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友那没有任何实质性建议的安慰,让元黎忍不住对他翻了翻白眼,“会出大事的好吗,还不知道严严到时候会怎么弄死我呢,你不知道严严有多小心眼,这一次我竟然对他做出这种事,他肯定生气死了,balbalbalbal”的说了一大通看似抱怨实则秀恩爱的话。

    王凯杰冷漠脸:我早已看透你们两了。

    于是乎便假意的敷衍几句,看起了文件。元黎也不介意好友的不配合,自顾自的说着,越说越觉得自己前途灰暗,便拿起手机继续刷起昨天的帖子,企图在胡言乱语中找到一点有用的建议。

    无

    视那些逗比的回复,元黎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评论,结果还真给他找到了几个认真回复的,比如这个id名叫梨是我的,就问他觉得恶不恶心。

    元黎想了想便回复他

    严

    严是小天使:不恶心,就是觉得太震惊了,不知道怎么办qwq

    元黎以为还要等一会儿才能收到回复,没想到只过去几分钟便收到了。

    梨是我的:那你对你竹马是怎么想的?

    是怎么想的?元黎看到后不假思索的回复道

    严严是小天使:好竹马,一辈子的兄弟,亲密的家人。

    梨是我的:这可能是你自己的想法,那你竹马的想法呢。

    严严是小天使:当然跟我一样,我跟他可是从幼儿园起就一直在一起了,多少年的感情,不夸张的说,比兄弟还亲密。

    梨是我的:……你就真的这么想,万一他因为这件事跟你离心,讨厌你怎么办?

    严严是小天使:qwq我就是担心啊,他可小心眼了,有记仇,还记得小时候不小心抢了他一根冰棍,他到现在都记得,还时不时的要我赔。

    看到这条回复,手机另一头的白严笑了笑,这个笨蛋,谁小心眼了,你的事我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心里不由得哼了一声,白严继续回复道

    梨是我的:那就难办了,你做出这么严重的事,你的竹马肯定气的不轻,不过说回来,你就没想过其实你心里还是有点在意或者说喜欢他,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愧疚,还拼命的想办法挽回这段关系,说实话我觉得可能因为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所以兄弟情与爱情模糊不清,导致你一直以为你对他是兄弟情,其实你可以好好的冷静一下,认真想想你和他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或许会有新的发现也说不定。

    噼里啪啦的打了一大段后,白严放下手机,抬眼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带着诡异笑容的女人,此人就是白严大学的前辈,也是现在的同事郝依依,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脸上画着淡妆,身穿着白大褂,破有一直温柔女医生的风范,只不过忽略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的话。

    白严轻轻的看了她一眼,紧接着低头看起了病例本。面对白严的冷淡,郝依依也不觉得生气,继续扬起诡异的笑容,神秘兮兮的说道:“我看你面色苍白,眼底青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该不会是得手了吧,瞧着这被摧残的模样,啧啧,没看出来你男人这么不会怜香惜玉,要不我私底下教他几招?”

    闻言白严面色不变,反而淡淡的说道:“妇产科这么清闲,让你有时间来我这里呆着,看来应该向医院反应一下,多派一些妇产科的人来外科帮忙。”

    对面白严的威胁,郝依依浑不在意的滑动着椅子,凑到白严身边,“说真的,你该不会来个酒后乱□□,依照你家那位的个性,现在恐怕都吓傻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如此狗血的剧情,果然狗血来源于生活,不过一想到你家那忠犬的个性,指不定现在又多慌呢,放心吧,作为你的好闺蜜,我会私底下劝劝他的,顺便教他几招,保证你□□生活和谐。”说着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真是破坏了那一身气质。

    白严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放下手中的病历本,笑似非笑的看着郝依依,“听说领导要来视察,依照这个时间应该快到妇产科了吧,如果知道你在我这话,这检讨应该是少不了。”

    郝依依这才想起今天可是视察日,要是被爷爷知道的话,又要挨训了,当下挎着一张脸,匆匆离开,嘴里还嘀咕着,“美人有毒啊,古人说的没错。”

