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游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刘赫缓缓取下脸上的眼罩,用一种看爬虫般的眼神,看了季久一眼。

    “别随随便便的,把我和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扯到一起。”他回头冲肖展飞笑道,笑意却仅浮在表面。

    “什么东西”指的应当就是曲心了。

    季久也不恼,只是平静的接了一句,“我跟旁边这位的看法是一样的。”

    “哈?和我一样?”刘赫沉默了一下,却是不怒反笑,他意味深长的望着季久,嘴里却高声道,“李坤!你就这点儿本事吗?”

    后座的李坤此时还趴着呢。没法,也不知道那个曲心到底是个什么怪力,他现在浑身都又酸又痛,别说过去找回场子了,站起来都成问题呢。

    听到刘赫的话,他气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总算是凭借着汹涌的怒气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季久不远处。

    这次,他可不敢贸然接近这个怪力娘炮了,只是阴冷的笑道,“猪脑子,哼!我不跟你计较……你迟早会……”

    肖展飞脸色沉了沉。

    这个李坤,明面上是班级的体委,实际上却是他的跟班之一。

    不过,很多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跟班实在有点蠢。

    此刻,听到李坤盛怒之下口不择言,似乎会把“那个事”也说出来,肖展飞立刻伸脚狠狠踢了他一下。

    结果大约是李坤太倒霉,这脚非但没踢对地方,反而使他扑通——绊倒在地。

    直接在自己刚刚的“威胁对象”脚下摔了个五体投地的大马趴。

    也是相当尴尬了。

    威胁对象——季久默默的看了李坤一眼,“你……不用那么客气的。”

    谁跟你客气了啊妈的!你以为老子是在给你行大礼吗?麻辣鸡的!我要你今晚上死的不能更惨!

    李坤还待再发难——

    “你没事吧?”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李坤看到了前来搀扶他的人,元翊?

    伽兰高中的学生,除了小部分成绩极端优异的普通学子外,大多都非富即贵。

    元翊家世如何并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他只是月前半途插班来到他们伽兰,平时在班上素来都是低调行事,目前为止都没什么能抱团的朋友,实在不成气候。

    李坤并不太高看他,因此手一甩,让元翊扶了个空,“关你什么事?”

    元翊的制服外套整齐地叠在座位扶手上,因此现下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

    他身形瘦削,此时微微垂着头,黑色碎发遮住双眼,嘴角的笑容却依旧看起来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就连说起话来也是不急不慢,“是这样的,马上车就要停了。老师还得挨个发胸牌呢,有什么事我们同学之间还是下了车再说吧。”

    “你他妈……”李坤话刚出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啊,还要发胸牌呢!

    他狐疑的看了元翊一眼,对方却回以一笑。

    “哼,今天就到这儿,”他转身看着季久,“你给我记住!”

    “好了好了,同学们都回到各自座位坐好。我们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黛眉山了,为了这次秋游能更愉快的进行,学校特地进行了“包场”,三天内。”男老师伸出三根指头,笑到。

    “大家可以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同学之间要像家人一样互相照顾——当然了,之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大家都听清楚了吗?”

    “现在我们发一下胸牌,大家记得妥善保管,谨防遗失。”

    季久把胸牌别到衣服上,回头看了眼李坤,对方正冷笑着看着他。

    他摇摇头,下车提了行李,和大部队一起分批次坐上出租车,被送往了下榻的酒店。

    季久和几个平时不太来往的同学上了同一辆出租,那个胖子马力也在其中。

    在他们五班,常被欺负的对象几乎就在曲心,鹿瑶,马力三人之间,轮换着来。

    借着后视镜,季久也总算看到了自己目前的模样——半大年纪的清秀少年,就是眼睛太水润,皮肤太雪白,即便没什么表情的时候,脸蛋也是晕红的。

    加之性格太娘,同性·性取向,泪腺发达等等等等,实在是一个绝佳的好欺负对象。

    “曲心,你刚刚太牛了!”马力凑到季久身边,激动的竖着拇指,“李坤那个表情真是……哈哈!”

    季久看了他一眼,视线转回到前方,却捕捉到了出租车司机瞥向他的眼神。

    司机似乎没想到会被他发现,有点紧张的收回视线。

    “没什么,顺手。”季久回了马力一句,突然道,“司机师傅,天气这么热,你带着帽子和口罩就不怕捂出痱子吗?”

    冷汗顺着司机的额头流下来,他粗声粗气的回道,“呵呵,这个,习惯了。”

    “哦。”季久笑了笑,低头去看手机了,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车子驶进景区,很快就到了酒店门前。

    季久看向窗外,好几辆车已经提前到达,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站在附近聊天,由专人把行李拖回房间。

    马力抢先下了车,季久跟着他,临关门前,突然又道,“司机师傅,你这车停哪儿呢?”

    司机手搭在方向盘上,目不斜视,“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季久突然露出个羞·涩的笑容来,在这张脸上更是显得可爱迷人,“就是如果有时候需要坐车的话,可以直接来找你。”

    司机咽了咽喉咙,目光在季久脸上转了一圈,手也松了,才清咳两声道,“就在这酒店的地下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