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黎泰院小滑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严和白母在嘱托了几句,小心开车,便让元黎也早点回去。

    等到人走后,白严扶着母亲的手,带着跟在身后的父亲,慢悠悠的散步回去。

    难得一家人能一起散着步,白母显得非常的高兴,拉着儿子兴致勃勃的聊起天来,

    “没想到,一晃这么久过去了,你现在都成家立业了,想当初我们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你才有七、八岁那么大,我和你爸又忙着工作,没时间照顾你,幸亏有周围的邻居和你郑伯母照顾你,不然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母亲的感慨,白严露出一丝笑容,“妈,你和爸当初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不得不搬家,我很感激你们一直照顾着我,现在我大了,也该轮到我来照顾你们了。”

    闻言白母欣慰的拍了拍儿子的手臂,“说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妈妈又不是图你这个,只要你一生平安幸福,妈妈我啊就别无所求了,所以你和元元要好好的,知道么?虽然妈妈不太了解你们男孩子之间的感情。但是妈妈是过来人,知道两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要相互尊重,要学会包容,这样感情才能长长久久,你不知道当初我跟你爸刚在一起之的时候就不停的吵吵,你姥姥姥爷可都愁坏了,认为我们不合适,险些没同意我们结婚,可是哪知道我和你爸最后还是和和睦睦的走到了最后,妈妈也不想太反对你们,你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只希望你们也能一直走下去,长长久久。“

    白母语重心长的说完后,跟在身后的白父也出声,“你妈说的不错,竟然决定要在一起,就要认真的走下去,别想现在那些年轻人,动不动就离婚,让长辈操心,而且你现在还有了孩子,就更要考虑清楚今后的人生。”

    父母的告诫让白严心暖暖的,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承诺道,“爸妈,别担心,我们好好的。”

    白父白母没再说什么,继续和儿子一起享受着散步的时光。

    作者有话要说:

    一周三更,你们觉得怎么样,\(^o^)/~

    第13章 十三

    日子又重归于平静,白严在父母家住了几天后,又回到了家中,此时元黎手中的项目已经进行到了一定的阶段,开始要进行考察与审核,在安排好出差的人员名单后,元黎给白严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最近要出差一二个月,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他好好的照顾自己。

    白严在接到电话时,正在一家诊所帮忙,这是他父母亲的朋友,也就是曾经接生他的章阿姨开的,章阿姨因为年纪的原因,现在退休在家开了一家小诊所,为小区那些不方便去看病,或者得了小病,不想去医院看的人治疗,因为就附近就这一个小诊所,所以平日里看病的人也比较多,正巧白严辞去工作在家休养,章阿姨又对他知根知底的,所以就被叫来帮忙了。

    比起医院那种人满为患,高强度的工作,白严在这个诊所的工作可谓是轻松多了,只要开开药方,偶尔打个点滴就可以了。

    起初元黎是不同意的,他担心白严身体承受不住,不过在白严的劝说解释下,才勉强的点了点头,为此两人还闹了小矛盾,元黎觉得白严竟然怀了孕,就应该安心的在家休养,等宝宝出生后在工作也不迟,而白严知道他的想法后,黑脸表示,自己又不是那种娇惯的女人,需要一直养在家中,辞去工作已是迫不得已,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诊所的工作,偶尔忙忙,既可以锻炼自己不至于荒废,又可以照顾自己,有什么不行的,为此两人冷战了几天。

    最后还是元黎受不了,主动道歉,这才缓和下来,在得知元黎即将出差后,白严停下手中的工作,走到角落里,继续说道,“恩,我知道了,你也要多照顾自己,对了别喝太多酒,省的出什么事。“

    电话那头,元黎答应的非常爽快,自从发生了那件有些乌龙的事后,元黎就指天发誓以后不再那么多酒,就算应酬躲不开,也会委婉的拒绝别人灌酒,因此元黎周围的同事都知道了,元经理是个气管炎,家里面不准他多喝酒,他还真不敢多喝,每天晚回去一会儿都要给家里报备,大家都纷纷逮着元黎嘲笑他妻奴的一面,吹牛自己以后找妻子千万不会像元经理这样没出息,一定会重整夫纲。

    元黎对此表示,像我这种顾家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懂吗,知道你们这群没人要的单身狗都在嫉妒我,看你们可怜的份上,不和你们计较。

    此话一出瞬间引起手下员工的愤怒,纷纷表示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伤害,要求加班费,不让就要造反不敢了!

