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好,等明晚我来找你,到时候见。

    严严:

    恩。

    白严望着手机上的短信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收回手机,如往常一般,吃过晚饭,看了一会儿书,到点洗漱后,便上床睡觉。

    隔日天还没亮,白严立马睁开双眼,眼神清澈有神,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他走下床,拿起放在床头的验孕棒走进浴室,过了好久他才出来,面色有些黑,像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

    而那个消失了的验孕棒此刻正躺在垃圾桶里,上面正明明晃晃的显着两条红杠。

    心底的怀疑变成了事实,这让白严觉得头痛不已,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元黎这个牲口,才一夜竟然就让他中标了!白严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揪住元黎将他揍一顿,不然难平自己心底的这口恶气!

    在咬牙切齿了一番后,白严这才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要不要打掉这个孩子,还有要不要让元黎知道这件事。

    因为本身就是医生的缘故,所以对于任何生命白严都保持一种尊敬的态度,他并不是讨厌这个孩子,相反的对于这个还未出生的胎儿,白严是喜欢的,因为那是自己血脉的延续,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并没有任何的精力生下他,甚至于连孩子的亲生父亲都不一定能接受他的存在,所以白严觉得打掉他或许比较好。

    在确定自己的想法后,白严算了下时间有一个多月了,可以用药流,想着等过几天找郝依依弄到药。

    心底对这个还未出生就要被自己舍弃的胎儿说了声抱歉,白严在准备一番后,如往常一般去医院上班。

    而元黎这边则是暗中计划着今天怎么跟自己的好竹马告白,因为心里一直想着这事,让他感觉今天时间过的格外的慢,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时间,他还来不及跟周围的同事打声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兴冲冲的跑到白严家门口,元黎突然紧张起来,满脑子想着的是万一被严严拒绝了怎么办! 在门口磨磨蹭蹭一会儿,他这才按下门铃。

    响了一会儿,见没人来开门,元黎想会不会还没回来,正打算用钥匙开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了。他看到白严神色有些疲惫,眼底处浮现一片青黑,显然是昨晚没睡好的样子。

    元黎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这么憔悴?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严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转身示意元黎进来。

    见白严什么也没说,元黎只当他是因为昨晚熬夜值班的缘故,没有再问什么。

    “严严,今天我带了烤鸭来,就是街区那家有名的烤鸭店,你不知道买的人超多,我排了老半天才买到,晚上我们可是有口福了……”元黎一进门就开始乐呵呵的说着自己买的东西,见白严理都没理他,有些委屈的道,“严严,你怎么不高兴呀?”

    只见白严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元黎觉得有些奇怪,严严这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吗?

    元黎一脸疑惑的坐到白严身旁,拍了拍他的肩,“严严,你是要跟我说什么?表情这么奇怪,弄得我心慌慌的。”

    白严眼神复杂的看着元黎,心里轻哼了一声,算了还是不告诉这个傻大个了,免得他大惊小怪的。

    不自在的摸了摸耳朵,白严道,“没什么,就是想着医院的事,有些入神。”

    元黎盯着白严,关心的问,“很严重吗?”

    “没什么大事,对了,你刚才说了什么?”白严转移话题。

    元黎觉得严严撒了谎,因为他知道他有个一撒谎就摸耳朵的小动作。这是以前他无意间发现的,后来经过他几次证实,确定只要严严一撒谎就会不自觉的做这个小动作,所以这个发现让让元黎越发的不解,严严到底瞒着他什么了?等有机会好好问问,现在正事要紧。一想到自己等会儿还要表白,元黎觉得既紧张又期待。

    在厨房忙忙碌碌好一会儿,元黎端出自己精心准备好晚餐,开了瓶红酒,打算借此机会好好的表个白,没像电影里那样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元黎觉得那样太矫情了,两个大男人就好好吃顿饭,喝个酒,表表白就是他所想出来,比较好的告白场景了。

    丝毫没有浪漫细胞的元黎心想,如果告白成功了,那就是好事,如果失败了,可以借口喝醉了胡言乱语,避免两人尴尬,真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热闹的吃完饭,元黎胡灌了自己几杯酒,脸色有些通红的看着还在斯文吃饭的白严。

