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不容易把手头的工作做完,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元黎看了王凯杰一眼,心里呵呵了一声,说好的提前放假呢。

    面对元黎犹如实质的目光,王凯杰心虚的咳了一声,谁知道这次工作会拖这么晚,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呀╮(╯▽╰)╭,不负责任的在心里推卸一番后,王凯杰对着生气的好友露出一个闪亮的笑容,“没想到竟然这么晚了,你不是要去看你家严严么,还不快去,记得帮我问好啊。”

    对王凯杰如此厚的脸皮,元黎表示习以为常,他匆匆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匆匆离开了公司。

    等买好严严平时喜欢喝的粥以及一些治疗的药后,元黎这才来到白严的家中,在小心翼翼的按了按门铃,发现没人响应后,他拿起口袋里的钥匙打开了门。

    将东西放到客厅的桌子上,元黎抬步走进卧室,发现,白严正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神色苍白,元黎立马忘记了尴尬,伸手摸着白严的额头,发现有些烫,心想:果然是发烧,随即转身走入客厅去拿药。

    轻柔的唤醒了熟睡中的白严,看着他有些迷糊的神情,元黎心中的愧疚越发的深,于是表情越发的温柔,“严严别睡了,快吃点药。”

    白严清醒过来后,表情立马冷淡下来,他直直的看着元黎不语,莫名的有些委屈。看着白严的这副神情,元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严严,都是我不好,我们先别说这个,你现在正生病,先把药给吃了好不好。”

    白严沉默不语的接过药,吃了下去,然后又躺下,一副不想理人的模样。

    元黎也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只好把给白严买的粥放到厨房炖着,等他饿的时候能吃。

    稍微收拾了一下房间,元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着呆,客厅整体的布置非常的整洁利落,但正由于太多干净利落反而显得没有人气,看着熟悉的客厅,元黎觉得有些莫名的心疼,严严从小时候就这样,生病了就自己一个人熬着什么也不说,受委屈了也不肯表现出来,非得一个人默默的扛着,不喜欢和人亲近,总是自己一个个人躲在角落里玩。

    元黎想起幼儿园第一次见到严严,那时他觉得这个小朋友怎么那么奇怪啊,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反而坐在旁边看,手里还拿着别的小朋友都不喜欢的玩具,便跑去严严面前邀请他一起玩。当时的严严就跟现在一样,默默的看着他不说话,反而是他主动拉起他的手,那是他们最初的相遇。没想到现在又回到了当初那般,元黎心想严严肯定在心里怨我。

    卧室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打断了元黎的回忆,他立马起身走进卧室,发现白严正紧皱着眉头,面色通红,不安的轻哼着,元黎伸手探了探,发现烧的比原先厉害,有些心疼,怎么又开始烧了?

    给白严冰块降温后,元黎注意到他突然醒了过来,高烧使得那人漂亮的凤眼变得水润润的,像是某种可怜的小动物,面对这样的目光,元黎有些怜惜摸摸他的头,“严严,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可能因为高烧的缘故,让白严变得有些脆弱,只见他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难受。”

    “觉得哪儿难受?”

    “头疼。”

    “没事的,好好休息,对了,我给你买了街角那小店的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

    白严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元黎离开的背影。

    粥因为一直炖着还维持着余热,元黎看着白严一口一口,斯文的喝着粥,突然想通了,何必这么纠结呢,这个他放在心尖上宠爱的人,其他人能像自己这么照顾他吗,这么娇气的一个人,不喜欢喝药,还挑食,,脾气不好,怎么找得到愿意这么包容照顾他的女人呢,在一起就在一起吧,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母亲以及伯父伯母,但是人生是自己的,该怎么生活还要看自己,长辈那边就慢慢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看开了,元黎瞧着白严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很心疼这个人,觉得需要有人照顾他,包容他的还脾气,还要哄着他吃饭不挑食,想到这,元黎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这样的人除了自己还有谁呢。

    白严不知道元黎思想上的转变,而且还是如此的自恋。他继续喝着粥,等觉得自己有些饱了,便停了下来。

    抬眼见元黎傻笑着看他,心中一动,将碗放到身旁的柜子上,开口道,“谢谢,我好多了,现在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元黎的笑容顿时淡了下来,他有些生硬的跟白严说笑,假装没听到白严刚才的话。白严见状就没再开口,而是躺下去,闭目休息,看见白严没继续赶人,元黎心里松了一口气儿。

    把碗筷收拾了一下,看窗外天色有点晚,决定今晚就留在白严家中照顾他,最好找机会消除两人尴尬的气氛,说实话现在这样相处着,元黎觉得心里怪别扭的,尤其白严这种无视的态度有点让他沮丧,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想着,他下意识的点开手机看了一下白天的帖子,发现那个人依旧没有回复他,便回复了一句,

    严严是小天使:在么?

