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俊美绝伦的女子

猎奇霸王兔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阮主任回头对我道:“你进来吧”

    我这才迈步走了进去,进门抬头,电光石火般,惊得老子下巴颏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只见屋内宽大的棕色办公桌后边的高背椅上坐着一个俊美绝伦的女子,她那双美目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

    阮主任介绍道:“这是荣镇长,分管组织工作。”

    我急忙点头哈腰地道:“荣镇长,你好!我叫寸星旺,是来报到的。”

    她的那双美女一直看着我,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审视,俊美的脸上有种居高临下的孤傲,她既没有起身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凝目看了我会,随手拿起来阮主任放在她桌子上的那份我的工作调函看了起来。

    MD,当官的就是当官的,看她那孤傲的样子,很是目中无人,老子的自尊心稍微有了点刺痛。最起码你丫该说个请坐啥的么,操。

    她这么年轻竟然是个分管组织工作的副镇长,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阮主任小声说道:“荣镇长,那我回去了?”

    荣镇长看着我那工作调函没有抬头,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她这一点头,阮主任更是点头哈腰地笑着,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反差,极大的反差,阮主任和她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是父女的感觉。阮主任应该是人到中年了,而她充其量比我大不了几岁。

    她看完了我的工作调函,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我,道:“你就是市委组织部此次招聘录入的人员?”

    我忙点了点头,道:“是的。”

    她嘴角划过一个既高傲又迷人的微笑,道:“市委组织部这次招聘录取了多少人?”

    “八个人,总共录取了八个人。”

    “八个人都分到了什么地方?”

    “八个人都分到了乡镇,我被分到了这里。”

    “坐下说吧。”

    MD,这丫终于让老子坐下了。我急忙中规中矩地坐在了她办公桌钱的沙发上。

    她端起水杯来,喝了口水,我发现她的手竟然犹如葱白般细腻。她放下水杯后,这才问道:“你是哪所学校毕业的?学的什么专业?”

    “哦,我是**大学毕业而,学的是中文。”

    “中文?”

    “嗯,是的。”

    “什么学历?”

    “本科。”

    “啥时候毕业的?”

    “今年七月份毕业的。”

    “你的政治面貌是什么?”

    我嚓,这丫竟然就像审问犯人一样问个没完没了,问的老子的额头都快冒汗了,我不明白她说的政治面貌是什么意思,不由得低声重复了一边:“政治面貌?”

    她很是明显地一愣,道:“是啊,我在问你的政治面貌。”

    我差点脱口而出:政治面貌是什么东东?

    她看我有些困惑不解的样子,只好又道:“我问你政治面貌,就是问你是不是加入了党组织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对了,当初在楼姐家里填报名表时,曾经有那么一栏就是要填政治面貌,我当时填的是群众。老子没有入党,因此,对这政治面貌一说很是陌生,她这么问我,竟问的我无法回答。

    我有些狼狈地回道:“没有,没有入党,我是群众。”

    听我这么说,她忍不住滋的一声笑了起来,但随即又绷住了脸,有些不悦地问道:“你不会连政治面貌也不知道是什么吧?”

    看着她那轻蔑的神态,我有些惶然,忙道:“正因为我不是党员,所以才对政治面貌这个词有些陌生。”

    她听我这么说,轻蔑的神态带着不屑一顾,就她这么神态,换个别人,老子绝对生气了,但对她就是生不起气来,因为这丫实在是太美了。美的老子直想咔嚓了她。

    她突然问道:“你是单身吧?”

    我一愣,不明白她什么意思,老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忙尴尬地道:“单身,我是单身。”

    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的满面桃花,红润诱人,道:“呵呵,我这问也是多余的,呵呵,但又不得不问。分配来的单身职工,镇政府是会统一安排住处的。”

    我这才明白过来她突然问我单身的意思,操,乍一听去,还以为她有什么企图呢,嘿嘿。

    她又道:“你先住下吧,等研究决定了你的具体工作岗位,你再来上班。”

    “嗯,好。”

    她摸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阮主任屁颠屁颠地过来了。她道:“阮主任,你先安排小寸住下。就安排在镇政府单身宿舍就行。”

    “嗯,好。”

    我急忙站起身来,她又道:“小寸,你明天上午九点再到我办公室来,听候你的工作安排。”

    “是,谢谢你了荣镇长!”我边说边冲她鞠了一小躬,跟着阮主任朝外走去。

    自始至终,那丫就没有欠过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