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白了一眼元黎后,郝依依无语的说道,“不就是提供了一个精子么,你知不知道宝宝的基因受妈妈的影响更多,而且小严头脑聪明,将来宝宝智力肯定不差,身高就勉勉强强像你好了,不容易吃亏,容貌上绝对是个大帅哥。”

    面对郝依依的嫌弃,元黎也不觉得生气,反而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说得对,宝宝像妈妈一样聪明才好,嘿嘿。”

    听着郝依依和元黎热火朝天讨论着,作为“妈妈”的白严,不由得淡淡说了一句,“作为父亲,我比较希望宝宝像我。”

    一句话成功的让两个止住了话头,两人都拼命的忍住笑,不想破坏白严难得的一次傲娇。

    在忍住笑后,郝依依聪明的转移话题,提醒两个爸爸宝宝的位置,虽然还只是一团模糊不清的小阴影,但白严和元黎还是像看珍宝一样,注视那小小的一团,心中充满着喜悦。

    等到检查完,没发现什么问题,郝依依依旧嘱咐了两人一些平时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谢绝两人的接送,语气暧昧的说道,“好了,这次就不用送我了,我也是有人送的,就不继续吃你们两个撒的狗粮了,再见。”

    虽然有些好奇郝依依的男朋友是谁,但她没说,白严和元黎也尊重她,没有打探她的**,便笑着告辞了。

    尽管药膏擦干净了,但白严还是觉得肚子有些黏腻,洁癖的他想立马回家洗个澡,便催促元黎早点开车回去。

    但是元黎还是一副慢悠悠傻乐的模样,弄得白严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别笑了,快回去。”

    元黎被踹了才回过神来,立马担忧的看着白严的肚子,“严严,以后你可别这么踹我,要是太用力闪到哪了,这可怎么办呀?以后你能动手的就坚决不要动脚,不安全。”

    白严无语,动手他没这么矫情,再说不就是抬抬腿的事,有这么夸张吗白严不理会紧张兮兮的某人,快步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嗡嗡嗡~

    第8章 八

    等到了家以后,元黎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没跟白严说,关于自己接了大项目,要出差一个多月。

    现在白严在洗澡,不方便谈论,元黎只好先自己思考着该怎么办说,由于想的太入神,连白严洗好出来都没发现。

    白严叫了元黎几声,见他都没有反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元黎这才回过神,抬头看见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白严,身体习惯性的接过白严手中的吹风机,语气温柔道,“等会儿跟你说,好了,我帮你吹头吧。”

    白严顺势坐在元黎腿间的空隙上,将头微微偏向他,等待着吹干。

    元黎带着散不去的温柔笑意,开着热风轻柔的抚摸着白严的黑发,轻缓舒适的感觉让白严不由得闭上眼,表情很放松,周身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像是一只因为抚摸而发出咕噜噜声音的猫咪,可爱得惹人怜惜。

    元黎耐心的吹着爱人的头发,直到差不多的时候,便收起吹风机到浴室,回到客厅时,顺便给白严热了一杯牛奶。

    吹好头发的白严则无聊的拿起遥控器找自己感兴趣的电视,等过了一会儿,就闻到一股熟悉的牛奶味传来,他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表情有些不高兴。

    端着热牛奶的元黎,对自家爱人的反应已经习以为常,谁叫严严从小就讨厌牛奶,小时候有伯母逼着喝也就算了,长大后就没见他碰过一次,没办法现在是特殊时期,喝点牛奶对他和宝宝都有好处,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牛奶多久了,元黎发现白严身上带着一股奶味,在混合着他自身的体香,那香甜的味道让元黎有些痴迷,导致他越发的黏着白严,闻他的香味了。

    放将牛奶放到白严面前,元黎顺势坐到了他的身边,“严严,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白严还想着怎么转移元黎的注意力,偷偷把牛奶倒掉呢,现在听到元黎有事跟他说,便积极的点头,说道“有什么事?”然后尽量忽视摆在面前的牛奶。

    虽然元黎一开口有事要商量,谁知他却不着急说,反而笑眯眯的提醒白严,“严严,你想把牛奶喝了,等下我们慢慢谈。”

    顿时白严朝元黎甩了一个冷刀子,可是元黎装作看不见白严眼中的冷光,继续笑着劝说,“严严,这新口味的牛奶,你尝尝,好不好喝?”

