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屠戮

上山打老虎额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实话,周翰林作为同学会的学员,其实这番话是有所忌讳的。

  

  因为辽东的一日千里,某种程度而言,对于天启皇帝而言,意味着这天下出现了一个强藩。

  

  炼钢炼铁量已经超过了关内。

  

  人口大量的增加,原先的流寇和建奴,大规模的开拓土地。

  

  财富的大量增加。

  

  这都意味着……在大明的北方,一个新的藩镇开始冉冉升起,这强藩的实力,甚至比之当初的建奴人更为强大。

  

  理论上而言,这对于朝廷和天子而言,都不是好事。。

  

  周翰林还是据实回报,而言不吝溢美之词。

  

  同学会的人思维方式的不一样的。

  

  他们这一套理论,是在于增加生产力,沉溺于发展而不可自拔。

  

  因而,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也和从前那一套不太一样。

  

  至少此时无论天启皇帝还是其他在座的学员们,譬如内阁大学士李起元人等,都是眼前一亮。

  

  “好哇。”李起元道:“陛下,这就证明,辽东做对了,以辽东此等苦寒边陲之地,尚有此惊人成就,那我大明关内两京十三省,亿兆生民,一旦效仿……会是何等的地步?大明何等是中兴有望,这是当真要步入天下至昌之世啊。”

  

  天启皇帝也略显激动:“对,对,咱们关内的同学会……终究还是落后了,空有同学会之名,却还在关内步履阑珊,瞧一瞧关外吧,那才是真正的风起云涌,是干大事。依朕来看,不能再这般下去了,新政不但要继续推行,且还需寻觅更多志同道合者,深入天下各州县,方可一改这天下的浊气。今日开这个会,咱们紫禁城分会就表决两个问题,其一,是否派出一支人数足够的学员,要涉及到各行各业的,前去辽东学习,不能再似从前那般只派人去走马观花了,要深入到方方面面才好。这其二,是同学会的发展问题,人数还是太少,而且关内同学会的学员,大多都是官吏,单凭这些还不足,朕听闻,辽东的诸学员,已将同学发展到了流寇,不,流民之中了。我等同学实在杯水车薪,如何作大事。”

  

  李起元道:“既要发展,却也需谨慎,不能三教九流,都充斥其中,不过深入百业,宣传同学会的宗旨,却是当务之急。”

  

  “甚好……”天启皇帝目光逡巡:“诸委员、学员还有什么建言?”

  

  那周翰林道:“拟定的参观团,最好政、商、军、学、民都得列入,且入选之人,依臣看,还是以年轻的学员为主,年轻人学东西快,而且将来同学会的发展,还需借重。”

  

  众人七嘴八舌,大致拟定了一个方案。

  

  当即让人去拟定文牍,准备下发。

  

  众人见时候不早,纷纷起身:“陛下,臣等告退。”

  

  天启皇帝眉一挑:“不必总叫陛下,我等志同道合,叫朕同学即可!”

  

  自京城至辽东的铁路上,疾跑的蒸汽火车里,是两车皮参观学习的关内同学会学员。

  

  他们到达旅顺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乃是委员刘文秀。

  

  表达了欢迎之后,便简要的组织了本地的同学会委员一道开了一个会议,此后拟出了一个章程,作了安排。

  

  而此时的张静一,却很忙碌。

  

  因为沙皇的特使到达了。

  

  当乌拉尔陷落的时候,整个沙皇俄国也陷入了某种恐慌的氛围之中,这其实可以理解。

  

  东斯拉夫人处于欧亚大陆之交,当初蒙古人西征,他们是真正见识过东方铁拳之人。

  

  当初的他们,饱受蒙古人的奴役,而彻底摆脱汗国统治的时间,其实也不过短短的百年不到而已。

  

  现如今……又出现了一群东方人,而且这些东方人显然更加的强大。

  

  真正让贵族们所恐惧的并不在于此。

  

  固然贵族们有着勃勃的野心,且教会也有极强的扩张欲望。

  

  可一旦遇到了真正的强敌时,当霸业化为灰烬,这些斯拉夫的贵族以及沙皇大不了回到一百年前的状态,向东方人进行臣服,按时缴纳贡品和税赋,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

  

  毕竟,当时的蒙古汗国,终究还是原始的游牧形态。

  

  这就意味着,他们是一个军事帝国,而非一个文化和政治强权,单纯的军事强权,除了掠夺之外,其实是不擅长文化统治的。

  

  正因为有这样的短板,所以虽然被征服,蒙古汗国只是要求他们每年纳税而已,依旧还需倚重这些贵族以及教士们进行征税以及驾驭普通的农奴。

  

