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不好玩啊

烟雨江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到楚君归走近,异化指挥官显得又是愤怒又有些畏惧,如此复杂的神情从来没有在猿怪脸上出现过。

  楚君归放缓动作,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温和一些,想要试试能不能和它沟通。虽然希望不大,但哪怕只是透露一点点信息,也能让楚君归对这个怪异的世界多出不少了解。

  “能听懂我们的语言吗?谈谈?”楚君归虽然这么说了,不过也没抱什么希望。

  指挥官没有理会楚君归,而是死盯着他的电磁步枪。楚君归把电磁步枪摘了下来,往前送了送,问:“你对这个有兴趣?”

  指挥官的神色变得更加复杂多变,悲愤、恐惧、疯狂交织出现,实在难以想象这些表情能在人类以外的种族身上出现。

  楚君归正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它开口,异化指挥官突然向着楚君归一声怒吼:“骗子!!”

  它就是咆哮得再恐怖再大声,也不会如这一句让楚君归如此震惊!

  异化指挥官的手突然炸开,变成一条带着粘液的丝带,瞬间缠住了林雅,然后它的身体迅速膨胀,看样子像是要自爆。

  楚君归脑海中闪电般回想了一下猿怪和异化战士的身体构造,没有发现任何和自爆有关的器官。自爆也不是想爆就能爆的,那些有能力自爆的生物,大概在自然界中都很难生存。不过真实梦境中一切都很诡异,比如异化战士虽然是由猿怪转化而来,但是内部结构已经和猿怪有根本性的不同,从生物学的角度完全是两个物种。。以此类推,这头异化指挥官身体结构和异化战士不同也是有可能的。

  这些想法瞬间掠过,楚君归手上的动作一点不慢,抓住林雅往后一提,同时挥弓去切那道缠住她的粘液韧带。然而粘液韧带出人意料的结实,楚君归一拉,把指挥官一起带了起来,弓弦一切居然也没能切断。

  楚君归也吃了一惊,他这挥弓一切就连钢筋也能直接斩断了,怎么会切不开一条韧带?

  指挥官身体膨胀得极快,此时几乎变成一个球形,它身上的盔甲、武器、各种部件甚至是鳞片骨刺都会在爆炸中变成致命的武器。韧带长度只有十米,缠住林雅后双方的距离就只剩下七八米,这一下爆炸恐怕会直接要了林雅的命。

  林雅也意识到了,既不惊叫也不慌张,闭上眼睛,坦然受死。

  这个时候,楚君归直接把她扑倒,用身体盖住了她!

  爆炸惊天动地,爆心的火球直径就有几十米,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在林间升起,爆心中的无数大树被吹得东倒西歪,有许多都被连根拔起。

  楚君归和林雅被冲击波掀飞,飞出数十米才摔落,落地瞬间楚君归一脚踏在树干上,身体由平转正,稳稳站住。

  林雅死死抱着楚君归,头搁在他肩上,呼吸急促,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楚君归站定后,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背。哪料到就这一下林雅就是一声尖叫,她立刻反应过来,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说是什么都不怕,但没真正经历过生死,哪见过这等生死一线的情形?真到面对时,她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怕得厉害。

  楚君归的手停了几秒,才再拍拍林雅,说:“已经没有敌人了。”

  “啊……那,太好了。”林雅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珠,后退了一步。她正想说点什么以掩饰尴尬,楚君归忽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林雅吓得又退了一步,见楚君归如木头一样直接栽在地面,这才意识到不对,急忙扑了上去。

  “你怎么了?”林雅摇晃着楚君归,连问几句,楚君归都没有丝毫反应。她伸手在楚君归鼻端一试,发现呼吸极为微弱,这才慌了,叫道:“你,你别吓我!”

  她想把楚君归抱起来,可是一抱才发现他竟是出人意料的沉重,以她轻松硬拉300公斤的水准都抱不起他,也不知道是人重还是装备战甲重。林雅吃力地把楚君归的上半身扶了起来,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忽然觉得手上的感觉不对,滑滑的且有些滚烫,将手从楚君归身下抽出一看,发现手心中竟全是鲜血!

  她忍不住一声惊呼!

  此刻楚君归的意识正处在另一个地方,他完全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这个没有边界、也没有天空的世界就是全部的真实。周围能见度只有几十步,再远就是弥漫的黑。那黑似是有生命也有温度的,不断蠕动。

  楚君归再看看脚下,他正站在一片水里,水很浅,不过刚刚没过脚踝,但是只能看到波光,看不到水下。他试着向前走了一步,确实是趟着水的感觉。水的温度极低,触感大致是零下六七十度。

  他摸摸自己,感觉没有任何异样。不过作为试验体,楚君归很清楚如何破除潜意识中的禁锢。他调整了一下情绪,不预设任何假设前提,随手一探,再睁眼看时,就看到手已经插进身体里,不过手上没有任何感觉、身体也没有任何感觉。

  幻觉,或者是另一种层面上的真实。

  楚君归再望向周围,这次试着多走了几步,隐隐感觉到前方似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自己。他没有抗拒呼唤,向前走去,没走多远,眼前黑暗突然破开,出现了一根顶天立地、不知几万米的巨大图腾柱!

  这一刹那,楚君归也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深深震慑,几乎不能呼吸!

  那是纯粹的空旷和巨大,那是让人无法承受的空间,楚君归视力远超人类,也正如此,一时大脑容纳不下如此恢宏的空间,才会被震慑。

  作为试验体,能让楚君归失态的,没有人祸,只有天灾!

  这根图腾柱就如一座世间根本不存在的山峰,立于天地之间,上不见顶,下不知尽。

  图腾柱通体猩红,上面密密麻麻的爬着不知多少人形生物,正在不断地开凿雕刻着,永无止尽。

  楚君归正要定神细看,突然脑中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剧痛,全身一颤,眼前景象如水般消褪。

  他感觉得到意识又回到了身体,只是伴随着深深的疲倦,让他连睁眼都费力。

  楚君归努力撑开眼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雅的脸。这个其实兼有甜美清纯的女孩正哭得稀里哗啦的,边哭边道:“你醒醒啊,这种先逞英雄再垂危的戏不好玩啊……”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mimiread.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