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那从天而降的飞刀

晨星LL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检验一款武器性能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当然是实战。

  

  纸面数据和实战表现完全是两个概念,靶场的表现再优秀,不如拉到战场上练一练。

  

  位于最前线的燃烧兵团,很快接到了勇士行动展开之后的第一个大型作战任务

  

  深夜。

  

  西洲市北部城区。

  

  一群扛着步枪的掠夺者,正小心翼翼地走在漆黑的街上,手中电筒谨慎地在街道两侧游弋。

  

  时不时还往头顶照一下。

  

  连续多日的袭击,闹得整个部落人心惶惶。。

  

  之前当地幸存者组成的游击队,就已经够让他们头疼的了,而如今西洲市又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这些人不但武器精良,火力强悍,训练有素,而且体能也超乎寻常,不少人甚至表现出了明显属于觉醒者的特征。

  

  这些伞兵在废弃的城区中穿梭,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寻找落单的巡逻队发起攻击,或者偷袭固定的检查站、岗哨、炮楼。

  

  不止如此,这些伞兵的战术也相当狡猾,一旦陷入僵持立刻撤退,丝毫不给他们追上去的机会。

  

  尤其令掠夺者头疼的是,袭击的地点还不是发生在同一片城区,甚至可能同时发生在城南和城北两个地方。

  

  这让缺少无线电设备的掠夺者很是头疼。

  

  由于通讯设备不足以配发到十人队,他们只能通过信号弹报告袭击的大概位置。

  

  而一旦多处设施同时遭到攻击,满天都是信号弹,到处都是拉闸的警报声。

  

  至于哪里人多,哪里人少,对方有什么装备,这些关键信息一概不知道。负责该防区的百人队乃至千人队,时常陷入不知道该往哪处增援的窘境。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掠夺者们头疼的。

  

  真正要命的是,那些神出鬼没的蓝外套就像杀不完一样。

  

  偶尔掠夺者们也能击毙一两个袭击者,却从来没见袭击者的数量减少。

  

  这些蓝外套到底有多少伞兵?!

  

  他们有这么多飞机完成训练吗?

  

  这一系列的疑问,成了压在金牙等一众牙氏族高层心头上的魔咒。

  

  甚至包括之前在金牙那儿夸下海口,发誓要将那些地鼠们揪出来的乌伦。

  

  过去的一个星期,他带着自己的部下,击毙了至少十一个新联盟的伞兵,又一次甚至集中灭了一个四人小队。

  

  然而诡异的是

  

  三天前被他杀掉的人,今天他又见着了。

  

  “是双胞胎吗?”

  

  将冒着青烟的枪口从尸体上挪开,乌伦皱着眉头,紧盯着地上的那张脸,越看越觉得眼熟。

  

  难道是克隆人?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毕竟这年头克隆人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

  

  不过想要将克隆人调教的和正常人一样可不容易,更不要说将他们训练成训练有素的士兵了。

  

  乌伦注意到那人胳膊上的生命体征监测仪,伸手将它摘了下来,同时食指在外骨骼头盔的右侧轻点了两下。

  

  “黑入vm系统。”

  

  头盔目镜上投射出一行窗口。

  

  正在进行中

  

  新联盟的蓝外套们不只重设了生命体征监测仪的系统,将这东西魔改成了腕载电脑,而且还用自创的语言重做了系统。

  

  不过。

  

  黑入区区一个终端而已,对于他那个安装了“a级骇入插件”的作战辅助ai而言算不了什么。

  

  将骇入操作交给了ai,乌伦安静地等待了数秒钟。

  

  然而这时,vm屏幕和他的头盔目镜上却是同时弹出了两行弹窗。

  

  检测到非法接入,dna信息验证失败。

  

  系统已删除。

  

  看着出现在vm屏幕上的汉字,乌伦整个人愣了一下。

  

  “这写的啥?”

  

  500米开外的居民楼。

  

  三个小玩家悄咪咪地趴在楼顶的边缘,举着望远镜偷窥着墙角老六的尸体,以及尸体旁边的那一队外骨骼士兵。

  

  迷路萌新小声惊呼道:“靠海关男团!”

