方面亲密,一方面有无所不在的细微打压。

通过这种手段,达到掌握对方的主动权,真是玩得如火纯青啊。

姑娘,你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吧?

为无缺换上了衣衫之后,将他拖到镜子面前,道:“这才好看嘛,真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

接着,她为无缺戴上了玉冠。

“公子,虽然您和卮梵成婚了几年,但实际上也没有见过几面吧。”楚楚道。

无缺点头道:“嗯。”

楚楚道:“那你对她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无缺想了一会儿道:“腚特别圆,特别翘,特别美。”

顿时楚楚一愕,然后在无缺后背捶了一拳。

“你自己整理吧。”

然后,她直接甩手了,冷下了脸蛋。

无缺一笑,然后对着镜子戴好玉冠,插上了金簪。

“你不该这样说话,显得特别轻浮。”楚楚望着无缺认真道:“这不是一个贵族公子应该说的话。”

然后,她又一道媚眼道:“难道,我就不翘吗?”

但是很快这个娇媚又消失了,她挽着无缺的胳膊道:“走吧,别让人久等了。”

………………………………

此时,大厅之内,已经宾客如云。

有一个人,显得鹤立鸡群。

那就是卮梵。

她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穿得非常华贵,妆容艳丽。

坐姿清高,玉颈时时刻刻如同天鹅一样竖立着。

艳绝人寰,傲然独立。

但是全身上下,却又充满了不可侵犯的凛然。

她名气很大。

但是,人缘却不太好。

因为太清高孤傲了,不喜欢与人交谈,嘴里从来不会说奉承的话,也不会虚以委蛇。

所以,尽管全场最美。

但,她的那一桌上就只坐着她一人。

其他宾客都三三两两地交谈,唯独她就静静坐着。

她年轻的时候,真的不是这样的,当时她在书院的时候,如同绽放的牡丹花一般,艳丽却热情。

但是在婚礼现场被申无缺抛弃了之后,尊严丧尽。

她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诠释自己的孤傲。

唯恐别人再来作贱她的尊严。

所以,今天晚上的热闹,仿佛都与她无关。

当然,她也能感觉到,无数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男人的目光是火热的,甚至是狂热的。

而女人的目光是妒忌的。

而且,这些目光还带着期待看好戏。

期待着卮梵今天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和申无缺和离。

那样的话,就太精彩了。

这也确实符合卮梵的性格。

美人报仇,十年不晚。

当年,申无缺在拜堂的现场,将卮梵抛弃。

那么今日,就在你申无缺辉煌的时候,当众与你和离,狠狠在你申无缺的脸上扇一个耳光。

而且如今是申公家族离不开卮梵,而不是相反。

摘星阁靠卖座钟,一年能赚几十万两银子,甚至更多。

座钟,如今依旧是奢侈品。

一台座钟,最便宜的也要五百两银子,贵的需要两三千两。

若非豪富之家,根本不会买。

而这个座钟,就是由卮梵设计发明的。

没错,就是她发明的。

所以,尽管摘星阁的工匠,销售渠道等等是申公家族打造的。

但……核心生产力是卮梵一人。

至今座钟的核心构造,仍旧是保密的。

市面上尽管有其他的仿造者,但是水准差得太远了,每日误差太大,走得不准。

而且,每一个座钟都有特殊的编号,还有摘星阁的标志。

凡是购买座钟的人,哪个不是豪富?都会购买摘星阁的正品。

所以,摘星阁成为了申公家族的三大财源之一,每年贡献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也正是因为如此,申公敖才会如此大胆,把黑金城这个核心城堡抵押给天下会,借贷了一百万两银子。

