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游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直到元翊走开,鹿瑶才慢慢地走过来,她声音里有恳求之意,“曲心……我等会儿能跟你一起走吗?”

    季久点点头,“当然可以。”又转脸看了离开的元翊一眼。

    一行二十几人在男老师的带领下穿过索桥,很快就踏上了石阶,往山路上攀登。

    一开始,有学生还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慢慢的体力不支,三三两两地找地方坐下来休息。

    尽管山崖和高大繁密的树木遮挡了阳光,但汗水依旧不竭的流淌着。

    鹿瑶羡慕的看着季久,突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你的皮肤冬暖夏凉啊对吗?都不流汗的呢,好棒。”

    季久有点无语。

    就在此时,一只苍白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捏住季久的下巴,使他不得不把脸转过去。手的主人发出感叹,“嗯,真的很舒服。”

    “元翊,我得说,你这种行为是会被打的,你知道吗?”季久阴森森的笑了。

    鹿瑶微微转过头,对于元翊接下来的惨状,她实在不敢多看。

    同时,她的心里也在回响着一个严肃的问题——到底是谁说曲心娘炮的?明明man爆了好吗?

    <<<

    爬了快一个多小时,众人却发现,想要继续往上,他们需要坐船。

    原来,这块儿似乎是借着天然地理优势开辟的民用湖,从这儿到对岸也就几百来米。

    二十几人中,有的仍旧落后大部队,有的已经提前抵达并坐船到了对岸。

    他们十几人上了船,穿上救生衣,在船沿上站着赏起景来。

    鹿瑶似乎很是恐船,船身每晃荡一下她就得叫两声——撑船的船工带着草帽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就是手上故意弄了弄,引得船身歪斜,众人不稳。

    季久看了水下一眼,却是突然眼神一凝。

    刚刚,他好像看到一个人游了过去。

    船离着对岸还有几米距离,有几个胆大的男同学就做了个助跑,然后跳过去了。

    “哎哎!大家不要挤!那边几位同学小心点,瞎跳什么呢?”男老师嚷嚷着,“快别跳了,别跳了……”

    “老师,我们不跳可以啊!你来跳一个给我们看就行!”有个肖展飞的跟班,外号“大鱼”的男生提议。

    “是啊是啊!早就想见识一下了老师的功夫了!”

    “功夫肯定好啊!毕竟……说不定老师每天都有在同队那个漂亮老师身上练呢~”

    “哈哈哈,大鱼你这人咋的啊?这种事哈哈哈哈,亏你想得出来!”

    “……”

    “好吧好吧,怕了你们了,我跳行了吧……说起来你们还别不信,老师年轻的时候啊,也拿过跳远冠军的呢!”

    男老师给自己封了个“冠军”名号,似乎身上能多长两个翅膀出来似的,果然摆好姿势,助跑,起跳——

    但就在老师跃至半空时,似乎有只手从水里伸出来拽了他一把。

    下一刻。

    “啊!”

    几个还在船沿上的女孩发出了惊叫,“老师落水了!”

    “瞎叫什么?这水又不深……”有几人不屑。

    但随即,男老师从水里冒了个头出来,“救!救命啊!”

    这水确实不深,而且老师落下的地方离岸很近,因此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老师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季久却不这么想,他拉着鹿瑶上了船沿,“跳过去,然后在上面等我。”

    鹿瑶有点懵,“怎,怎么了?”

    “听我的就是了。”

    “啊!有血!”

    “是老师的血吗?河里有蛇吗?还是鱼?”

    “蛇个头啊!河里有人!”

    “拉老师上来啊!”

    就在此时,原本呆在一旁的船工突然摘下草帽,从大衣里掏出了个小丑面具来。

    将面具戴上,他又脱了大衣,露出里面的白大褂。

    活脱脱一个神经病。

    此刻,已经“焕然一新”的船工自然吸引了一部分学生的注意。

    大家已经搞不清楚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只是凭着本能转身往山上跑。

    小丑面具从身后掏出一把刀,眼里凶光乍现起来。

    水里,一个戴着潜水镜的白大褂露出头来,一手捞住老师的胸口,另一只手在其喉颈处摆弄了一阵——

    血液喷射出来,伤口很快被水浸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