  

  道具带师呷吧着嘴:“啧啧,刚落地就被ko,老六也太惨了”

  

  迷路萌新:“太惨了+1,枪都没捡到就被boss队给刷了。”

  

  “汇合失败支线任务取消,去做主线吧。”白给带狙看着vm上消失的图标,从大楼边缘悄悄地退了回来。

  

  迷路萌新摸着手里的半自动,依依不舍地看着远处街上的那群“精英怪”。

  

  “淦,好想偷偷打一枪。”

  

  道具带师认同地点了点头。

  

  “他们的外骨骼一看就很贵,怕是能卖不少银币!”

  

  白给带狙翻了个白眼。

  

  “别做梦了,任务要紧。”

  

  今晚就两个任务,一个支线一个主线。

  

  支线是回收跳伞抵达战场的队友,但没想到老六这家伙运气这么背,直接落在街上不说,还撞上了巡逻的boss队,枪都没摸着就暴毙了。

  

  至于主线任务,则是袭击位于北侧的任意一座掠夺者哨所,引发北部城区的混乱。

  

  燃烧兵团的主力部队,会在凌晨时分,对位于西洲市南部一座储备有千人规模弹药的弹药库发动袭击。

  

  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在主力部队开始动手之前,尽可能的在北边制造混乱,牵制掠夺者的增援部队。

  

  总结一句话就是搞事情!

  

  惹出的动静越大越好。

  

  当然,尽量不要碰上刚才那队人。

  

  凭他们身上这点装备,想跟那些武装到牙齿的外骨骼士兵硬碰硬,还是稍微异想天开了点。

  

  真打起来了,人家直接一枪胸一枪头,没有全防护的铠甲挡着,属性再高也得暴毙。

  

  三人悄悄从楼上退了下来。

  

  沿着和那队外骨骼士兵截然相反的方向前进了1公里左右,很快找到了一座牙氏族的哨所。

  

  为了限制游击队活动区域,牙氏族在西洲市的各条公路的入口处都设置了检查站。

  

  一名掠夺者站在岗哨里面,嘴里叼着一根自制的卷烟。

  

  还有两个一左一右的站在路障的旁边,叽里呱啦的聊着天。剩下一个坐在火堆旁,手中拎着不知名的肉串,时不时插一句嘴。

  

  白给带狙见状,立刻打了个手势示意队友们停下,接着二话不说取下背上的rpg火箭筒,插了一枚高爆榴弹在发射管上,瞄着那路障扣下扳机。

  

  只听嗖的一声。

  

  一道白烟窜了过去,一发rpg直挺挺地轰在了路障上。

  

  “轰——!”

  

  站在路障旁的俩个掠夺者还没反应过来,当场便被爆炸的冲击波轰飞了出去。

  

  嗖嗖呼啸的弹片肆虐乱飞,在水泥地和混凝土墙上刮出一道道弹痕。

  

  “火箭筒!”

  

  岗哨里的掠夺者,矮身躲避着从窗口飞进来的碎渣,惊叫一声慌忙拔出信号枪,朝着天上开了一枪。

  

  坐在火堆旁的掠夺者顾不上被满脸的血,连滚带爬的跑进废墟里,探出步枪朝眼体外胡乱开火。

  

  子弹嗖嗖地落在了距离玩家们十数米远的橱窗内。

  

  见那绿色的信号弹升起,白给带狙嘿嘿一笑,将冒烟的发射管塞回背包的同时,将手中的步枪上膛。

  

  “任务完成!”

  

  “兄弟们,自由开火!”

  

  “干就完事儿了!”

  

  哒哒哒——!

  

  布满废墟和残骸的街道上,枪声响彻一片,彻底打破了这座城市的宁静。

  

  端掉了一座哨所的三人没有停留,趁着增援还没赶到这里,继续朝着地图上的下一处目标移动。

  

  而与此同时,一架画着鲨鱼头的w-2对地攻击机,已经悄无声息地飞临了西洲市上空。

  

  机身下面挂着的不是航弹,而是一架旋翼向内折叠的“弹簧刀”。

  

  通过vm再次确认了航向和距离,带着飞行员帽和防风镜的蚊子,熟练地打开了投弹器的保险,扯开嗓门喊道。

  

  “喂喂喂,这里是蚊子,收到请回答!”

