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无缺公子太神了!

沉默的糕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竟然……真的有一条虫在脑子里面,而且……这么长!?

接下来,无缺用纯净的盐水清洗申公敖的大脑,并且将这些盐水引流出来。

接着,用特质的钩针将申公敖脑下硬膜伤口缝合。

最后,将申公敖的头皮缝合,然后进行了包扎。

“这些药物,每天煎煮一包,分三次喝,可以预防伤口发炎。”无缺道:“治疗完毕。”

听到无缺治疗完毕的话。

申公敖这才猛地发出一阵嘶吼。

然后,大口大口地喘气。

刚才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太痛苦了。

紧接着……

他本能地要起来,用右手一撑起,两条腿也一并用力。

于是,他就猛地坐了起来。

而后……

他直接惊呆了。

不由得举起自己的右手。

依旧很麻痹,而且不太受控制。

但起码能动了,也有了一定知觉了。

他猛地凝聚内力,也畅通无阻。拍了一下右腿,也不是毫无知觉了。

甚至,右腿也能稍稍用力了。

顿时,他无比狂喜!

他整个右腿瘫痪,已经整整好几天了。就在刚才,他的右手也直接失去了知觉,完全无法动弹了。

然而现在……

恢复知觉,能够用力了。

无缺淡淡道:“这只裂头蚴虫太长了,压迫了你左边大脑的部分神经,使得你的右半边身体瘫痪。尽管虫子被扯出来了,但你的脑神经有一定受损,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申公敖猛地一咬牙,直接站了起来。

然后,他在室内踱步。虽然有些瘸拐,但右腿已经恢复行动能力了。

周围所有人也都惊呆了,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切。

这……这也太神了。

南方第一神医林道渺都说这是不治之症,不可能治好的。结果申无缺公子,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完全治好了。

而且这种治疗方式,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八年不见,三公子在外面竟然学了这等高明的医术?!

这等医术真是神乎其神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顿时,三个大夫直接上前拜下道:“三公子,真乃神医也!我等三人膜拜得五体投地。”

紧接着,另外一个大夫直接磕头道:“三公子,多谢您的救命之恩,从今以后,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这话半点不假,如果申公敖治不好的话,这三个医生就死定了。

而穆红玉激动得浑身发抖,内心的狂喜无语言表。

她的丈夫被治好了!

她的擎天玉柱不会倒下了。

申公家族的危机直接解除了。

太好了,太好了!

而挽救这一切的,竟然就是曾经的申公氏之耻。

穆红玉上前,将无缺拥入怀里,颤抖道:“无缺,为娘谢谢你,谢谢你!”

这个时候,她才泪流满面。

接着,她捧着无缺的脸道:“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

此时,外面再一次传来声音。

“主人,傅剑之大人前来拜访,并且带来了三个大夫,非常强硬,我们很难阻拦。”

申公敖冷道:“他终于出马了,这是要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瘫了啊!”

之前就有人不断上门拜访,南海郡的太守,镇海书院的院长等等,但他们的身份还不能硬闯。

作为天水行省总督的傅剑之,始终没有出马。这一次他肯定是确定申公敖瘫痪了,而且完全不治了,这才强行要闯入侯爵府。

一旦确认申公敖彻底瘫了,无法治愈。那么周围权贵的攻击,就会潮水一般用来,直接将申公家族打倒在地,将申公家族的基业彻底瓜分。

无他!

这些年申公敖太红了,太耀眼了,也得罪太多人了。

而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整整一万五千平方公里的领地,谁不眼红?

最关键的是,申公家族不是老牌勋贵,而是异族归化,没有根基。

只要确定申公敖瘫痪不治,那就会发出进攻的信号。

从军事到政治上的进攻。

……………………

傅剑之毕竟是天水行省总督,帝国的封疆大吏。

气势惊人,而且用帮助申公敖治疗的名义闯进来,完全无法阻挡。

“砰!”猛地推开门。

傅剑之走了进去。

然后,他彻底惊愕。

因为,申公敖完好无缺站在厅内,身穿威武霸气的侯爵蟒袍,头戴金冠。

浑身上下,散发强大的气息。

怎么回事?

根据他的情报,申公敖已经彻底瘫痪不治了啊。

南方第一神医林道渺都治不了,刚刚离开了。

那可是天水医道院的宗师啊,他都治不了的病,那肯定是完了。

所以……傅剑之这才决定强闯侯爵府,因为有很多方势力,都在等着他的信号。

很多政治资源都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申公敖竟然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

不,他肯定是装的。

因为,站着一动不动。

但此时,申公敖龙行虎步上前,道:“傅兄,你怎么来了?”

顿时,傅剑之心脏一抖。

申公敖走路了,而且还拱手了。

根本没有瘫痪,龙行虎步,气势逼人。

傅剑之上前几步和申公敖相拥道:“申公兄,你可吓死我了,你可吓死我老兄了。你可知道外面都传成什么样子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带着三个名医,前来给你探病,还强闯你的侯爵府,你可千万不要怪罪。”

申公敖道:“哪里的话,剑之兄的好意,我感激都来不及。”

傅剑之道:“三位,还不赶紧为侯爵大人检查身体。”

申公敖张开双臂,道:“有劳了!”

傅剑之带来的三个医生上前,小心翼翼地申公敖检查了身体。

足足好一会儿后,三个医生颤抖道:“侯爵大人,非常……非常康健。”

傅剑之一阵错愕,怎么还非常健康了?之前百分之百确定他半边身子瘫痪了啊?

林道渺都无法医治啊,就算是神仙下凡为申公敖治疗也没有这么快吧?如此重疾就算能治,也要一年半载吧。

申公敖道:“傅兄放心了?”

傅剑之拍了拍胸膛道:“这下心总算是落了回去了,申公兄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吓人了,为兄身体羸弱,可经不起你几次惊吓啊。”

然后,两个人把臂言欢。

接着,傅剑之见到了无缺,不由得微微一愕道:“贤侄你也在啊?好,好,好,我就说嘛,父子之间哪有隔夜的仇啊?留下来陪我们用膳,好好聊聊。”

无缺抬起眼睛,瞥了二人一眼,没有回答半个字,显得尤为清高冷傲。

接着,朝着二人一拱手道:“告辞!”

说罢他背着箱子,直接就要扬长而去。

……………………

注:第二更送上,兄弟们还有月票,还有推荐票吗?谢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