    元黎冷笑,这种无耻的手段都是我玩剩下的,想造反,小心加班费没有不说,连夜宵费都没有!

    在元黎威胁下,底下的员工都愤愤不平啃着手上的鸡腿,叫嚣着看在鸡腿的面上,就放过你了!

    看透了员工吃货真面目的元黎,淡定的摆摆手表示,不就是想吃鸡腿吗,非得这么折腾。你们咋不转行当演员呢,个个都是实力派,只不过得去韩国或泰国在整整,这年头偶像派比较吃香。

    成功的给员工们膝盖上插了好几箭后,元黎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

    话说回来,白严跟元黎通完电话后,就继续回到椅子上,等待下一个病人。

    正在给病人打点滴的章云燕,笑呵呵跟病人闲聊几句后,回到药房对正在认真看医书的白严说道,“严严,你家那位给你打电话了?”

    白严放下手中的医书,回道,“恩,章姨怎么了?”

    章云燕一边摆放药瓶,一边继续和白严聊着,“没什么事,只是阿姨觉得有些好奇罢了。没想到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你,现在长得这么俊,要是阿姨在年轻几十岁,恐怕都要追着你跑了。”

    面对章姨的打趣,白严有些羞涩的摸了摸耳朵,“章姨,你说笑了,你现在的风采也不减当年。”

    章云燕立马被逗笑了,“你这孩子,夸得我都快不好意思了,被人听到啊,还以为章姨我不害臊呢。”

    白严微微一笑,继续听章姨说,“对了,你现在身体还行吗?这都忙了快一上午了,你身体还吃不吃的消?我看下午应该没什么人了,要不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忙的过来的。“

    白严也觉得身体有些疲惫,需要休息,便不再推辞,在交接好后,就驱车赶回家中。

    回到家时,元黎正收拾好行礼,打算出门赶飞机。见白严回来了,高兴的放下手中的行李,将白严抱在怀里,不舍的蹭了蹭,结果却被白严无情的推开了。

    元黎露出伤心,求安慰的表情,可怜兮兮的说道,“严严你好冷漠,我要出差了,你都不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我好伤心啊!”

    白严看惯了元黎这般耍滑的模样,冷漠的回答了一声哦,就抬步朝里走去。

    元黎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白严离去的背影,心说一个哦就完了?说好的安慰和拥抱呢?严严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知道吗?

    不管元黎心里如何诽腹,也没能从白严那得到想要的拥抱和亲亲,他只好心塞塞的提着行李望门外走去,边走边大声朝里面说道,“严严,那我走了啊!注意照顾好自己,晚上记得关窗,别冷到了。”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番,元黎这才离开家。

    在刚出大门没多久,元黎就听到短信提示的声音,他放下行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短信的内容,不由得笑了,只见短信上写道,

    严严:

    注意安全,记得早点回来。

    才这短短的一行字,就让元黎感到无比开心和喜悦,先前的不舍与伤心都立马消失,想到一向不轻易吐露心声的严严,会发这样的短信给他,元黎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不舍得这人了,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自己的心,让自己越来越爱他,元黎收回手机,感慨道,这真是个甜蜜的负担啊。

    这厢元黎与同事汇合后,一起等待着航班起飞。而白严这边,则是在洗了个舒适的澡后,缓解了下身体上的疲惫。

    窗外阳光和煦,阳台上的风铃也叮铃作响,白严抬着一杯牛奶走到阳台,那暖洋洋的阳光撒在他的身上,让他不由得的眯起双眼,在放下牛奶,白严靠坐在阳台的椅子上,身体微微舒展开,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享受了一会儿午后时光,白严拿起喝完的杯子,在打了个哈欠后,有些困顿的揉了揉眼睛,打算回屋午睡。

    这时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白严慢吞吞的接起电话,带着泛着困意的嗓音说道,“喂?”

    电话那边传来郝依依中气十足的声音,“喂,小严,是我啊,跟你说我爸妈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了!”

    对郝依依那轰轰烈烈的姐弟恋,白严也是略知一二,因此在得知好友的喜讯时,他立马送上自己真挚祝福,“恭喜你了,到时候记得发请帖。”

    面对白严的调侃,郝依依爽快答应的同时也开玩笑的回了句,“到时候红包可要包大点,你和元黎都成为一家人了,到时候可不能比两个红包少,不然我多吃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