  

  通讯频道内传来嘈杂的声音。

  

  “燃烧兵团收到,我是老白我们已经抵达目标位置,随时可以开始行动。”

  

  “欧克!”

  

  回答的同时,蚊子按下了投弹器的按钮,嘿嘿笑着说道,“无人机正在上线,控制权移交完毕,祝你们玩的开心!”

  

  挂在投弹器上的“弹簧刀”与机身分离,朝着目标空域做无动力滑翔。

  

  同一时间,西洲市南部城区,一条阴暗的小巷。

  

  戴着耳机坐在地上的狂风抬起头,看向站在小巷口的老白。

  

  “连上了。”

  

  无人机的摄像头已经同步到了他的vm上。

  

  老白点了点头,打了个ok的手势,结束了和蚊子那边的通讯。

  

  这时候,一只全身灰不溜秋、身长一米的肥老鼠,带着几只小弟从巷子的另一头窜了出来。

  

  老白半蹲下。

  

  刹住了脚,强人所难直起身子,用他那独特的尖锐而沙哑的嗓音,兴奋地报告了刚才潜入调查到的情况。

  

  “我去确认过了!”

  

  “坦克还停在地下车库的东北角,位置没有变!旁边有两辆改装过的防空卡车,估计是白天刚开进去的!”

  

  老白竖了个拇指。

  

  “谢了兄弟。”

  

  强人所难嘿嘿一笑。

  

  “不客气!里面人还挺多,一会儿有好戏看了!”

  

  从地上站起,老白干净利落地将手中的步枪上膛,看向小巷子里的方长和狂风打了个手势。

  

  “准备行动!”

  

  “收到!”

  

  言简意赅地回了句,狂风伸手在耳机上轻点两下,接着缓缓闭上双眼,意识同步到了正在天上滑翔的无人机视角,展开了折叠的六只旋翼。

  

  弹簧刀无人机的控制电路和y-1萤火虫是同一型号,甚至连操作软件都是同款的。

  

  既能通过vm触控屏操作,也能通过神经连接设备,在通讯基站的辅助下进行沉浸式的连接。

  

  最后确认了一眼vm上的信息,老白将屏幕关掉,率先走出了小巷。

  

  任务1:摧毁位于城区南部“电视台”中弹药库

  

  任务2:使用“弹簧刀”实验型自爆无人机,摧毁一辆征服者十号坦克,并对残骸进行拍照。

  

  位于西洲市城南的电视台旧址一共有三栋楼加一座双层地下车库,驻扎着200300名掠夺者以及2040名服务于牙氏族的匠人。

  

  这里是牙氏族在四新区外的营地,由一名叫“风吼”的百夫长统领,而同时这也是他的领地。

  

  根据强人所难兄弟的情报,凌晨十二点是这座营地一天之中防御最松懈的时刻,尤其是十二点至十二点半这段时间。

  

  即将换班的哨兵,几乎没有人把心思放在巡逻上。

  

  这座营地的弹药库位于电视台西侧楼的地下室,最东侧的地下车库正好就停着一辆正在检修中的征服者十号。

  

  两个任务刚好一起做了。

  

  行动正式开始。

  

  老白带着方长,沿着漆黑的街道,朝着电视台的方向快速前进。

  

  匍匐在楼顶的夜十,用装着简易消音器的ld-47j半自动,迅速射杀了分别站在电视台正门、以及木质瞭望塔内的两名哨兵,掩护老白和方长靠近了电视台的围墙。

  

  翻墙而过。

  

  避开了营地内的火篝火,两人贴着墙边快速移动,然而就在正要转过拐角处的时候,慢悠悠的脚步声却从右前方传来。

  

  老白迅速抬手示意方长停下,接着比划了两根指头,左手握拳。

  

  方长立刻会意,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悄悄移动到了左侧的木箱子背后。

  

  老白则是松开步枪,拔出了匕首,压着脚步贴近了拐角的墙根,向掩体背后的方长比划了个手势。

  

  ‘ok?’

