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郑英面色严肃,锐利的目光透过镜片来回在两人身边扫视,半晌才开口道,“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两个月前。”面对气势全开的老妈,元黎有些弱弱的说道。

    “原来就是那会儿,难怪你会问我。”剩下的郑英没说完,显然是不想伤到白严,只见她目光微敛,继续说道,“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我就问一句,你们真的想清楚了吗,作为一个母亲,我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走上那条路,但是你们两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所以我也不愿看到你们痛苦,要知道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与逼迫你们分开,不如直接把话给说清楚了,你们真的决定好要在一起了吗?“

    面对郑英的一席话,原本有些内心不安的两人,此刻忽然平静了下来,只见两人目光坚定的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们决定好了。”

    接着元黎接口道,“妈,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真的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严严,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所以希望妈你能支持我。”

    元黎表情诚恳的看着自家母亲,希望得到她的回应,这时白严也出声道,“伯母,你以前对

    我说过的话我一直没忘,到现在还我依旧喜欢着元黎,希望您能认可我的这份心意。“

    郑英不语,像是在思量两人所说的话,而元黎他们则是在等待母亲的回应,一时间气氛有些

    沉默。

    看着母亲久久都没说话,元黎和白严心里都有些沉,觉得她还是反对,随着气氛的越来越沉

    默,元黎在心里咬了咬牙,决定抛出杀手锏,“妈,您要是不答应也不成了,严严有了我们老元家的骨肉!”

    这样一句石破天惊的话,瞬间打破了现场的气氛,只见郑英女士震惊的站了起来,“什么!?”看着两人的表情都不像是在说笑,郑英心里冒出一股火气儿,只见她伸手揪住自家儿子的耳边,吼道,”好你个臭小子,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你老妈我!要是我同意了,你是不是就不说了啊!“

    看着刚才还威严端庄的郑母现在立马变身成为喷火母暴龙,说实话白严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伯母还是这么有活力了啊,有些感慨的白严丝毫不顾深受母亲毒害的元黎,面对元黎的求救,也只当做没看见的样子。

    元黎自从被自家老妈揪住耳朵后,有些懵,随着耳边传来那熟悉的咆哮声,元黎反射性的开始求饶,“妈,妈,你别揪我耳朵了,严严看见多不好啊!”

    “不好看什么,严严又不是外人。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就别给老娘走出这个门。“

    元黎无语,果然有孩子就是宝,你看这身份承认的这么快,难道刚才的那些都是错觉么,不过元黎心里明白,自己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恐怕真的要被收拾一顿,老妈连粗话的说出来了,可见被气得不轻。

    随即露出一副讨好的面孔,好声好气的说道,“妈,你先消消气,我一会儿就把事给你说清楚,好吗?”

    郑英松开手,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板着脸问道,“这怀孕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给我说清楚。”

    于是元黎一五一十的把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详细的说了一下,不过某些不可言说的东西就被元黎忽略了。

    在了解清楚事情的原委后,郑英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然后把脸转向一旁一直当雕塑的白严,露出和煦的笑容,“严严,这个臭小子说的都是真的吗?”

    面对郑英这么柔和的态度,白严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恩,伯母,元黎说得都是真的。”

    等到肯定答复后,郑英这才真正确定,原来自己真的有孙子了,虽然才两个月,但是一点都不妨碍郑英此刻高兴的心情。只见她乐呵呵的笑道,“严严,元黎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应该早点跟我说,刚才有没有吓到啊,累了没,要不要吃些什么,对了,你看我这记性,都把汤给忘了。”郑英这才想起面前的没冷落很久的汤,伸手试了试,发现温度没降,又接着说,“这汤还是热的,严严来尝尝这汤,这种汤最补身体了,而且味道也不腻,最适合怀孕的人吃了,想当年我怀着元黎的时候,他老爸也最喜欢给我煮这种汤喝了。”说着转身进厨房拿碗去了。

    白严也跟着站了起来,“伯母,我也跟你去吧。”然后自然的搀扶着郑英的手,一起去了厨房。

    在这过程中还依稀听到郑英说,“现在还叫什么伯母,该叫妈了,你这孩子就是太有礼貌了,哪像元黎那臭小子一点都不懂,真希望以后我的小孙孙像你就好了,千万别随了元黎那副德行,”两人热热闹闹的边聊天边走进厨房,忽略了留在原地的某人。

