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严反应是立马推开元黎,可是手被元黎控制住挣脱不开,白严用力的挣扎了一番,发现没什么用,便放弃了,原本苍白的脸此时面沉如水,仿佛风雨欲来。

    元黎看到白严的脸色就知道这人现在生气了,而且非常严重,他不由得心虚的松开白严,“严严,那个你先别气儿,咱先坐下来休息好吗?”

    白严沉着脸,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元黎也紧跟着做到他的旁边。

    此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谁也没有说话。

    对于白严这副表现,元黎无疑是心疼的,他忘了这个人的神经有多么的敏感,而自己竟然直直的当面对他说出来,让他这么措手不及。

    考虑到白严的身体状况,元黎率先坦白了一切,“严严,那晚是我的错,但是我却不后悔,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爱你,所以你相信我好吗?”,说着拉起白严的手,眼含深情的凝望着他。

    沉默了一会儿,白严这才开口,“小时候,父母就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并叮嘱我不要在外人面前暴露这个秘密,说实话当时还不是很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但是本能的知道父母说的都是对的,这个秘密不能暴露,于是我开始不爱跟别人交流接触,就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就在我以为以后都不可能有朋友的时候,元黎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管我怎么对待你,你都不会生气,总是乐呵呵的带着我一起玩,就算别的小朋友嫌弃你跟我玩,可你从来不会抛下我,那时我就决定我这辈子要跟你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可是慢慢长大,我的感情也因此发生了变化,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当时我觉得自己特别的不是人,竟然对自己的好兄弟抱有这样的感情,可是我越是劝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对你的感情却越来越深,直到我再也放不下你。其实我想过无数次,哪怕只是错觉也好,觉得其实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万一我们可以再一起呢,抱着这样的残念,我一步步的计划好,那天晚上其实也是我计划好的,我就想利用你的愧疚和善良,想让你接受我,所以,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利用了你。”

    听完这些元黎不觉得生气,反而是心疼,他现在只想给这个快要崩溃的爱人一个拥抱,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只见元黎用自己高大的身材将白严整个人的搂入自己的怀中,“严严,你知道么,我刚遇到你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就像洋娃娃一样,要是我能带他回家好了,没想到那时候的想法如今彻底的实现了,所以严严不要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或许没有你,我会娶妻生子,有个平凡的家庭,但是我的心会遗憾一辈子,因为我没能拥有你,”说到这,元黎起身看着白严,亲吻他微红的眼角,“我爱你。”

    深情的话语像是打动了白严的心,他伸出双手紧紧抱着元黎,“元黎,我也爱你。”

    两人紧拥在一起,忘却了时间,只剩下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不堕胎,就是作者太懒散了,明明写了好几万字,却懒得上传,╮(╯▽╰)╭,所以日更只能看情况了。

    顶锅盖逃走~

    第6章 六

    精神疲惫的白严在元黎温柔的安慰中,紧靠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去。元黎此时毫无睡意,眼神痴痴的盯着白严沉睡的脸,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他的轮廓,心里的爱意汹涌澎湃,元黎痴汉的想,他家严严怎么看都觉得好美!殊不知自己现在这幅痴汉的模样有多么的吓人。

    等到晚上□□点的时候,白严醒了过来,他是被饿醒的,因为没吃晚饭,连白天的午饭也是草草解决的缘故,导致他现在饿的有些头晕眼花,非常的难受。

    发觉元黎不在身边,白严心里一空,表情有些黯然,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听到卧室房门打开的声音,抬头看到了元黎的身影。只见他身穿着蓝色围裙,手里还拿这个锅铲,脸上带着一些油渍,说实话这幅场景看起来有点搞笑,白严瞬间被元黎这幅家庭主妇的打扮给逗笑了。

    眉眼弯弯,说不出的温柔缠眷,元黎也被白严的笑意感染也笑了起来。等白严笑够了,元黎这才走进白严身旁,“严严,饿了没,我给你煮了粥,要不要喝点?”