  

  ‘ok。’

  

  藏入阴影中的方长屏住了呼吸,拉开弓弦的同时,心中开始读秒。

  

  ‘子弹时间——’

  

  ‘开!’

  

  两名掠夺者从拐角处出现的一瞬间,方长松开了手中的弓弦,潜伏在墙根下的老白也在同一时间动了。

  

  嗖——

  

  破空的嗡鸣声一闪而逝,走在左边的掠夺者被一箭贯穿了喉咙,眼睛瞪大着发出咯吱呜咽,血流不止地向后倒去。

  

  右边那人更是来不及反应,只听弓弦嗡的一颤,便被阴影中伸出的大手捂住嘴抹了脖子。

  

  右手松开匕首。

  

  老白顺势拖住了一旁喉咙中箭、向后倒去的掠夺者,将两具尸体一起拖到墙角安静放下。

  

  朝方长比划了个ok的手势,老白重新握住了挂在身上的步枪,示意继续前进。

  

  贴着墙根潜入了营地内部,站在楼顶正上方的哨兵已经被夜十从远处打掉,营地内安静的像是闹了鬼。

  

  尤其是这里的氛围。

  

  整个营地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木质的电线杆和窗户上,随处可见被吊死或者钉死的尸体。

  

  有的甚至已经腐烂发臭。

  

  这些人大多都是当地的幸存者。

  

  这些掠夺者将抓到的幸存者处决之后,会将他们的血放干,涂抹在墙上,绘制成涂鸦或者奇怪的符号,用来诅咒和恐吓躲藏在地下的幸存者以及抵抗组织的游击队。

  

  不过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并不管用。

  

  血腥的镇压反而激起了当地幸存者抗击到底的决心,即使是用黑火药、弓箭和长矛,也要和那些吃人的野兽拼个你死我活。

  

  在夜十的掩护下,两人默契的配合,连续解决掉了五个巡逻的哨兵,悄无声息地摸到了电视台的西侧楼。

  

  弹药库就藏在西侧楼的地下一层,铁门锁得严严实实,唯一一把钥匙就放在门卫室的抽屉里。

  

  可惜强人所难兄弟的体积还是稍微大了点,否则就能直接潜进门卫室里,趁着门卫打瞌睡的时候把钥匙给偷出来了。

  

  压低脚步靠了过去,老白摸进门卫室,依旧是熟练的静步+背刺,将熟睡中的掠夺者抹了脖子,然后顺走了抽屉里的钥匙。

  

  顺利开锁进入。

  

  两人打着电筒环视了一眼弹药库内的情况,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

  

  “卧槽”

  

  “这群土匪们的日子过的还挺滋润。”

  

  一支支开膛者步枪就像烧火棍似的靠在墙边,粗略一数足足有上千把。按照npc商店100枚银币一把的零售价算,光是这些步枪就价值10万银。

  

  不止如此,不少房间里还堆满了整箱整捆的弹药,一粒粒子弹在电筒的灯光下散发着橙黄色和银白色的光泽。

  

  这其中有买来的铜壳弹,也有自制的钢壳弹,甚至是奴隶、匠人们加工的复装子弹。

  

  从走廊到隔间,这加起来不到500平米的空间内,几乎被琳琅满目的军火塞满!

  

  老白粗略的算了下,这儿的武器和弹药以及其他军需品加起来,少说也值个百来万!

  

  “妈耶,这儿连100mm炮弹都有。”站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方长看着弹药架上一颗颗橙黄色的炮弹,忍不住咂了下舌头。

  

  这也太肥了!

  

  老白:“估计是征服者十号用的吧,比我们在青石县缴获的稍微短了点。”

  

  征服者十号坦克的炮塔种类很多,对应的炮管口径也有区别,不过大多还是以100mm口径为主。

  

  方长脸上带着遗憾的表情。

  

  “可惜了,要是能偷出去就好了!”