  可沙皇以及贵族、教士们并不愚蠢,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群新的东方人,不只战斗力不小,武器精良,而且显然有自己一套高级的文化和政治手段。

  

  那么……新的‘入侵’,可能就意味着……这些东方人甚至完全不需要沙皇和贵族,便可对农奴们进行直接的管理以及文化统治。

  

  这一次沙皇派出了使团,除了想一探虚实之外,便是想看看是否能谈一谈,或许真的谈成了呢。

  

  使者见过了张静一,彼此问候了对方。

  

  当使者询问关于是否议和的时候。

  

  张静一却是沉吟起来,而后他叹了口气,道:“我亦想和,想来贵使当知,我是最反对刀兵相见的,只不过……是战是和,单我而论,说了却不算,还是你们自己内部讨论吧。”

  

  这使者有些懵,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而这时,大堂之外,传出了急促的脚步声。

  

  随即,便见数十人走了进来。

  

  这数十人,一个个也都是肤色白皙,高鼻深目。

  

  却也是斯拉夫人的特征。

  

  他们穿着军服,身子笔挺。

  

  为首的军官道:“沙聂诺夫见过殿下。”

  

  张静一朝他点点头,随即道:“此人乃是沙皇的特使,特来议和,本王念及苍生,也有议和之意,只是思来想去,你们也是俄人,自是还是询问你们的意见为好。”

  

  沙聂诺夫和身后数十人,都是军官,此番是拿下乌拉尔之后,进行了一次改编和休整,相当一部分人返回了辽东,既是为了采买新的武器做准备,也算是一次休息。

  

  毕竟,冬日即将来临,在那地方,冬天确实不适合进兵,休整一段时间,到了来年开夏,才是继续西进的最好时机。

  

  沙聂诺夫听了张静一一旁的通事一阵翻译之后,随即便和其他军官同样的脸色变了。

  

  这特使显然已经意识到了沙聂诺夫等人的身份,脸色顿时露出了不屑之意。

  

  毕竟……他可以对张静一表示敬意和尊重,可是对沙聂诺夫这样的叛徒,自是不放眼里。

  

  可下一刻,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却见沙聂诺夫毫不犹豫的突然从怀里一掏。

  

  却见他竟是掏出了一支短铳。

  

  一旁的卫士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藏匿了武器进入了这里,有人最先反应过来。

  

  可还是迟了。

  

  却见沙聂诺夫却是举起了短铳,却是直接对着特使的脑门,啪啪啪……

  

  火光自火铳的铳口闪烁。

  

  紧接着,硝烟响起。

  

  而此时,就在特使猝不及防的时候,这特使的脑壳竟是被飞溅的子弹打了个稀烂。

  

  特使身后的随员们顿时大惊,一个个想要躲避。

  

  可已迟了。

  

  沙聂诺夫身后的军官们,毫不犹豫的有的取出了火铳,有的取出了匕首,凶残的进行几近行刑一般的杀戮。

  

  须臾功夫。

  

  这使团之人,便已死尽。

  

  沙聂诺夫丢弃了武器,朝张静一拜下:“殿下是仁慈的王者,理应推翻沙皇残暴的统治,解救乌拉尔以西的百姓,用东方的谚语叫做吊民伐罪,为什么要和残暴的沙皇媾和?臣下对此十分不理解,今日我等杀死这些沙皇的走狗,希望殿下断绝这个念头,我等自知罪孽深重,愿意死在疆场,将功赎罪。”

  

  来之前,他们其实已经知道辽王在接待沙皇的使者。

  

  事实上,在辽东最害怕议和的人,未必是张静一,恰恰是沙聂诺夫这些降人。

  

  毕竟一旦议和,那么他们这些人算什么呢?

  

  他们已是沙皇的罪人,从此永远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了。

  

  何况,归顺之后,他们编入了李自成和张献忠的账下,这一战,他们同样也分到了战利品。

  

  不得不说……战利品很丰厚,而且是真金白银,这一下子,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未来………未必糟糕,甚至……还大有希望。

  

  来到辽东之后,见识到了这花花世界,自是让他们明白,他们可以挣更多的钱,而后在这辽东过着优裕的生活。

  

  而特使的到来,将他们一切的后路和希望都斩断了。

  

  昨天夜里,他们几乎都没有睡,躲在一起经过了一夜的讨论,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其他的事都可以搁置不谈,但是特使必须死。

  

  于是……特使死了。

  

  而张静一的王府殿堂,却成了屠宰场。

  

  张静一对此,眉眼也没有跳一下,他只是叹了口气,站起身,道:“这样不好,下次别这样干了。”

  

  沙聂诺夫激动的道:“再不敢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