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徒留元黎一个人在餐桌哭丧着脸,瞧严严这意思是打算秋后算账的节奏啊,元黎表示,我好方啊!怎么办!!

    等双双收拾好后,元黎心里有些忐忑的看着白严,想着还是早死早超生,早点爆发总比晚点爆发好,便坦白道,“严严,相亲那事,我真没答应,虽然老妈催了几次,但是那时候正是公司上市阶段,我忙的不得了,怎么还有时间参加相亲呢,虽说后来稍微不忙了,但是我都没去,直到现在跟你在一起,所以严严你。”可别生气啊。

    尽管最后那句话没说出来,但是白严也差不多猜到是什么意思了,只见他淡定的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大衣,“恩,我知道了,时间这么晚了,你还不去公司?”看到元黎惴惴不安的表情,白严不由得在心底笑了笑,说真的他没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说元黎现在跟他在一起了,再追究以前的事有什么意思呢,而且他相信元黎,所以他特意的说了一句,“我没生气,真的。”

    见到白严真没生气,元黎这才松了一口气儿,然后才反应过来,怎么严严今天打算出门?于是开口问道,“严严,你要出门吗?”

    整理了一下衣物,白严回答道,“恩,我打算回父母家一趟。”

    “你回家做什么?”

    “你不说你想要跟伯母坦白么,我也打算亲自跟父母说。”

    元黎皱眉,“严严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 ”

    白严继续道,“恩,怎么了?”

    元黎有些可怜兮兮的说道,“你不打算带着我么,严严?”说着假意的捂着脸装可怜说,“难道我这个‘丑媳’这么见不了公婆么?”

    白严有些失笑的看着元黎耍宝,配合着说了一句,“是挺丑的。”

    元黎立马装作一副受伤的样子,倒在沙发上,“不行了,严严,我心好痛,要亲亲才能起来。”

    就在元黎以为白严要拆穿他时,便感觉嘴唇一阵柔软,睁开眼看到了白严清秀俊雅的脸庞,元黎顿时心里乐开花,一把抱住想要起身的白严,继续这温柔缠绵的亲吻。

    等两人分开后,白严白皙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看起来颇为秀色可餐,勾的元黎心痒痒的,还想继续,不过白严没给他机会,立马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角,好,“好了,快走吧。”

    元黎傻笑的应了一声,“好。”

    最后还是在元黎的死缠烂打之下,白严答应了和元黎一起去见父母,原本打算也只好改了。元黎先是把白严送到图书馆,不放心的一遍又一遍叮嘱白严小心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白严快不耐烦了,才驱车去公司。此时离公司上班只有30分钟了,再加上现在是上班高峰时期,交通拥挤的不行,迟到成了必然的结果。

    王凯杰知道后,私下批评了元黎一顿,并取消了他的全勤奖。元黎也知道身为总经理的自己,给公司的员工带来了不好的榜样,所以乖乖的接受了处罚,然后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

    这一忙就忙到傍晚,看到员工们一个个疲惫的脸庞,元黎也觉得累的不行,于是便招呼着还在加班的同事们,请他们去吃饭。伴随着员工的们的欢呼声,元黎看着窗外的夜色,拿起手机拨了白严的电话。耳边嘟嘟的声音还没响几声,就听见白严清冷的声音传来,”喂?“

    元黎嘴角含笑,语气温和的说道,“严严,是我。”

    “恩,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想给你打电话,晚饭吃了吗?”

    “恩,早吃过了,你现在才下班?”

    说起这个元黎不由得有些抱怨,“对啊,才下班,这个各项目对公司来说很重要,所以必须

    要慎重,现在倒还好,只是初步制定一些计划,等到了后期更麻烦,所以严严这周末我们回家吧。”

    听到耳边传来白严淡淡的一声,“好的。'

    元黎心情颇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先去我妈那儿,等搞定我妈了,再去你父母那儿。”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元黎放下手机,看到一双双闪着八卦光芒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他看,不由得乐了,“看什么呢?东西收拾完了吗?“

    其中一个跟元黎关系很好的属下,笑嘻嘻道,“早收拾好了,这不是正等着经理你跟大嫂通完电话吗。”边说边挤眉弄眼的,特搞怪,“嘿嘿,是不是大嫂查岗啊。”

    元黎走过去,锤了他一拳,“八卦什么,还想不想吃饭了?还有我这种好男人还需要查岗吗?早就报备行踪了,都学着点,以后才能想我一样找到这么好的老婆,知道吗。”

    这一顿臭不要脸的话顿时引起了一群单身人士不满的声讨,纷纷威胁元黎不请他们一顿好的,就难以平息民愤。

    于是原本说好的下馆子,便成了一顿火锅大餐,看着这群牲口,一大盘一大盘的肉下锅,元黎高冷的在心底哼了哼,吃吧,拼命的吃吧,你们这群单身汪,怎么会知道有老婆孩子暖被窝的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日更日更~

    第9章 九

    转眼就到了周末,元黎就趁着这半天假,一起和白严来到自己母亲郑英女士的家里。

    元黎的母亲是大学教授,而父亲元哲在他小时候因为意外而去世,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因此对于母亲,元黎非常的尊重和爱戴。

    因为先前就通知过自己要回来,所以元黎和白严一进家门就看到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两人放好礼盒,元黎就拉着白严的手,笑着朝厨房走去,“妈,我回来了。”

    正在煲汤的郑英听到儿子的声音,立马回头朝厨房外望去,“回来了呀,我煲了你最爱喝的老鸭汤,等会儿就可以喝了。”等看到儿子牵着白严亲密的走进,她脸色不变,继续带着温和的笑意。

    母亲这处变不惊的反应,显然没再元黎的意料之内,在看到母亲温柔的眼神,元黎有些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像个做错的小孩,低低的说道,“妈,那个,我和严严在一起了。”

    说完紧张的看着母亲的脸色,牵着白严的手也加重了力气。

    而一旁的白严叫了一声伯母,便什么也没说,不过神色有些紧绷。

    看到两个孩子这么紧张的反应,郑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儿,转身把煲汤的火调小,“好了好了,你们先出去,有什么事等会儿说。”

    被赶出厨房的元黎有些摸不准自家老妈的意思,这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呢,心里有些打鼓,此刻最镇定的就属白严了,只见他被赶出厨房后,就帮忙着把餐桌收拾了一下,接着就淡定的坐着等人出来。

    过了一会儿,在厨房煲汤的郑英这才姗姗从厨房出来,手里还端着一锅汤。非常有眼色的元黎立马赶过去接过母亲手中的重物,嘴上还不停的卖乖,“妈,这种事叫你儿子我来就行了,这多重啊,担心累到您。”

    郑英也不拆穿儿子讨好的面目,再解开身上的围裙后,就做到白严的对面,一副有事要谈的模样。

    元黎手脚麻利的把汤放好,又去厨房拿些碗筷,这时郑英开口叫住了他,“好了,要喝汤等会儿,现在我们先来谈谈。”

    此话一出,元黎乖乖的做到白严身边,一起望着郑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