  

  “哈哈,别想了,你当这游戏还有储物空间呢”老白从背包里取出分装好的混合炸药,分了一半丢到方长手上,“赶紧干活吧,速战速决。”

  

  弹药库内的所有弹药都已经拍照留存,针对明确目标的摧毁,获得的任务奖励会比模糊目标的摧毁高一大截。

  

  将炸药放在了弹药箱的下面,老白和方长分别设置好了延时引信,立刻从弹药库中撤了出来,赶在掠夺者巡逻队换班之前,沿着原路撤离了电视台。

  

  确认队友已经离开,通往车库途中的目标也已经被肃清,狂风控制的无人机开始下降高度,呼啸着冲向了地下车库的入口,沿着预先规划好的路径直奔东北角的坦克。

  

  六旋翼的嗡鸣很快吸引了掠夺者的注意,然而当无人机已经冲进了车库,再想拦截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贴地飞行的无人机迅速钻进了坦克的底盘下方,十五公斤的战斗部瞬间爆炸,掺了镁铝粉末的混合炸药威力,堪比两枚155mm!

  

  尤其是在地下车库这样的密闭环境。

  

  狂暴的冲击波不仅将数十吨重的坦克炸得当场报废,更是将停在旁边的两辆防空卡车和赶来增援的巡逻队一并轰成了碎渣,四分之一的车库整个塌陷了下去,地上凭空多了一座大坑。

  

  整个营地里的掠夺者都被炸懵了,慌忙着从床上爬起,来不及穿上衣服便奔出了位于主楼的营房。

  

  一群人冲向了弹药库。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到门卫室,一道绚烂的火光便在他们的眼前点亮。

  

  这一波爆炸的威力是上一波的数倍,整个西侧楼都仿佛被炸飞了出去。

  

  殉爆的弹药如同鞭炮一样炸响,甚至被爆炸的冲击波抛上了天,噼噼啪啪的火光将一片黑夜点成了白昼。

  

  营地内的掠夺者顷刻间死伤一片,遍地痛苦绝望的哀嚎。

  

  站在废墟中的百夫长,脸上写满了绝望。

  

  想到金牙大人残忍的手段和那些令人胆寒的刑罚,他颤抖地拔出手枪,将枪眼塞进了嘴里。

  

  那砰的一声枪响,在这沸腾的夜色中显得如此微不足道,甚至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这威力也忒猛了!”拍摄记录下了爆炸的画面,趴在楼顶边缘的夜十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炙热的气流甚至吹到了他这儿。

  

  里面还夹着一股烤焦了的臭味儿

  

  之前在论坛上看人讨论混合炸药配方,夜十还没什么直观的感觉,现在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帮人有多刑。

  

  希望这些人把过剩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游戏里,不要在现实里瞎搞事情

  

  通过vm保存了视频,夜十收起了半自动步枪,立刻离开了大楼,赶往了八百米外的集合点。

  

  老白一行人已经在这儿等他了。

  

  “话说确认击毁的照片咋整?”突然想到了一件关键事情,夜十看向老白问道。

  

  方长看了一眼vm地图上的绿点。

  

  “强人所难过去拍了,我们先回行动基地等他消息好了。”

  

  整个营地现在一片狼藉,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一只肥硕的老鼠钻进了爆炸废墟。

  

  本来西洲市就爆发了鼠疫。

  

  被爆炸惊动的老鼠在废墟里乱窜实在太正常了,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有人注意到他了,多半也不会管他。

  

  不过这次他们算是捅了火药桶。

  

  暴跳如雷的金牙派出了整整五只千人队,并且向当晚负责南部城区巡逻的千夫长下了死命令——

  

  若不能在月底之前将肃清西洲市内新联盟的伞兵,就把他削成人棍儿丢进湖里喂螃蟹!

  

  整个西洲市的掠夺者都和疯了似的。

  

  巡逻队的规模从原先的十人队直接变成了百人队,原先针对主干道的巡逻,也变成了逐楼逐栋的地毯式搜索。

  

  不过玩家们倒是一点儿不慌,反而兴奋的一批。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急了啊!

