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说两人都在心里想着回去要收拾对方,但是结果可想而知,元黎今晚接着睡书房,不仅如此,以前好歹有毛毯被子,现在连枕头不给!

    元黎宠溺的看着爱人耍小脾气,心想:没事,晚上爬床去,幸好卧室没安防盗锁。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就收藏~

    第10章 十

    在搞定自家母亲后,元黎计划着过几天,再去跟白严的父母坦白,说实话,可能因为白严的父母都是从事医院工作的缘故,元黎从小就比较怕他们,虽然长大后,不像小时候那样怕,但是面对白严的父母,元黎觉得自己需要做很多的心里准备,说实话万一拿惯手术刀的伯父伯母,一言不合就拿他开刀怎么办?有些紧张的元黎暗地里和母亲打了几个电话,请求她多在白严父母面前说些好话。

    说到这,因为白严的母亲和元黎的母亲是高中同学,关系很好,虽然大学没在一起读书,但是却在同一个城市里工作不说,两人年轻的时候常常联系,结婚生子以后也没断了联系,所以元黎和白严才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面对不成器的儿子,郑母恨铁不成钢的数落了他一顿,要不是为了自家媳夫和孙子,她才不想管这臭小子,连自家岳父岳母的都搞不定,跟他爸当初一个德行!

    俗话说的好,母亲出马,一个顶俩,在悄悄的透露了一些情况给好友后,面对好友的沉默,郑英义正言辞的表示,不要顾虑她,打一顿也好,骂一顿也好,都是这小子该受的,谁叫他欺负严严呢!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郑英非常了解好友的脾气,非常的心软温柔,自己越是不留情面,她越会心疼那小子,说不定就接受了呢。

    这厢这两个闺蜜互通达成友好交流,甚是还计划着改天一起聚聚,算是承认两个孩子的事,另一边还被蒙在鼓里的白父,一脸懵逼的接到儿子的电话,是不是他最近太劳累了,怎么感觉出现幻听了呢?

    电话那头白严简洁明了的说完后,就礼貌的很父亲道别。处在蒙圈状态的白父,下意识的跟着道别,迷迷糊糊的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家儿子说了什么!

    下面我们重现一下当时的场景、

    白严:“喂,是爸吗?”

    白父:“恩,是我,怎么了,小严?”

    白严:“最近都没去看你和妈妈了,想回去看看你们。”

    白父立马高兴道:“好啊,你妈最近挺想你的,回来看看也好,最近医院工作顺利吗?”

    白严:“我已经把工作辞了。”

    白父心里疑惑:“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把工作辞了呢?”

    白严:“因为我怀孕两个月了。”

    受到惊吓的白父:......

    白严:“是元黎的。这周我打算带他去见您,还有当年给我接生的那个章阿姨现在退休了吗“

    还没晃过神来的白父:“......没退休。”

    白严:“那好,等周末我再跟你详说,对了妈妈那边,麻烦你说一声,别吓到她。”

    白父心说:你怎么就不担心吓到我呢?嘴上回到“......恩”

    白严:“爸,那您先忙,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白父:“.......恩。”

    白严:“爸,再见。”

    白父:“......再见。”

    通话结束-------------

    此时白父内心是复杂的,他一直知道儿子身体特殊,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跟女孩子结婚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好好的儿子现在竟然怀孕了不说,而且还在还是元黎那孩子!白父突然有些庆幸,幸好儿子的对象是他从小看大的,知根知底,是个好的,要是别人,他现在恐怕还要担心自家儿子是不是被骗了。不过就算这样,白父还是不高兴,这好好的两个孩子,怎么成这关系呢!

    该怎么跟她妈说啊,白父有些发愁的叹了一口气儿。

    而白母也在发愁,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白父,她可是知道,自家这个别看平时一副冷静温和的样子,一旦涉及孩子和她的问题,脾气厉害着呢!当初他大哥劝他再生一个,这个孩子还是别上户口比较好,他立马翻脸不说,还把他哥给臭骂了一顿,到现在两家的关系也没缓和过来。要是知道儿子怀孕了,那两个孩子肯定有得受了,她该怎么劝呢。

    夫妻俩都没料到对方都在为同一个问题发愁,等到了晚上躺床上,白父这才下定决定,对着自家老伴说:“今天我接到严严的电话了。”

    白母:“严严来电话了啊,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有些责怪的看了白父一眼,“严严来电话说什么了?”

    白父神情复杂的说,“他说这周末要回来看看我们。”

    白母顿时高兴道,“那好,到时候我准备准备,自从严严转正后,就越来越忙了,我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人了。”

    白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出口,“不过严严说,他要带人回来给我们看看。”

    白母惊讶,严严不是跟元黎那孩子在一起了嘛,带人回来,难道是他么?随即问道,“严严要带谁回来啊?”

    “是元黎那孩子。”白父叹了一口气儿,“还有跟你说件大事,严严说他怀孕了,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啊!你可千万被气啊,等孩子回来我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弄出这么大的事,现在才说。”说着眼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母的神色。

    只见白母满脸惊讶到,“你知道了?”

    白父一听不对,“你早知道了?”

    “没,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是郑英打电话给我说的。说实话,但是我都吓到了,怎么这两孩子会在一块去儿呢?而且严严还怀孕了,当初检查的时候不是说严严的身体以后应该不可能怀孕吗,怎么现在不仅怀上了,还两个月了。“

    说到这,夫妻俩心里都有些发苦,年轻的时候,他们都没少为严严的身体操心,在一次被人给泄露孩子的情况,两人就受到了许多流言蜚语不说,还有些机构找上门来说想要研究自家孩子,你说哪个父母能忍啊,为了不耽误孩子,他们把工作给辞了不说,换城市,换工作,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孩子也大了,两人不好找其他这方面的专家,只好自己帮孩子检查,最后发现严严的身体不能进行分离手术,危险不说,还会造成很大的的影响,因此他们两就放弃了,干脆把孩子当男孩子养,孩子大了的时候,还特地检查过,发现子宫发育不全,怀孕的几率很小,再加上严严一副要孤独终老的样子,所以两口子都在心里接受好了,没有孙子孙女的心里准备,可谁想到现在说怀孕就怀孕。知道这件事的白母是喜悦而担忧的,高兴以后孩子有人陪着了,担忧严严要忍受很大的痛苦,生孩子这事就闯鬼门关一样,很危险,而且严严那身体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行,明天得好好问问才行。

    白父也跟白母一样的担忧,不过他可不喜悦,他简直要气死了,心想,就算是元黎那孩子怎样,竟然欺负我家严严,看我不教训教训他!

    殊不知总是被人误以为被欺负的人,才是欺负人的那一个!

    这不白严为了报元黎公主抱的仇,直接把他的钥匙被没收了不说,还让他把碗给洗了。

    元黎弱弱的申诉,家里有洗碗机,也被白严以洗不干净为由反驳了,此时元黎内心的小人在嘤嘤嘤的哭泣,“严严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白严对此的回应就是,“电视剧看太多了,脑残了?这种病现在可没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