    严严吃饭的样子真好看,斯斯文文的,也不娘气,赏心悦目的不得了,哪像他那么粗鲁,还好严严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想到这元黎傻乎乎的笑了笑,随后站起来,走到白严身边,抓起他的修长白皙的手,大声的说道,“严严,我喜欢你,想照顾你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吧!”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白严显然有些惊讶,这么巧?他怎么会选择在今天告白?白严垂下眼帘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一时间思绪有些复杂。

    元黎久久等不到白严的回答,心越来越沉,怎么办,好像失败了,可是都到了这地步,元黎还不想就此放弃,他冲动的抱住白严,语气低沉道,“严严别拒绝我好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我爱你,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一时间接受不了,但是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会对你很好很好,会陪你看你喜欢的老电影,会陪你去你最喜欢的海边散步,你讨厌挤车,也不喜欢坐出租车,以后都由我开车送你,你讨厌喧闹,我会静静的陪在你身边,你讨厌我不爱干净,我会改,保证以后会注意卫生,你讨厌我抽烟,以后我也不抽了,你喜欢吃我做的饭,我以后一直做给你吃,我会努力变成你满意的模样,你就喜欢我好不好?”说完元黎撒娇的把头埋在白严的颈间,嗅着他清爽的体香。

    元黎真挚的告白,让白严动容不已,他抬手回抱元黎,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恰好被耳尖的元黎给听到了。

    顿时元黎狂喜不已,他抬头看着白严,高兴的说道,“真的吗?严严,我没听错吧?你答应我了?”

    白严看着元黎傻乐的模样,有些不自在的把头撇开,元黎像是得到肯定回复一般,紧紧的抱住白严。

    等分开后,元黎看着白严有些通红的脸,有些心痒难耐,他不由得把脸凑近白严,想要亲吻他。

    在两人快要吻上时,白严突然一把推开元黎,跑进浴室。

    而被推开的元黎此时一脸懵逼,what happen?

    他急忙走进浴室,看到吐得有些厉害的白严,瞬间反应自己应该没有口臭,随后他立马打消这个奇、葩的想法,快步来到白严身旁,拍了怕他的背,“严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吐了呢?是不是饭菜有什么问题?”元黎仔细回想今晚做的饭,觉得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呀,都时按照平常来做的,难道是食材上有什么问题吗?元黎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缓过来的白严按了按抽水按钮,“没事,这几天吃坏肚子了,肠胃有些不舒服。”

    闻言元黎皱起眉,“严严你怎么不告诉我,早知道我不做这些油腻的食物了,现在害得你不舒服。”说着伸手轻抚白严惨白的脸颊,“严严,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千万别一个人忍着,不然我会担心的,知道吗?”

    浴室的灯光,打在元黎立体的五官上,显得格外的英俊迷人。

    见此白严突然觉得一阵安心,他默默的靠入元黎宽厚温暖的怀抱中,手悄悄的抚上肚子。

    对于白严突然的撒娇,元黎心软不已,将人轻轻抱入拥怀中,静静的什么也没说。

    夜幕渐深,元黎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卧室的位置,原以为今晚还可以跟严严一起睡呢,谁知道被拒绝了,qwq,严严,难道不相信他吗?他又不会做什么,最多抱抱,亲亲,最好还能摸摸。←典型的口是心非。

    闭上眼睛好一会儿,元黎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惦记着卧室里的白严,翻来覆去的折腾半天,最后还是不甘心的坐了起来,心想,这么晚了,严严应该睡着了,这时候不爬床更待何时呢?

    心动不如行动,元黎立马悄悄走去卧室,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的门,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的走到床边,轻轻唤了两声,“严严?严严?”

    见没回答,确定人是熟睡的后,暗搓搓的爬了上去。正想着该怎么在不惊醒人的情况下,将人搂在怀里时,白严突然翻身埋入元黎的怀中,吓得他立马屏住了呼吸,确定怀中人还在熟睡,这才松了一口气儿。

    心里止不住的高兴:真是天助我也。伸手轻轻搂住人后,原本失眠的元黎没一会儿就陷入沉睡中,丝毫没发觉怀中人睁开了双眼。

    那明亮的双眼此时正满是笑意,感受到头顶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白严在心里骂了一声笨蛋,又将身体埋进去了一些,闭上眼睛也跟着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