  

  有反馈才有动力,下次加大力度继续,这次灭了嚼骨部落一个营,下次争取灭掉一个师。

  

  不过话虽如此,原先位于废弃商场内的行动基地,显然已经不安全了,部署在公寓楼顶的电台也得往东边转移。

  

  在群里和其他小队长讨论过之后,老白立刻作出决定,命令各小队长带着队友化整为零,八人一队,四人一组分头行动,散进城区的废墟、小巷、地下交通网。

  

  就在燃烧兵团与嚼骨部落的游击战进入白热化的时候,楚光收到了前线发来的战报,立刻召开了作战会议。

  

  “两个好消息!”

  

  “前天凌晨,我们的弹簧刀在地面部队的引导下,成功炸毁了位于西洲市南部废弃地库内的征服者十号坦克。”

  

  “从爆炸残骸的照片上看,坦克底盘受损严重,结构明显变形,两对负重轮从车体上脱落。”

  

  “实践证明,十五公斤战斗部对征服者十号坦克底盘的毁伤效果是足够的!自杀式无人机的战术思路也是行得通的!”

  

  “我们的情报人员从爆炸现场回收了部分无人机残骸。”

  

  “由于袭击事件很短,直接目击者大多在爆炸中身亡,再加上弹药库的爆炸转移了敌军注意,大概率我们的敌人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坦克是被什么武器击毁的。”

  

  听到这句话,众军官的脸上纷纷露出了喜悦的神采。

  

  新装备能够克制敌方的坦克,这个消息甚至比攻下了青石县、全歼了狮牙的千人队更让人欣喜。

  

  这意味着他们多了一张能打的牌。

  

  而且还是王牌!

  

  楚光同样很高兴。

  

  不过和在场的众军官不同,他其实想到的更多是以后的事情。

  

  能够摧毁征服者十号坦克,不仅仅意味着新联盟掌握了与嚼骨部落展开决战的主动权,更意味着即便是对军团的装甲洪流,他们也拥有了与之一战的实力。

  

  当然了,楚光心中也清楚,未来某天真要是和军团发生直接冲突,对方派过来的肯定不只是坦克

  

  瓦努斯看向了楚光,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位管理者大概还有话没讲完。

  

  “这是两个消息?”

  

  “算一个。”

  

  顿了顿,收回思绪的楚光,继续说道。

  

  “第二个消息我认为的好消息。”

  

  “嚼骨部落更改了部署,增派了更多士兵开赴前线,并在距离松林峪五公里的山坳处挖掘了防爆洞以及载具掩体。我们的飞机发现了他们的卡车以及防空载具,但并没有看见坦克。”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奴隶被送去了前线,从航拍照片上看,他们携带了少量改装的挖掘机、推土机等等施工器械。”

  

  “保守估计,那里有五千人!”

  

  五千人!

  

  听到这个数字,现场不少军官的脸上都浮起了沉重的表情。

  

  包括瓦努斯。

  

  新联盟登记在册的常住居民加起来,也才刚刚过五千而已,其中还有不少老人、小孩以及妇女。

  

  对面的数量太多了!

  

  瓦努斯的眉头皱起,不过却在考虑另一件事情。

  

  “很像是第21万人队的作战风格指挥官八成是迪隆。那些防炮洞和部署在高地上防空炮,八成是为开赴前线的坦克准备的。”

  

  第21万人队的万夫长!

  

  这家伙不好对付!

  

  瓦努斯甚至能猜到他打算怎么做。

  

  无非是利用地形和掩体工事保存装甲单位,然后集中兵力和装甲优势,在防空车的掩护下突破新联盟的防线。

  

  防空车不可能拦住所有的飞机,尤其是在准备并不充分的情况下。

  

  看样子那些掠夺者已经做好了牺牲掉一部分坦克的准备,甚至决心不惜付出大量伤亡也要强攻下新联盟的阵地。

  

  很显然,持续不断的伤亡和损失,已经让他们急眼了。

  

  “不管是迪隆还是金牙或者别的什么人,直觉告诉我,我们与野蛮决战的时刻就在眼前了。我们的对手已经开始意识到,继续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不过他们现在才发现,多少有些晚了。”

  

  双手放在了桌子上,楚光环视了一眼站在营帐内的众军官们,语气干净利落地说道。

  

  “我们会在松林峪阻击牙氏族的装甲部队。”

  

  “那里就是他们的坟墓!”