    元黎简直可以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哎呦喂,这画风怎么转变的这么快真的好么?老妈的你的原则呢!你的阻挠呢!怎么孩子一出面就什么也没有了!还有能别在我老婆和孩子面前这么数落我可以吗?以后我还有什么夫纲可言,我一家之主的地位哟!脑洞来的有点大的元黎,虽说心里这么抱怨,可是脸上那扬起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肉麻。

    之后可以说是非常顺利了,双方其乐融融的,在趁着郑英去厨房的空档,元黎悄悄的跟母亲说了最近的情况,希望她能有时间多去他们新买的公寓,照顾一下白严。

    看着儿子熟悉的面庞,郑英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有了做爸爸的样子,这样很好,那她也不必再操心了,想到着郑英觉得眼睛有些湿润,不由得揉了揉眼。

    原本还笑嘻嘻的跟母亲说话的元黎,在看到母亲突然红了眼,心里一跳,急忙问,“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面对儿子担忧的眼神,郑英擦干眼睛拍了拍他的头,安慰道,“没事,可能是沙子进眼睛里了,有点不舒服,好了,别想太多。”接着朝下方的橱柜拿出一罐坛子,“来,这是我腌的菜,可以给严严吃,我看严严太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你可多费点心知道不,我知道你最近忙,放心,我会对去看看的,正好最近没有带什么研究生,比较空闲。”边说边塞到元黎的手中,“这些也可以带回去。”

    杂七杂八的拿了一大堆,元黎手都抱不住,有些头痛的说,“妈,太多了,而且现在又拿不走,等会儿要走的时候,在收拾也不迟。”

    郑英觉得儿子说的对,都怪她太高兴了,一时间忘了。

    随即把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放在一旁,“好了,出去吧,你大个人挡在着,我都出不去了。”

    嫌弃完儿子,郑英欣欣然的走去厨房,留下一脸无奈的元黎,老妈还真是的。╮(╯▽╰)╭

    在母亲家逗留至晚饭过后,两人拜别了郑英,带着打包的一些东西下了楼。

    因为这一带是教师公寓,楼房都比较久远,郑英住的这栋楼还算好,只是楼梯有些狭窄,不方便两人并肩而行,所以白严走在前,留着元黎提东西垫后,介于楼梯的灯光不靠谱,不放心的元黎让白严开着手机电筒。

    大概是周围环境太静谧的原因,两人都没说话,安静的一前一后的下楼,4层楼的楼梯,没走多久就走完了。

    下了楼元黎快了几步,左手一把牵着白严,白严有些惊讶,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在瞟了一眼占便宜的某人后,什么也没说,任由他牵着慢慢朝前走。

    没走多久元黎突然开口道,”严严,突然觉得自手臂有点痒,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蚊子在咬我?“

    闻言白严抬眼看向元黎的手臂,发现有种蚊子停在元黎的手臂上,他下意识的一巴掌拍过去,啪--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元黎一瞬间表情有点扭曲,严严的力气好大,有点痛,怎么办?

    看到妖艳的蚊子血正停留在自己的手掌上,白严挣开元黎的手,拿出手帕擦了擦。

    而元黎则是抬手揉了揉被拍红的地方,表情委屈的看着白严,“严严,你怎么下手这么狠,我手臂都红了。”嘴上这么说着,元黎心里暗暗期待白严的安慰,最好来个亲亲。(づ ̄3 ̄)づ╭~

    不知道元黎真正目的的白严:......谁叫这蚊子太显眼了。

    被拍死的蚊子:......怪我咯,这锅我不背!

    最后白严还是采取了无视的态度,抬步前走,没等还在装委屈的元黎。

    见白严没理自己,元黎拎着一颗破碎的少男心,跟了上去。

    将东西放置妥当后,元黎一把抱住一旁的白严,倾身吻住还没反应过来的白严。

    昏暗的环境给了两人最好的庇护,两人唇舌纠缠,吻的难舍难分,直到双方都快窒息,这才分开,看着暧昧相连的银丝,元黎觉得内心一阵火热,恨不得立马找地方和严严大战一场。

    就在元黎头脑发热的还想再吻一次时,白严突然开口,“你刚才是不是吃了大蒜,有点臭。”

    什么暧昧,什么激情都在白严这句话下灰飞烟灭,元黎热情的心变得拔凉拔凉的,看着眼里含笑的白严,他顿时恶从胆边生,一把抱起白严,恶狠狠的说道,“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被元黎抱住,而且还是这么羞耻的公主抱,白严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顾着孩子,不好挣扎,不然白严准要收拾元黎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