    白严点了点头,起身下床,那过分消瘦的身子显得睡衣格外的宽大,令看在眼里的元黎泛起一阵阵心疼,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给他补补。

    可能是心结有所放下,白严胃口意外的不错,连喝了两碗粥,但元黎还是认为白严食量少的可怜。

    安静的吃完晚饭后,因为才睡醒的缘故,白严现在没有丝毫的睡意,白天放在桌子上的药,还继续留在原地,白严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绿的元黎,不知道对于这个孩子,他是什么态度?是厌恶吗?还是喜悦?白严有些呆呆的想着。

    等元黎坐到他旁边时,他才回神。

    见白严盯着桌上的药瓶,元黎心里了然,只见他温柔的笑了笑,伸手把白严搂入怀中,“严严,别怕,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虽然到现在我都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但对于这个孩子我无疑是喜欢的,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对你来说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所以严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这次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再也不离开。”说着轻吻了一下他的发顶。

    听完这些话,白严觉得仿佛内心所有的恐慌和不安都被消除了,自己的内心充满了勇气,他突然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尽管今后会带给他许多的痛苦,或许他以后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但是他此刻是不后悔的,不后悔留下这个孩子,不后悔与元黎相爱,因为他知道今后不管会遇到多大的困难,一直会有人陪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共同面对这一切。

    想通了以后,白严拿起其中的一瓶药,说道,“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元黎一时没听清楚,“什么?”

    白严稍稍加大了音量,“我想留下它!”

    元黎有点懵,他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傻傻的说道,“什么?”

    白严有些无语的拍了一下他的头,看着元黎呆愣的表情,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元黎有些反应不过来,“严严你不打掉吗?”

    白严看到他还是不相信,有点懒得理他,自顾自得把药吃了,然后慢悠悠的说,“我开头是想打掉,可是我现在改了,觉得留下来也不错,所以这段时间记得照顾好我,知道吗?”

    元黎顿时欣喜若狂,他激动的想要给白严一个热烈的拥抱,但是一想到白严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立马停止了动作,转而站了起来,来来回回不停的走,边走还边发出阵阵傻笑,弄得白严有些无语,这货不会是故意装可怜让他留下这个孩子吧,看他笑的跟傻子似的,算了,看他这么高兴的份上,就不计较他犯蠢了。

    高兴完后,元黎立马紧张兮兮的凑到白严面前,“严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地方?你要不要休息?现在天这么晚了,早点睡对身体好,而起……”

    唠唠叨叨说了一大通,结果元黎发现当事人根本没在听,正优哉游哉的拿着手机玩。

    元黎:……

    接着元黎想到手机有辐射对孩子不好,便担忧的说道,“严严,别玩手机了,对宝宝不好。”想抽回白严的手机,可是却被白严挥手打掉,“别动,快通关了。”

    元黎:……这个消消乐才是真爱么?

    抛弃自己的吐槽,元黎想了一个迂回的方法,“严严,这个其实有点难,我教你。”然后眼疾手快的把手机拿到手里,让白严都来不及阻止,

    白严:……算了,他高兴就好。

    “严严,你看,该这么玩。”

    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玩了一会儿消消乐,便上床休息了。

    当然休息的是白严,而元黎则继续用手机上网查询一些关于怀孕需要注意的事项。其实他更想打电话给郝依依,不过介于两人刚吵完架,还没和好,而且这么晚了也不好意打扰她,心想着等明天去道个歉,要知道以后检查什么的还要靠她呢,作为院长的孙女,医院的继承人之一,元黎毫不怀疑郝依依有很大的能量,可以隐瞒住严严身体的情况不被曝光,平安的生下孩子。

    心里策划一番,元黎这才关掉手机,翻身搂住白严,严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你和宝宝的。

    睡梦中的白严,在被元黎搂住后,无意识的动了一下,随后又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阳光大好,打着护送的名义,元黎厚脸皮的来到白严工作的医院,在瞒住白严买了一堆不可言说的书籍,元黎离开白严的办公室,去到郝依依所在的地方。

    因为现在是早上,天气也凉爽,所以来就诊的人挺多的,只见元黎一个大男人插在一大堆孕妇中间,谈笑风生,怎么看就怎么怪异,郝依依有些无语看着元黎。昨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今天就这么春风满面了,郝依依心里有些唾弃白严怎么这么好搞定,对于元黎今天来找她,心里也有些底,只见她朝着元黎喊了一声。

    看到郝依依在叫他,元黎歉意的朝着周围的准妈妈们打了一声招呼,带着妈妈们夸赞的声音起身走到郝依依身边,两人移步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