    昏暗的卧室,放在白严床头的手机突然亮了亮,没有引起白严的注意。

    等了一会儿也见不到回复,元黎叹了一口气儿,放下手机,熟练的找到放在储藏柜里的被子,在客厅打起了地铺,因为白严这里是单身公寓,虽然地段好,离他工作地方近,但只有一间卧室,所以平时元黎留宿要么与白严挤一张床,要么就在卧室打地铺,不过现今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在卧室打地铺了,只到客厅。

    铺好后,元黎又进去看白严的情况,发现白严起了床,正在换衣服,长期不见阳光的皮肤有些过分的偏白,上面零碎的分布着激情后留下的痕迹,劲瘦的腰身正微微弯曲,挺翘的臀部微抬着,元黎当即呆住了,目光有些不受控制的往那人粉嫩的部位和那幽深的地方打转,直到白严镇定自若的换完内裤,看了他一眼,“有事吗?”

    元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只是来看你好点没”

    “如果没事,我要继续换衣服了,麻烦回避一下。”接着白严顿了一下,眉头微挑,“当然如果你还想看的话,我也不介意。”说完便继续换着睡衣。

    元黎傻傻的点着头,有些迷迷糊糊的关上门,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看到的画面,觉得心跳如雷,喉咙有些发紧,其实说实话,他还想继续看来着_(:3ゝ∠)_,看来这次真的是弯得个彻底,都快成弹簧了。

    白严撩了一把元黎,确定他终于开窍,顿时心情大好,那冷清的面庞不由得扬起一抹笑容,让人分外惊艳。

    错

    了这一幕的元黎正在洗手间回魂,等冷静下来了后,回想刚才自己那蠢样,忍不住捂脸,又不失没见过,怎么这次反应这么大呢,还差点就硬了,幸好凭借着他二十几年魔法师的经验忍住了,不然真没脸见严严,qwq。

    一夜无波

    第二天元黎醒来,发现自己竟然那个了,脸色有点黑,至于那个香艳无比的梦就暂且不提,他凝神听了听卧室的动静,发现没什么动静后,心里松了一口气儿,悄悄的跑进浴室,消灭罪证,幸好严严这里备着一次性内裤,不然他可就要坦荡荡的呆一天,不过这个尺寸好像小了,有点紧。

    当白严走进浴室时,看到的就是元黎正扭着腰,扒拉着内裤,说实话那场景有点搞笑,尤其元黎看到白严时,那脸立马僵住了。

    白严:……

    元黎:…… 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qwq

    元黎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打了个招呼“严严,早上好!”

    白严镇定的回道,“早上好”

    接着双方迷之沉默几秒,白严面色不变的关上浴室大门,肩膀微微有些耸动,似乎在极力的忍住笑,怕一不小心笑出声,让里面的人更加的尴尬,憋得脸色有些通红。

    而浴室内的元黎则端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没想到,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_(:3ゝ∠)_,真的只是内裤有些紧,再说长那么大,怪我咯,←理智已丧失。

    元黎出来后,尴尬的不敢与白严对视,只见他对白严打了打招呼,丢下一句,“我出去买早餐了。”就匆匆出了门,丝毫没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发梢还有水珠在滴落。

    白严看着元黎离去的身影,眼底浮现出丝丝笑意。

    元黎回来的时候,白严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似乎是了洗澡的缘故,头发很湿,衣领处沾着不少水渍,元黎无意中看见一滴水顺着白严白皙的脖颈滑过锁骨,最终滑入衣间,他不由得舔了舔唇。

    想到这人又不吹头发,元黎无奈的说道,“严严,你怎么又没吹干头发。”边说边把早餐放到餐桌上,“你现在还在生病,不可以不吹头发,这样加重你的感冒的。”

    白严听着耳边传来的元黎的唠叨声,心情莫名的放松,紧接着,他感觉宽大的手掌正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发,热风传来,噪音响起,伴随着那温柔动作,让他舒服的闭起了双眼。

    两人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表情轻松自然,相似回到了从前。

    元黎觉得先前存在的尴尬和不自在消失了不少,于是动作越发的温柔起来,头吹到半干后,元黎停了下来,提醒白严该吃早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