    打发完八卦的好友,白严心底松了一口气儿,在揉了揉鼻梁后,又拿起手机看,露出一个笑容。

    严严是小天使:qwq

    另一头元黎看着原本聊得好好的网友,半天都没有再回复他,有些失落的放下手机,身子倚在沙发上,发着呆,要冷静的思考对严严的感情吗?想到这元黎有些烦躁,严严就像弟弟,怎么可能把弟弟变成情人呢,再说两个大男人的怎么可能在一起,不提有没有孩子,怎么硬的起来都是个问题,想到着,元黎顿时想起今早看到的场景,裸、露的肌肤上带着青青紫紫的痕迹,分外的糜烂煽情,顿时元黎觉得心头一片燥热,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还真可以硬的起来_(:3ゝ∠)_,说好的直男呢,怎么说弯就弯。

    感觉自己还可以在抢救一下的元黎,心虚的瞄了瞄身旁的王凯杰,眼神中带着一种异样的气息。

    王凯杰异常的哆嗦了一下,天气不冷啊,怎么感觉有点凉飕飕的,会不会是要换季了,王凯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想了想。

    元黎看了王凯杰半天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心想,还好,看起来还是直的。随即又暗搓搓的上网查了一下同性之间的□□,尤其对方还是第一次前提下。

    看着上面说的第一次什么很痛啊,不注意的话会流血的,严重的还会感冒发烧,拉肚子呀,甚至发炎什么的,元黎当即寒了一张脸,严严那么怕痛的一个人,尤其是他昨晚喝的那么醉,肯定不温柔,要是流血怎么办,一想到自己把严严弄得这么惨,元黎弟控的心立马发作,想问问严严的身体怎么样了,可是打电话发短信过去又觉得尴尬,于是只好悄悄的给郝依依打了电话过去。

    说起郝依依,元黎一直把她当做严严的追求者,想着如果哪天严严想恋爱了,两人应该会在一起,可如今发生这样尴尬的事,在面对原本当做未来弟妹的郝依依,元黎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电话在响了几声变接通了,耳边传来郝依依温柔的嗓音,“喂,你好。”

    元黎咳了几声,便道,“是依依吗?我是元黎。”

    “哦,是元黎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嘛?‘’

    “那个依依啊,严严今天又来上班吗?”

    郝依依听着元黎吞吞吐吐的话,心底笑了笑,看来我还得当一会儿红娘呢。

    随即语气担忧道,“说起这,我还觉得有些奇怪呢,今天小严请假了,没来医院,听说是感冒了还挺严重的,我正打算下班后去看看呢,不过,元黎你怎么问起我来了,你不知道小严生病了吗?“

    面对郝依依的疑问,元黎假意的咳了几声,说,“昨天有个酒局喝的太晚了,所以没去严严那看,所以不知道严严生病,放心,等下下班后,我立马去看看严严,你继续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两人客套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郝依依心想,这下你可要欠我一个人情了,然后发了一个短信给白严,说明了元黎来电话以及她的回复。

    收到短信的提示,白严看了一眼内容,有些头痛的想看来得去调个班了。

    元黎这边挂完电话后,立马忧心忡忡,看来严严果然生病了,而且严重到连医院也没去,不行,我得去看看严严,他家里没人,叔叔阿姨又忙,没时间去照顾他,而且严严平时也不爱招呼朋友去家里玩,身边连个能照顾的朋友也没有,想到严严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生病,元黎立马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立马赶去严严家里照顾他。

    可是现在工作正在关键时期,有个大项目要他负责又不走不开,元黎一时间有些心浮气躁的,怎么也集中不了精力工作。

    王凯杰发现了元黎的异常,心里暗想,果然是恋爱了,这魂不守舍的模样,瞧着真让人牙酸,索性昨天酒局这小子出了不少的力,就放他半天假,去陪陪男朋友好了,我真是中国好老板啊。不要脸的夸赞自己一句后,王凯杰便假意训斥元黎一番,要求他认真完成工作,不然不早放他回去。

    对于老板的好意,元黎有些感激,在定了定心神后,便集中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欢迎大家收藏哦!

    第2章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