    见自己的眼神没有丝毫发挥用处,白严收回目光,有些不情愿的拿起牛奶,眼神专注的看着这白晃晃的液体,企图透过液体看到其他什么,过了几秒,抬头对元黎说,“对了,我把手机放在浴室了,你帮我拿一下。”说完又顺势把牛奶放下。

    元黎看穿了白严的把戏,也不拆穿他,起身朝浴室走去,在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我这就去帮你拿,别忘了喝牛奶哦,到时候我会检查的。”

    白严刚没高兴多久,听到这句话立马拉下脸,看着牛奶,深吸了一口气儿,闭上眼睛就把奶喝了下去,不一会儿,动作豪迈的放下空杯子,嘴角上还浮着一圈白色的奶渍,十分的可爱。

    等元黎拿着手机回来的时候,看到空了的杯子,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只见他装模作样的瞧着杯子,“这么快就喝完了,不会是倒了吧,不行,我得检查检查。”然后抱住白严,亲了上去,舌头更是迫不及待的朝里面横扫进去。

    过了几分钟,把白严的嘴这样那样的检查了一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口,“不错不错,看来严严有乖乖的喝完。”然后带着餍足的表情,用手轻轻摸着白严泛红的嘴唇。

    看着一本正经占便宜的某无耻之徒,白严一巴掌拍开他的爪子,眼神冰冷,“今晚给我睡沙发。”

    然后不顾某人呆住的表情,拿回手机,起身款款朝卧室走去。

    还没等到元黎求饶,就听见砰的一声,卧室门被关上了,惨了,逗过头了,qwq。

    元黎后悔的敲了敲门,说了几句求饶的话,见里面没人答应,就认命的去了隔壁的客房拿被子了,早知道就不耍流氓了,又把严严惹到了。

    于是无限懊悔的元黎和决定收拾某人一顿的白严都忘了他们原本要做的事了。

    等到快睡了,元黎这才猛然的回味过来,我去!怎么把正事给忘了,然后有些摇了摇头,色令智昏,古人诚不欺我啊。然后决定等第二天在跟严严商量这事。

    到了第二天,元黎起了个大早,尽管昨晚被严严赶出房门,但是依旧不影响到此时他的好心情,只见他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心情愉悦的准备着早餐,今天就煮点别的好了,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菜,对了,家里的酱油快没了,得去买,还有冰箱的肉也没剩多少了,也得补充。就像个合格的家庭煮夫,元黎一边盘算着今天做什么菜,一边想着家里缺着什么还需要买,心里有了谱后,便打定主意下班后就带着严严一起去逛超市好了。

    做好早餐,温柔的叫醒爱人,此刻的元黎已经完美的融入到了一个合格的家庭煮夫的身份当中去了,就像别人梦想中田螺汉子,不仅厨艺技能点满,连养家技能也升至满级了。

    依旧还是一副睡不饱的样子,白严揉了揉眼睛,忍住哈欠,吃着元黎一大早做的爱心早餐。

    两人边吃边聊,元黎想起了昨天没说的事,立马放下筷子,“对了,严严,昨天忘了跟你说,公司最近接了一个大项目,需要我负责跟进,所以最近一个月我怕是不能照顾你了。”

    闻言白严放下碗,“恩,没事,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你自己也多注意点,别太累。”

    白严的关心让元黎感到心里一阵阵的甜蜜,心里也是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尽量空出时间照顾白严,而且父母那儿也是该坦白了,能多一个亲人照顾白严,元黎心里也觉得更安心一点。

    打定主意的元黎决定朝自己最好下手的老妈入手,这可是自己的亲妈,疼自己不说,也是从小看着严严长大的,知根知底,应该不会反对,再说现在严严肚里可是有咱们老元家的骨肉,拿下老妈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丝毫不觉得自己利用孩子来求得老妈同意的行为有多无耻的元黎,乐滋滋的把自己的打算跟白严说了。

    白严皱着眉,有些迟疑,“你这样做,伯母会不会不高兴啊。”

    元黎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我老妈你还不清楚,她最疼你了,有时候我还得靠边站呢,再说你有了孩子,老妈肯定也高兴,你不知道,她当初催我相亲催的有多紧,还不是想抱孙子。”话突然戛然而止,元黎心里那个后悔,怎么那么多嘴啊,竟然把这件事被抖出来了,此时元黎恨不得时光倒流让自己别嘴贱,可是世上那有什么后悔药可言,他心虚的看着脸色没什么变化的白严,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听到元黎说的,白严面色不变,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等到元黎心里不安的快到极点时,便悠悠的说道,“早餐不错。”然后离开餐桌,准备换衣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