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严不忍直视的打断了元黎的臆想,“想什么呢!笑的这么的猥琐!宝宝都还没出生呢,你就这么激动,等出生了我看你还不得笑傻了!“

    元黎心说,那可不是,他现在恨不得宝宝立马出生,他就可以好好地抱抱他,亲亲他,等他长大点就教他打球,陪他玩,元黎越想越远,等到回神了,就发现白严早就离开了,他急的叫了一声,“哎,严严你等等我啊!”

    随即快步追上早就走远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会不会被禁,╮(╯▽╰)╭,尺度真是不好把握。

    第12章 十二

    叮咚一声门铃在空荡的楼梯间回荡,元黎站在白严的身旁,有些紧张的捏紧拳头,他深吸了一口气儿,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态。

    这时一只温凉的手附在了他的手上,带着令人舒适触感,元黎转头看向一旁的白严,心底有些感动,“严严,我没事,别担心。”

    白严没有回头看他,“担心什么了,我只是觉得手比较冷,看你有些热,想暖暖而已。”

    早就看穿了白严口嫌体直的本质,元黎嘿嘿一笑,放松了下来,松开拳头与白严十指紧扣。

    白严也没挣扎,默默的又按了一次门铃。

    不一会儿便传来了白母温柔的询问声。“谁啊?”

    白严站在门外,声音稍大的回道,“妈,是我。”

    这时门打开了,露出了白母那张温柔知性的脸,她身穿着素色的连衣裙,头发规整的盘起,脸上带着无边的镜框,一副优雅知性的模样。她温和的朝着白严笑了笑,目光在看到一旁的元黎时,有些一顿,但脸色丝毫没有改变,继续招呼两人进门。

    “快进来吧,让你们就等了,都怪我刚才看电视看得有点入迷了,没注意到门铃响了。”

    还没等到白严开口,就听见元黎客笑嘻嘻的道,”哪里哪里,伯母您多虑了,我和严严也没等多久,这是我的一些小小心意,请您收下。“说着将手上的水果篮和一些保健品递给了白母。

    见状,白母也没多说什么,推辞了两句就收下了。

    元黎微微松了一口气儿,虽然以前他和白母的关系也不错,但是好友的儿子,能和夫婿能比吗,首先接不接受是个问题,要是在用以前那种随意的态度,那可就不明智了,所以元黎就怀着夫婿见岳母的心态,装乖讨欢心。

    白母在收下礼物后,态度也比先前好了不少,起码没有忽略元黎,温和的和他聊了几句,聊着聊着三人就聊到了孩子身上,虽然是自家儿子怀孕,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但是白母对自己未来的外孙还是非常的期待!再详细的问了许多问题后,白严就觉得有些受不住,感觉有点难以言喻的羞耻,于是便转移话题,“妈,不说这些了,爸呢?”

    “哦,你爸啊,他出去买东西了,这个人也真是的,都跟他说过了你今天要回来,可他就是不听,非要出去买东西,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家里明明什么都不缺,我看你爸估计又是闲不住了。'

    虽是这么说,但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这白父多半是不想见到两人这才找借口出门。

    元黎心里觉得有些失落,因为从小没有父亲的原本,所以对于白父这样的长辈,他是打从心里的把他当做父亲一样尊敬,可以说元黎能成长为现今这副模样,还是受了白父的不少影响,如今听到人不愿意见他,元黎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像是看出元黎的失落,白严轻轻拍了拍元黎的肩背,无声的安慰着,一旁的白母在看到两人默契的互动,突然意识这两个孩子的感情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要深,要认真许多。

    作为一名护士,白母也算是见过了许多大风大浪,因为太知道生命的脆弱和可贵,所以白母对于感情也比较看到开,她觉得无论什么样的爱情,只要能心意相通,彼此相伴,就算再多的阻碍也是无惧的,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接受他们的感情。

    放下心里的芥蒂后,白母没在客气疏远,开始聊起一些关于他们的话题。

    就在双方相处融洽的档口,传来大门打开的声音。

    三人都齐头把目光转向大门,只见白父拎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

    已经将近五十的白父头发有些花白,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面容严肃认真,看着是一位严苛的长辈。

    原本有些放飞自我的元黎在看到岳父大人后,立马站了起来,紧张的说道,“爸......不对,是岳父......”话还没说完就挨了白严一拳,便又改口道,“伯父,您回来了啊?”

    然后极有眼色的上前的帮白父拎手上的东西。

    白父心里哼了一声,有些不高兴,这个没有眼色的小子,谁是你爸,你岳父了!我还没同意呢!要不是看在严严和小孙孙的面上,想进来连门都没有!

    白父的突然回家,导致场面变得有些尴尬,作为妻子的白母有些纳闷的问,“你不是说,你去买东西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白父端着一张脸,做到妻子身边,“又不是去别地,只是在小区楼下的超市买了一些东西,费不了多少时间。”

    白母顺手递了一杯茶过去,继续道,“那正好,现在孩子们都回来了,我们好好谈谈。”

    白父喝了一口茶,缓解了有些干涩的喉咙,看了一眼白严和元黎,没有回答。

    父亲的冷漠早在白严的意料之中,也不觉得失望,在拍了拍元黎的大腿后,白严开口道,“爸,我跟元黎这事,您怎么说?”

    面对儿子如此直白的询问,白父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说不同意吧,看妻子的暗示,肯定不行,说同意吧,心里到底是意难平,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其他三人不懂白父心里的纠结,见白父沉默不语,都觉得他肯定是反对的。

    元黎有些急了,他直接开口道,”伯父您不同意也不行啊!严严都怀孕了!“孩子不能没有爸爸。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在看到白严杀人的目光后给咽了回去!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白父恨不得揍元黎一顿,你说我好好地一个儿子,竟然被欺负不说,还怀孕了!你说你作为父亲的能不生气吗!能同意么!就算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那也不行!

    成功得罪了在场其他两个男人后,元黎有些后知后觉发现,完了,他怎么这么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得罪人吗!心里又多悔恨暂且不提,元黎干笑着,“那个伯父你别生气,我不是哪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还没说完,就被白父打断,“好,我知道了,竟然事情都变成现在这样,那我就直说了,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就算有了孩子也一样。”

    一旁的白母用眼神制止了想要开口劝说的两人,开口道,“好了,孩子不会说话,连你都口不择言起来。”说着瞪了白父一眼,无视白父一脸威严的表情,“什么不同意的,白胜辉你忘了曾经怎么答应我的吗!只要孩子幸福,你不会多加干涉,你看看儿子好不容找到对象,连孩子也有了,你还不同意,你是要我未来的外孙没有爸爸吗!“

    看着气势逼人的妻子,白父立马弱了下来,心虚的抬起茶杯喝了一口,心里嘀咕,就说女的大事上糊涂,见人家模样长得周正,就乐的找不到北了,连儿子被拐走还这么高兴!

    有白母压着,白父就不再吱声,白严笑了笑,有些羡慕,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父亲还是这么的宠母亲,目光移至身旁的元黎,看到他止不住的傻笑,白严想今后他们也会像这样吧,偶尔吵吵闹闹,但依旧互相扶持,相伴到老。

    最后在白母的强势压制下,白父不情不愿的承认了元黎的身份,尽管在面对他的时候,白父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态度,总的下来,双人都达成了和谐共处的目的。

    到了晚上,在白母的挽留下,白严留了下来,而元黎因公司有事的原因,便先行回去了。

    夜色已经有些黑了,再加上晚上气温低,元黎担忧的催促着前来相送的白严和父母,让他们早些回去,别冷到感冒了,尤其是白严,他得更加的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