因为不久之后,摘星阁的金钟大会又要召开了。

届时,无数的商贾都会到场购买摘星阁的座钟。

而且采取的是批量拍卖制,每年供应的座钟是有限的,卖完即止。

越是限量,就越是哄抢。

这些商人买走之后,转手就是近乎翻倍的利润。

所以,每一年的金钟大会,摘星阁准备的座钟都会一扫而空,卖得干干净净。

一年只卖一次。

如此一来,申公敖当然不愁还不上这一百万两银子。

摘星阁的座钟,就是黄金,近乎垄断。

而这个辉煌的产业,就是卮梵创造出来的,所以她当然骄傲。

她这辈子已经不打算嫁人了。

她要做这个世界最独立的女性,每一天都艳绝人寰,却只为自己而美丽,而不是为其他任何男人。

她有两个信条。

在她的领域,要独一无二,绝对第一。

在有她的场合,她一定是要做最美丽的女人。哪怕燃烧生命,也要艳盖群芳。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不管多么热闹的场合,都仿佛和她无关。

她天生和所有的热闹,格格不入。

因为八年之前,那一场热闹的场合,彻底将她的尊严践踏在地,然后无数人还上前踩了一万脚。

此时!

外面一声高呼:“申无缺公子到!”

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朝着无缺望去。

然后,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一声惊讶。

赞叹,是因为申无缺实在是俊美无匹,光彩夺目。

惊讶是因为挽着他手的这个女人是谁?

楚楚一身盛装,挽着申无缺的手臂,步入大厅之内。

行走顾盼之间,完全是女主人的做派。

而他的父亲楚良见到这一幕,脸色剧变。

因为,他始终记住自己是一个奴仆。

今晚的宴会,他同样是以一个奴仆的身份参与奔走,准备美酒佳肴,丝毫不会僭越。

但他内心无比的欢喜。

因为,他的小主人出息了。

尽管他甚至都没有资格上前恭贺,但他依旧欢喜得要炸开了。

包括他的那个憨厚的儿子也是如此,一边忙碌着,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她的女儿却如同女主人一般。

楚良的笑容,瞬间冰冻了。

他觉得不该如此的,他渴望女儿嫁给小主人,但却是侍妾的身份,而不是正室。

楚良有这天生的善良。

他很尊重,尊敬卮梵夫人,他觉得这才是小主人的良配。

他希望小主人浪子回头,能够和卮梵夫人破镜重圆。

他很想上去,将自己的女儿拖下来,但是他不能,因为他只是一个奴仆。

但是今天晚上,他会一直如同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果然,有人指出了楚楚的身份,目光也变得奇怪了。

楚楚娇媚的面孔微微一变,但是努力毫不在意,依旧笑意吟吟,挽着无缺的手臂,矜持行走。

甚至,她还朝卮梵望来一眼,微微暗含挑衅。

尽管,她曾经是卮梵的学徒。

尽管某种意义上,卮梵改变了她的命运,让她从一个侍女,变成了大师的关门弟子。

不过,想象中的修罗场没有出现。

在卮梵心中,只有一个女人能够让她不淡定,那就是傅采薇。

听到这个名字,她都会炸。

所以,她的房间里面甚至藏着傅采薇的画像。

这绝对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爱申无缺,两个人总共都没有见过几面,谈不上什么爱。

但是……

在出嫁之前,卮梵作为女孩,肯定对丈夫充满了幻想。

当年的她天真热情,是抱着和丈夫恩爱一生的目标嫁入申公家族的。

而且伴随着女儿家的本能,她把申无缺幻想得很好很好。

甚至在脑子里面和幻想出来的未来丈夫谈恋爱。

结果,她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

她无比期待的丈夫,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将她在婚礼现场抛弃。

最可悲的是,那个叫傅采薇的女人连正眼都不瞧他丈夫一眼,直接把申无缺当成了草芥,当成了备胎。

她期待的完美丈夫,成为一条卑微的舔狗。

对比之下,她卮梵成什么了?

所以她尽管没有真的见过傅采薇,但是却成为她脚下的尊严亡魂。

所以这几年,她发奋图强,终于光芒万丈,成为了一个传奇。

她觉得自己的成就,已经完全不亚于傅采薇了。

但是,她依旧无法面对傅采薇。

因为他悲哀地发现,她永远无法战胜傅采薇。

因为那个男人,太不争气了。

申无缺,是傅采薇和卮梵的战场。

而现在,卮梵永远赢不了了。

因为傅采薇,无数次践踏过申无缺的尊严。

那么卮梵呢?顶多只能抛弃申无缺一次而已。

…………………………

随着无缺的到场,宴席正式开始。

侯爵夫人穆红玉热泪盈眶,握住无缺的手。

“人人都说,我穆红玉好福气,有两个出色的儿子。”

“但是,你们错了。”

“我不止有两个好儿子,我有三个!”

“我申公家族最骄傲的事情,不是拥有了多少领地,多少财富,多少子民,多少军队。”

“我申公家族最骄傲的事情,是拥有了三个麒麟儿。”

“今天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时刻,因为我儿无缺出息了。”

“我家的明珠妹妹,你在天之灵,可以欣慰了。”

接着。

下面有人问道:“侯爵夫人,听说当时无缺公子是为了争夺世子之位,才去参加学城大考的?”

穆红玉目光如电,扫过了两个儿媳,一个南宫柔,一个芈玉衣。

当时无缺说这话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在场,卮梵孤高清冷,肯定不会说出去,那只有这两个儿媳了。

南宫柔脸蛋通红,拼命摇头,表示不是她说的。

芈玉衣桀骜仰头,是我说出去的又怎么样?

她出身芈氏,一直以来都是蛮横傲慢的。

甚至她也不觉得考学城第一有什么了不起,那只是平民的游戏而已,芈氏作为千年豪族,哪里看得上。

就算考第一怎么样?都是奴才。

此人再一次问道:“侯爵夫人,如今无缺公子,不但考中文举了,而且还夺了头名解元,那么他有资格和您的儿子争夺世子之位吗?”

穆红玉瞥了那人一眼,是南海郡的主簿。

李世允作为太守,还是很倨傲的,没有到现场。

很显然,这个南海郡主簿说这句话不安好心,是在挑拨申公家族三个儿子的关系,想要挑起内部争斗。

穆红玉顿时严肃了起来。

而全场静寂。

因为到了关键时刻,所有人等着穆红玉表态。

申公敖不在侯爵府,穆红玉就是最高声音。

穆红玉握住无缺的手,缓缓道:“首先,林主簿你说错话了,什么叫我的另外两个儿子,无缺也是我儿子,他与两个兄长毫无差别。”

“其二,我儿无缺,他当然有资格争夺世子之位!”

“我在重申一遍,我儿无缺,与他两位兄长完全平等,有资格继承申公家族的所有基业,有资格竞争镇海侯之位。”

顿时间,所有人哗然。

所有人觉得,穆红玉会回避,甚至会模棱两可说出含糊不清的答案。

因为,申无灼和申无玉可是她的亲生儿子,但申无缺并不是。

没有想到,穆红玉斩钉截铁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申无缺有资格竞争世子之位。

而在这一瞬间,楚楚的眼眸闪烁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爱申无缺,但也很爱很爱侯爵夫人这个头衔。

她这辈子,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跳上枝头,摆脱家奴之女这个身份。

见到她父亲和弟弟,充满惶恐不安的眼神,楚楚内心失望,甚至有点厌弃。

你们给了我这样卑贱的出身,我拼命挣脱有错吗?

你们一辈子甘心只做奴仆,我不甘心。

难道生下来是奴仆,注定一辈子都要是奴仆吗?

我不求你们成为我高飞的助力,但是为何要成为我的累赘?

接着,她的目光望向了卮梵,甚至更加充满挑衅,不太掩饰。

她是故意的。

这是激将法。

就是为了要激怒卮梵,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和申无缺和离。

只有卮梵和申无缺和离,她才有可能嫁给申无缺,成为正室。

因为她楚楚,也掌握着不可或缺的能力。

她也是精巧大师的弟子,而且还是关门弟子。

卮梵,你在等什么?

八年前,申无缺就是在这么隆重繁华的场合,当着无数人的面将你抛弃的。

她就是这样将你的尊严践踏在地上,然后踩一万脚的。

你咽的下这口气吗?

此时也是申无缺最得意的时候,你应该报复啊。

你应该把当年的耻辱还回去啊。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你在等什么?

错过了今日,以后就算你再和申无缺和离,也不能出气了。

尽管楚楚很爱无缺,但是她也很渴望卮梵当众打申无缺的脸。

这样一来,无缺和卮梵就能彻底决裂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有点难以启齿的原因。

无缺现在太高了,楚楚有些够不着了。

借着卮梵的力量,把申无缺打下来,那么她楚楚就刚好够得着了。

而此时的卮梵,真的是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

几次要站起来。

她已经酝酿很久了,准备这一日很久了。

上一次,她来侯爵府要宣布和离。

但是,当时申无缺宣布要参加学城大考,成为所有人笑柄。

而且傅剑之,芈勾等人来逼宫,申无缺显得很狼狈。

她不忍,也不屑趁火打劫,所以没有宣布和离。

现在,申无缺春风得意,她可以宣布和离了。

她终于可以报仇了。

她可以狠狠一个耳光扇在申无缺的脸上了。

为了这一天,她整整等了八年。

无穷无尽的仇恨和愤怒,终于可以倾泻了。

申无缺,你当年给我才耻辱,今日全部奉还。

当着无数人的面,我要与你和离!

傅采薇不要的东西,我卮梵也不要!

我也要将你抛弃一遍,当众羞辱一遍。

她鼓起所有的勇气,握紧拳头,酝酿愤怒和仇恨。

猛地站了起来。

发泄,报复!

而此时,无缺望来一眼,非常流氓,目光如勾,仿佛无形中拍打了她的迷人的腰臀一下。

刹那间!

她酝酿的所有勇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做不到。

她真的做不到。

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她做不到这么歹毒。

刹那间!

无尽的失望。

她对自己无比的失望。

泪水汹涌而出。

她再也顾不上所有人的目光,她再也坚持不住之前的孤高和傲慢。

捂住嘴,狂奔而出。

卮梵,你这个无能懦弱的女人。

她慌不择路,不知道冲到了哪里。

一直到前面没有路了,她才停下来,趴在墙上,嚎啕大哭。

一边哭,一边捶打的墙壁。

哭得昏天黑提。

然而下一秒钟。

有一个人在背后搂住了她的腰。

还贴着她最迷人的地方。

申无缺来了。

卮梵暴怒!

猛地转身,要一掌击去。

无缺握住她的雪白的手腕。

挣扎吧,你越挣扎,我越快活。

卮梵也感觉到了,顿时停了下来,寒声道:“申无缺,我们和离!”

无缺贱贱道:“又……说那话。”(小品李静腔)

卮梵冷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不管任何代价,哪怕粉身碎骨,我也要与你和离。”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激昂的声音。

“天空书城巡察使,傅采薇到!”

傅采薇来了!

卮梵娇躯一颤,她终生的噩梦来了。

无缺也一颤,因为好舒服。

然后,无缺在她耳边道:“太好了,傅采薇终于来了。”

卮梵顿时破防道:“你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对吗?你的梦中情人来了。”

无缺柔声道:“腚腚……哦不,梵梵,接下来,你且看我的表演。”

“当年我践踏了你的尊严,今日我为你报仇,且看夫君如何践踏傅采薇的。”

“宝贝,我给你纳一个投名状,保证你终身难忘。”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万八千字,真的精疲力尽了。

恩公,您还有月票吗?投给我,好吗?

给您叩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